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19 有所求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47 2019.05.26 14:14

  “山贼?给朕剿了,彻底剿了!天子脚下,竟敢聚众为寇?反了还!皇叔,一支精兵够不够?还需不需要朕多拨些兵马给你?”小皇帝一张稚气未脱的少年面庞被气得皱作一团,旁边的小太监端了茶杯前来却愣是没敢近身伺候。

  “唔,山贼啊?秦山一带确有山贼出没,本王也稍有耳闻。只是秦山那处地势稍险,才一直迟迟未曾动手。倒是没想到这次会害得南琴出事,确是本王的过失啊……”顾文耀深吸一口气,似是有些站立不稳之势,还是一旁的侍卫伸手搀了一把,才勉强稳住身形。

  见着孝明王如此愧疚自责,小皇帝心下也有些不好意思,只得出言宽慰:“皇叔,这天灾人祸,饶是神仙也不能未卜先知呀。好在南琴姐姐现今已经无大碍,只消接回宫中好生休息便是,那山贼的事情,可还得麻烦皇叔带兵剿灭了。”

  顾文耀深邃的眼神中逐渐漫出一片坚定,又是躬身一拜:“本王领命!定不负陛下重托!”

  小皇帝轻轻松了一口气,皱成团的小脸儿这才缓缓舒展,似是记起什么,又朝着盈袖道:“你,本是身为公主殿的宫女,却瞒着朕偷帮公主溜出宫!虽是大罪,但念在你对公主忠心耿耿,再者,公主受伤还得有个贴心人照料,所以朕便饶你一条小命罢。这两日拿着朕的令牌出宫,带公主回来,必得完好无损的,听明白了么?”

  盈袖本还以为自己这次至少得挨上个三十大板,没想到却又转而被小皇帝委以重任,此刻面上又惊又喜,跪地叩谢皇恩:“奴婢遵命,多谢陛下不罚之恩。”

  ……

  “为什么要说是秦山山贼?”长乐看着面前这丫的一边半卧在自己的贵妃榻上一边吃着自己的零嘴,只恨不能把这人从床上拎起来暴打一顿。

  “因为他们嚣张很久了,一直未曾找着借口叫咏德剿灭,现今倒是个好时机。”顾南琴似是完全没有察觉面前这人的怒意,只是似是零嘴吃得腻了,又取了一块王菁刚刚亲自送来的茯苓糕塞进嘴里,嘴中塞满了点心,连说话都有些吃力,“唔,还好,咏德么(没)有发火。不栏(然)唔(我)就屎(死)定了……”

  长乐眼瞅着这丫的吃得嚣张,转身就愤愤出门。

  “唉,怎么了?”刚刚咽下茯苓糕的顾南琴冲着长乐的背影瞪着眼。

  “没事,找把刀而已。”长乐倏然回眸,神色未有一丝一毫的不满,只是嘴角噙满了笑意……森然的笑意。

  顾南琴心道不妙,一个咕噜便从这贵妃榻上侧身翻下:“哎哎,你知道在晋元杀人是要偿命的吗?……天子脚下,王法……”后头的话语却在长乐长刀出鞘的那一刻,生生被噎了回去。

  顾南琴咽了咽口水,心想着这长乐的功夫可不是自己这三脚猫功夫可比的,索性讪笑地看着面前这已经被气得七窍冒烟儿的人:“抱歉抱歉,难得有这么自在的时候,一时间有点得意忘形……”

  然而这长刀的冰凉之处已然沾上了自己的面庞,而长乐则是皮笑肉不笑地语气森然:“既是吃了我的、喝了我的、睡了我的,不如帮我办件事儿如何?”

  顾南琴瞬间跟个猫儿一样炸毛:“……哎哎,什么叫睡了你的,可别乱说哦,我可不负责任的……再说,我可是卖艺不卖身的,你若有难处,不如找……”

  可话音到此,顾南琴还没来得及说完,便感受着肩上一痛,似是已然被长乐捏住了肩胛骨处,而耳边则是又传来了一段长乐似笑非笑的声音:“你放我鸽子的事,我可还没跟你计较呢。”

  啧啧,暴力狂,暴力狂!顾南琴心内一阵狂吼,却又无奈自己根本打不过面前这家伙,便将求助似的目光投向了负手立在门口的萧子安。

  不料,萧子安眼看着面前俩人又和往常一般吵闹,一丝儿同情未显,实则早已习惯了两人这相处方式,甚至在两人这般打闹叫嚣之际,直接把目光挪向了院子,直勾勾地看着院墙,似是要把这院墙看出朵花儿来。

  长乐挑眉微笑,像是对萧子安这般反应很满意,又是促狭一句:“怎么,可怜你的小情人也不来帮你了,这可怎么办?我可都舍不得伤美人儿你了……”说罢,还不忘跟个纨绔公子似的伸手摸了摸顾南琴的小脸儿。

  呵,连戏都演上了。

  既然如此,顾南琴自也是不罢休,此刻更是使了浑身解数,一阵——哭嚎:“大哥,我可还是黄花儿大闺女呢,你怎能在这光天白日下强抢民女?若是真想要,至少也得给点银子……”

  长乐嘴角一抽,感受到顾南琴陡然贴上来的身子,连忙跟躲瘟疫似的撤了手、撤了刀,还没忘抖索两下,似是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得了得了,玩不过你。你这都哪儿学来的恶心人的语气,听着跟鬼哭狼嚎似的。”

  顾南琴奸计得逞,此刻正笑得在贵妃榻上打滚,倒也没忘了边笑边回问她:“……可不正是在那万花楼里学来的么?看来倒是挺有用,至少还能对付你。对了,你刚刚说的,希望我帮忙,是什么事儿?”

  长乐这才记起还有重要事未办,忍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坐到她旁边,一脸认真:“过两天,便是才思会了。”

  “嗯?”顾南琴听闻这话,腾地翻身坐起,“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皇都贵女们都会应邀参加的那个什么会?”

  “对,就是那个拼才艺的宴会。”长乐稍作解释,面上却泛了难色,“你知道的,我只会舞刀弄枪,根本比不过她们,每年不都得被人私下里嘲笑一番?所以这次,我想请你帮忙。”

  “我?我怎么帮你?”顾南琴更是不解,看着长乐略有所指的表情,心下思忖半分,才恍然道,“噢,你是叫我帮你画画?啧啧,也对,我可能除了画画,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了。”言罢,倒是颇有自知之明地扁了扁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