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16 脱身之策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72 2019.05.23 11:19

  片刻后,顾南琴便顶着一脑袋的珠翠出了门。金翠轻摇,玉石相撞,在此繁复又不得体的发髻上,其间原本该有的那只略显黯淡的银钗倒是悄然无踪,却是丝毫未引得人注意。

  “公主。”先前的那主事女子很快迎了上来,稍带惊诧地瞅了一眼顾南琴的满头珠翠,随即面上有些愕然。

  好在她修养不错,倒是没直接笑出声来,只是轻咳两声,用锦帕掩唇,声线温和清亮:“公主喜欢咱们万花楼的这头饰?花愁若是早知,定会为公主准备些品质更好些的,以博公主一笑。”

  顾南琴眉梢轻轻挑了挑,认真打量了这女子几眼,从声音来看,确实是之前绑下自己的那人没错了。

  她倒是人如其声,面容清丽绝俗,秀眉温眼,更是比她那空灵的声线还要好上半分。

  只是,她这相貌与气质,倒不像是媚眼动人的万花楼中女子,反倒该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才对。

  只是,之前她都未曾将面容和名字透露半分,怎的现在竟愿主动告知了?

  顾南琴并没有在意这花愁眼中一闪而过的嫌恶之色,只是顶着这满头珠翠在这氛围雅静的隔间中找了个位置坐下,随意拿了茶杯端在手里,权当这是自己的地盘,一点儿也未曾把这花愁和其护卫放在眼里。

  花愁只是微微一笑,便躬身出去,似是准备要请那贵客进来。而顾南琴则是在她走到稍远处的那时,飞而起身,与前门冲进来的南宫长乐一同出手,一人使着银针、一人执着长剑,前后突袭夹击,两人又俱是身手迅猛之辈,很快便将这几名毫无防备的护卫制伏在地。

  “他醒了?”顾南琴刚刚乱斗之中虽是占尽突袭的便宜,但那几名护卫手中的长剑也不是吃素的,几招下来,凌厉的锋刃倒是狠狠地在顾南琴胳膊上留下了几道血口。此刻顾南琴抱着手上的手臂,声色却是依旧沉稳未变。

  “嗯,如你所言,直接把人扎醒了。”南宫长乐嘴角抽抽,似是也没想过顾南琴会这么狠——竟是让自己带着她那支锋锐的银钗,趁着侍卫跟着顾南琴下楼之际,狠狠扎在了昏睡中萧子安的两枚穴位上。

  虽是不知晓那两个穴位的名称,但从那萧子安清醒后的满头汗珠来看,那两个穴位挨上这么两下,似是疼痛无比。

  顾南琴倒是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镇静沉声道:“咱们从窗口走。”

  “你傻吗?那女人才刚走,听见我们这处的响动,马上便会折回来,你竟还从窗口走?这间房的窗口外可是万花楼的正门口呢,那儿的护卫也不少,你这是想暴露身份还是想被人追杀致死啊?”南宫长乐惊诧之下,很快又提议道,“咱们不如先回到四楼那个房间,那个房间的窗口并不面对着大街,虽是高了些,但若是能踩到墙头之上,我们也不会……”

  “来不及了。”顾南琴已然在这说话间把门口依旧被那两下扎疼得细汗直冒的萧子安扯了进来,顺手把侍卫所执的长剑当作门栓子扣在了门后,倒是不出意外地便听见了门口飞速而来的几道脚步声。

  顾南琴转头便向着窗户探出头去,南宫长乐咬牙,正担忧着这一下地便很有可能会被万花楼门口的几名护卫给抓个正着,却冷不丁见着顾南琴从脑袋上扯了几枚珠翠发钗下来——

  “公子们~今儿个可是个好日子呢,万花楼今日回馈大众,特选了些姑娘们的贴身之物,当作公子往日情分的回礼……”顾南琴捏着嗓子一阵娇滴滴,又特意掀了袖子露出半截藕臂,再被这清冷的月光衬得媚眼如丝,几枚珠翠钗子叮铃哐啷地自掌心落下,看得门口的公子哥儿们一阵眼直,登时撸着袖子跃跃欲试起来:

  “美人儿的贴身之物?”

  “……钗子?”

  “唔,那姑娘不错,我喜欢……”

  声音从窃窃私语慢慢转变为了一片嘈杂,很快又有不少人加入,大家似是都对这活动很是惊喜。

  可这些公子们往这儿一探,挤挤攘攘之间,竟是跟骚乱一般,连带着门口的几名护卫也被挤得有些动弹不得。

  顾南琴见时机成熟,翻身便出了窗口,而南宫长乐和萧子安则亦是咬着牙飞快跟上。

  三人目标虽大,可护卫要么被一群公子哥儿们堵在门口,要么被挤在路中央,虽是想大打出手,无奈这些都是万花楼的贵客,几人实在是不敢当场动武。

  而顾南琴等人则是顺着万花楼的房檐,紧蹬两步,很快便从这房檐跃至了旁边酒馆的墙头。

  “你没事吧?还能走么?”后头的人并没有来得及追上前来,顾南琴回眸却瞅着萧子安一个趔趄,赶紧抢先拽了一把,才免于他摔落墙头,此刻心中也对自己的扎穴之法有些懊悔,“抱歉,那两下还挺疼的吧?”

  萧子安此刻虽是虚弱,倒也心思清明:“多谢公主相救,否则那几碗迷药下来,子安是断不可能安然从其内脱身的。”

  萧子安虽是强撑至此,更是尽量平和自己因为疼痛而略显狰狞的面色,顾南琴还是凭借着多年相处的经验,果断上前搀着他的上半身:“别逞强了,等会儿去南宫家,再给你找大夫。”

  “嘿?你问过我了吗就去我家?”南宫长乐正不想打扰这二人世界,没想到却忽然听得了自己的名字,倒是一点儿未给面子地回了一嘴。

  “咱们姐妹一场,你家不就是我家么?”顾南琴单手叉腰趾高气昂道,又是气得南宫长乐一个白眼差点翻上了天。

  好在萧子安除去刚刚的几步走得稍有趔趄,此刻在两人的打趣逗乐之下,似是精神有所缓和,倒是步伐稍稍加快,很快便在顾南琴的搀扶下来到了南宫家的老宅。

  南宫家并不像寻常世家那般以新宅为傲,反而是以旧宅视为其风骨。

  一入其院,高阁亭台耸立,绿植青柳在月色下稍垂。

  浅浅的影子映在地上,清冽的寒风迎面而来,合着这本就有些肃然的园景,更是惹得顾南琴止不住地打了两个哆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