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26 片刻成诗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98 2019.06.02 08:01

  顾南琴此刻只想着:这人既然用了些东西遮掩惊世容貌,定是在这才思会上不愿被人认出才对。那么,这么好用的家伙,何不拿来给长乐铺路呢?

  几人站得本就离瑶嫔较远,再加上江璃刻意将自己隐在了树荫之下,于是,竟还真未有人察觉他的存在,只是觉着此处多了一位贵公子罢了。

  而长乐却是听了顾南琴的威胁之语,想笑却又不敢表现在面上,如是,只能委婉又优雅地端了杯茶,装作要品茶的模样,自然而然地遮掩掉了自己面上的笑意。

  而此刻江璃也很快回神,在顾南琴得逞的笑容下,总算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这俩姑娘拉下了水。

  无奈轻笑,倒是很快敛下心神,脱口而出几字,却正是顾南琴与长乐求而不得的“品秋”诗句。

  一共两首,根据顾南琴的要求随口而来,一首未多,一首未少。

  顾南琴虽然对诗词了解不多,但此刻也稍有震惊于面前这人的“片刻成诗”。心中一边暗叹于这“姜”公子的诗书满腹,一边也没忘了朝长乐使了个眼色。

  事已至此,长乐脑子也算转得飞快了,不仅在片刻之间将江璃脱口而出的两首诗词默记在心,还悠悠然起身,偏身一礼,只是简简单单便一字不漏地复述了出来。

  顾南琴本还担忧着这“姜”公子会随意拿两首前人的诗来充数,可依着现在满堂人的惊讶程度来看,这两首诗词不仅没人听过,反而还引了众人的惊叹喝彩。

  “如何?”江璃似也是对面前这些人的反应很是满意,得意之色泛在面上,倒也没忘了小声跟顾南琴邀功,“在下的文采,姑娘可还能入眼?”

  顾南琴眉梢微微轻挑,看着江璃的脸,却是有些戏耍的心思泛起,唇角弯弯故意叹道:“……尚可、尚可。”

  江璃眸中笑意深深,折扇轻摇,慵懒而又似无意道:“比之那丞相江璃,又当如何?”

  长乐正忙于应付瑶嫔的称赞与其他公子们的满堂喝彩,这边的顾南琴便松了口气地垂眸,又蹙着眉想了想,才一脸认真道:“听闻江相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但若是和姜公子相比嘛……”顾南琴刻意稍顿,狡黠而笑,“自然是各有千秋、不分轩轾。”

  一句话,既不得罪也不偏颇。本是无需顾及旁边这默然无名的家伙,但顾南琴也不知怎么的,心内总存着些对这“姜”公子的敬畏之意,更觉得此人不是善茬。

  江璃对这回答似是早有所料,面上笑意未减,反倒是略有所思地看着这看上去大大咧咧,实则谨言慎行的公主,眸中稍带着些考究。

  “哟?常公子到了?”随着一阵谈笑,顾南琴心内一动:常公子?随即便将目光悄然挪了过去。

  来人正是常家长子,常星渊。

  他虽不及江璃的那般惊才绝艳,好歹也是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与江璃的儒雅样貌比起来,这常星渊却多了一份才子风流的意味。

  这人此刻才刚一踏进凌华园内,便毫不意外地引来了一阵闺秀们的娇呼。

  顾南琴歪着脑袋瞅着那头,却不料被长乐忽然杵了杵肩膀:“嘿,想什么呢?瑶嫔娘娘要我们进去作画了。”

  “嗯?”顾南琴脑中本还在思索着这常公子和那个别苑的联系,此刻稍有些未回神过来。

  “你没事吧?”但她的稍有失神,落在长乐和江璃的眼里,却似是被常星渊的俊美之貌吸引了去。

  前者眉间一动,后者则是脸色瞬间黑了半分。

  “……是,二小姐。”顾南琴这才回神,像模像样地跟在了长乐的身后,整个又恢复了丫鬟模样。

  两人很快便迈步来到了瑶嫔为她准备的画房内,其中文房四宝俱全,甚至还有两个小厮跟着。

  “这里有我和我的丫鬟便好,你们先出去吧。”开什么玩笑,这代笔难不成还得被人看着不成?长乐很快便吩咐那两个小厮出去守着,正准备回眸托顾南琴帮忙作画,却忽然看见这丫头竟还在发呆。

  “怎么,魂儿被吸走了?”长乐还从未见过顾南琴如此失神,忍不住边顺手准备颜料笔墨,边戏谑笑道。

  “你认识那常公子吗?是谁?”顾南琴未曾听出长乐的话中之意,只是忽然回神问道。

  “常星渊?是常家长子,世代经商,在这皇都内,算是首富了。”长乐本来还想多调笑两句,可见着顾南琴满面正经,便也认真帮忙分析起来,“本来这受邀参加才思会之人,都该是些官员子弟,但常家这些年来生意越做越大,亦是不容小觑,所以这几年才刻意邀请了他们这些生意场上的经商子弟。怎么,你认识他?”

  顾南琴暗自琢磨了会儿,见长乐面上不解,才出言解释:“不认识。只是,这个姓氏不常见吧?”

  “当然不常见。”长乐自然而然地笑道,“你认识他们家的人?”

  “倒也不是。只是上次出宫落难,被人救下,分明救我的人是刚刚帮你写诗的‘姜’公子,可当我派人去查的时候,那别苑的主人却变成了姓‘常’之人,所以才好奇得很。”顾南琴哀叹两声,没想到看似简单的事情,却迄今也未曾找着答案。心中虽是略有怅然,还是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画作之上。

  长乐倒是趁着这说话的期间已经将桌上的笔墨纸砚尽数备好,连颜料也整整齐齐地摆在了桌边,只剩眼巴巴地看着顾南琴了。

  顾南琴失笑两分,还是伸手选了一只画笔,挽了袖子,认真在素白宣纸上勾画起来。

  长乐则是悠然守在她身边,看着她凝神作画,倒是忽然想起了小时,两人才刚结识那会儿,顾南琴也常常帮自己完成课业来着。

  忍不住轻笑出声,倒是让顾南琴有些茫然:“怎么了?笑什么。”

  “笑你这么多年,还是只有我这么一个朋友。”长乐没脸没皮地促狭道,“你瞅瞅,这从古至今,可还有哪个公主,能做到你这憋屈模样?”

  “哼,也还好啦,反正我吃吃喝喝,一样不缺。”顾南琴气哼哼道。

  “是啊,缺的,只是自由而已嘛……”长乐眸色深深,似是别有深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