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39 缠人精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07 2019.06.15 16:45

  只是,这边的问题虽是解决了,另一头的问题却还在顾南琴脑海里徘徊不断——那宗正大人,究竟是万花楼里的什么身份?

  只可惜,当顾南琴想试探着从青烟这儿套出点信息时,青烟只是一脸疑惑,神色坦然又真诚:“谁?哪个张大人?我们万花楼里接过的张姓大人没有上十也有八九了,不知姑娘想问的是哪一位?”

  顾南琴轻轻叹息一声,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继续问着:“既然你不知道,那便当我没问吧。不过,你知道花愁么?也该是你们万花楼的人才对。”

  青烟这次倒是点点头,不过依旧半蹙着眉,似是认真琢磨了会儿才道:“你说玉花愁吗?这我倒是认识的。不过,她的具体身份我也不太清楚,猜着也该是万花楼的半个主子才对……她甚少出面,也不接客。一般咱们这些姑娘们的事儿,都是由薄妈妈打理。而她不过是偶尔出来说几句话罢了,就连我也总共不过见了她三四次而已。”

  顾南琴却似是捕捉到了什么,眸间一亮:“你说半个主人?这是什么意思?”

  青烟挠了挠脑瓜子:“唔……其实也是我猜的啦。两年前她也并不在万花楼的,只是某日横空出世,从薄妈妈手中接管了万花楼的一些事务,那时我们才晓得还有这么个人在。

  不过后来吧,她便也不走了,只是留在这偶尔柔声柔气地跟我们说上两句话。可你说,这哪有凭空出来的老板?可她权力又大,性子又温和,所以,我猜着,该是咱们幕后老板的哪房小妾吧?……”

  话糙理不糙。顾南琴美眸轻眨,眸色深深,也不知在琢磨些什么。

  隔壁谈话的那几人早已散去,而张宗正也早已消失了踪影,更别提玉花愁了。

  顾南琴认真看了青烟一眼,这次没再忽悠人家,只是颇为难得的收起了面上的笑意,正色道:“你帮我,我自会记在心里。五年时间不算太长也不算很短,却也足以看透人心。

  你若是个好苗子,我自不会亏待了你;但你若心怀不轨,我自也不会待你多真心。

  无论是主是仆,这与人相处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我说的话,你明白了吗?”

  虽是温和而语,可这话到了耳边,青烟却是有些不寒而栗。这姑娘,举手投足皆是带了些别样的气势,竟生生另这秋日的暖阳冰寒了那么两分。

  青烟心下一凛,被顾南琴这么几句收得心服口服,再没了怀疑之意,毕恭毕敬一礼,亦是正色满面:“……青烟任凭姑娘差遣。”

  顾南琴温和而笑,两人相视一眼,似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了真心实意。

  可青烟却忽然瞥见了她袖间的一处鲜红,惊讶一声便打破了屋内的平静:“咦?姑娘,你受伤啦?”

  顾南琴压根儿就还没记起自己胳膊上的伤痕,若不是青烟出言提醒,只怕自己也早将此事抛之脑后。

  顾南琴正神色无奈之际,倒是青烟反应过来,很快便从一木雕屉子中取了一件似是装着药粉的小罐,一边把顾南琴的袖子挽起,一边轻手轻脚地为她上起了药。

  她神色专注,上药的动作也是轻柔无比,倒似是完全没把顾南琴当外人。

  顾南琴认真瞅着这姑娘的眉眼,真诚又温和,没有多少复杂的心思交杂其内,越发觉着自己选对了人。

  这虽然是个心思单纯的姑娘,却也是个善良的孩子。虽然出身在这青楼,做着些于世人不齿的事儿,却依旧能怀着一颗善意温柔的心,倒是难得。

  两人一时间,在这房间内静默未言。

  待到胳膊重新被她包扎完毕,顾南琴才又趁着人少,与青烟道别过后,便轻轻翻身出了窗外。

  倒是青烟,一脸不舍地目送着她离开,眉眼间皆是羡慕与欣喜。

  羡慕的是这姑娘气度非凡,似是个人上之人;欣喜的是,自己这出身贫寒的青楼女子,也将有机会被她带离这片苦海。

  只是,出身青楼,究竟还能否正常受雇于人呢?青烟年纪轻,想不通其中的门道,却是柳眉一紧又咬了咬牙,一副准备奋力一搏的认真模样。

  趁着姐妹们不在,薄妈妈又没来叫自己接客,青烟轻手轻脚地从自个儿房梁上取下了一个早已落满层层尘土的梳妆匣,又从自个儿随身携带的香囊中摸出了一枚小小的钥匙,锁扣一动,咔嚓一声轻响,这才开启了这尘封已久的匣子。

  而这其内不是别的,正是青烟自八岁被卖到万花楼以来,一点点攒下的赎身银钱。

  原本这赎身银钱是远远不够的,但这些日子来的客人皆是出手大方,倒让青烟狠狠地小赚了一笔。虽然其中大半都被薄妈妈搜刮了去,好歹还是让青烟小心翼翼地留下了一点私藏。

  青烟望着面前这小小的匣子内装下的碎银铜钱,数了数,倒是正好足够赎身。

  只是,却不够养老了。

  只此一去,这剩下半生该何去何从,似是全然都得系在刚刚翻窗离去的姑娘身上。

  青烟坐在床头发着呆,一时间也不知自己这决定究竟是对是错。

  顾南琴全然不知这青烟的所思所想,只是在忙于回头查证张宗正之时,却被人堵在了张宗正的门口。

  “姑娘,欠着在下的饭钱可该还了?”江璃踱着步子而来,信步悠然,倒不像是来故意堵着顾南琴的,只像是出门闲逛,正好碰着的。

  顾南琴饶是脾气再好,也被这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突然袭击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眼看着对方端着一副无辜笑脸,却又正正横在自己往宗正府去的路上,顾南琴满心满眼都是复杂之色。

  这人,该不是晓得自己要往宗正大人这儿跑,才来特意堵着的吧?顾南琴此念刚出,却是率先被自己给吓了个一跳。

  倘若真是如此,那这“姜”公子,若非是个未卜先知的主儿,便得是个阴魂不散的缠人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