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67 挑拨离间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125 2019.07.06 21:14

  可这雪地难行的,走路倒成了个最麻烦的问题。

  顾南琴穿着从长乐那儿要来的靴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踏在雪里,全神贯注地观摩着周边和脚下的土地,倒是未曾在意旁边冬温诧异的目光。

  她就这么下来了,就这么踩在雪里,就这么拖着病怏怏的、连平路也未必走得稳的身子,一路前行。

  冬温的心境复杂极了。

  明明只是偶然碰见的“山贼”,他们的死活究竟又有什么关系?

  顾南琴丝毫未有所察,只是等自己慢慢熟悉了这雪地山路,心态倒是放轻松了不少,竟还逮着这山贼的领头之人,一路问东问西。

  一会儿问着“为何没有人告官求粮”,一会儿又问着“你这么好的学识为何不去考个官来当当”……

  尽是些傻乎乎的问题,可冬温却莫名认真地听了起来。

  好不容易到了领头之人所说到的府衙,顾南琴七挑八挑,总算是从袖袋中挑了个长公主的腰牌,往冬温手上一递:“把这个送进去,他们应该会认得。”

  冬温颠了颠掌心的腰牌,却没有动,只是目光直勾勾地落在顾南琴身上。

  顾南琴一愣,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必担忧,我也是有功夫傍身的,就算真很有意外,我也应付得过来。再说,你就去这么一小会儿,还能如何?”顾南琴失笑,倒是头一次见识到了冬温还算温和的一面。

  冬温被她看得有些心绪不宁,点了点头,还是依言而行。

  倒是这领头的山贼男子,颇有些好奇道:“姑娘,这是你的侍卫?怎么一路也不说话?看着怪渗人的。”

  “嗯,因为他脾气比较特别。”顾南琴伸手摸了摸面上的菱绮,心中也是复杂得很。

  本只是等着冬温回来便好,偏偏又除了幺蛾子。

  顾南琴虽然身子未好完全,但这耳力目力也还算尚佳。

  听闻周边稍有异动,顾南琴脑中瞬间掠过“跑为上策”四字,抓起最近的一山贼胳膊便要跑。

  可惜破空声来得可比顾南琴的反应要快,咻咻几声过后,顾南琴的小腿未来得及从雪地中拔出,便被一冷箭破肉而入,疼得钻心。

  旁边的几名山贼本就没有顾南琴的反应敏捷,只才愕然相视,便已经被几支黑色的弩箭射穿在地,连那看似身子最好的领头人也未能幸免。

  顾南琴又是痛心又是恼火,不敢在此多作停留,拖着被射伤的小腿就要强行运用轻功开跑。

  好在弩箭并未伤着小腿腿骨,只是穿在了皮肉中,顾南琴忍着伤痛,竟还真靠着这轻功跑了一程。

  这暗算之人似也并没有多了解此处地形,即便仗着人多,竟也没来得及跟上在树林中穿梭的顾南琴。

  顾南琴好不容易跑进了一个刚巧能掩下一人的石缝,可这被射伤的小腿却是被卡在了外头,进不来。

  心一横,顾南琴伸手便把小腿上的弩箭强行拔出,又怕血迹引来追兵,便干脆带着弩箭一起钻进了石缝之中。

  倒是运气真好,顾南琴还真借此躲过了后面几番搜查而来的人群。可这下,又陷入了另一种绝境——这天寒地冻的,刚刚跑起来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被困在这狭小石缝当中,前进不得,后退不得,没被人射死,大概也得先被冻死吧。

  也不知是因为天色变暗还是失血太多,顾南琴只觉浑身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连裹着的狐裘也开始变得冰凉。

  再想走出这石缝,却是已经没了气力。

  顾南琴咬着牙等啊等,只求着冬温能早些找着自己。

  可也不知是冬温另有想法还是自己逃跑时真的一丝痕迹未留,直到天都黑透,顾南琴才等来了旁的不速之客——狼。

  我滴个亲娘唉……顾南琴满目发花,看着这些泛着绿光的眸子朝自己靠近,才开始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出门忘记烧香拜佛了。

  现在抱佛脚可还有用?

  小命可不想就这么莫名丢进狼口啊?!

  可一阵昏睡感已经超越了对狼群的恐惧,顾南琴想奋力睁着的眼就这么慢慢合上,在一群狼眼的虎视眈眈下没了知觉……

  再一睁眼,已是一片昏暗的火光。

  顾南琴警惕坐起,身边坐着的正是冬温一人。

  他也不知何时生起了火堆,又把自己身上仅有的外套给顾南琴拿来当了被子,自己则是坐在山洞靠外边的一侧,捧着手在火堆边哈着气。

  而顾南琴这头,既在山洞里端,又在火堆旁,火光摇曳在脸上,还算暖洋洋的。

  “喝水么?”冬温见她坐起,转而便取来了一小截竹筒,递到了她的身边,可语气依旧是不冷不热的。

  顾南琴简单道了谢,确实也真是渴了,接下便一口饮尽,似还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

  “……我再去给你取。”冬温反应也快,起身便往外头走。

  倒是顾南琴不紧不慢地拦下他:“别慌,我没那么渴。”

  冬温怔了怔,也明白了顾南琴是有话想说,便也止住了步子,有些复杂地回头,又向顾南琴行了跪拜之礼。

  “我知道,泄露行踪的不该是你,别着急。”顾南琴一笑,“我再蠢,也该晓得敌人的挑拨离间之计。我才刚到此处,从留下到去府衙,都是我一人做的决定,你不可能事先知晓,敌人也不行。但我还是被围堵了,还是趁着你离开的时候。所以我想着,这暗里的敌人,一来是想趁虚而入,二来则是想把这背叛之名重新扔到你的头上。这样,你我之间有了嫌隙,我也不会再把你带在身边,等我前去庆江之时,一路上,多的是机会将我斩草除根。”

  寥寥几句,说得冬温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虽然你之前却是将我卖给了玉花愁,但你和夏清的事儿,我也有所耳闻。

  既然是为了给表弟续命,我也不多跟你计较。

  人命关天,我也不想说什么我的命比你表弟的命重要这种话。”顾南琴伸手扯下了冬温给自己盖上的外套,重新披回冬温的肩上,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起身,“……不过,将来若是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我需要你事先知会我一声,说不准我还能跟你一同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对不对?”

  冬温不敢作声,却感受到了外套传来的阵阵暖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