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54 未卜先知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70 2019.06.26 17:43

  顾南琴本不欲在此处露面,无奈玉花愁一眼斜来,竟是轻飘飘地略过了顾南琴和萧子安偷藏的位置,又是笑而不语。

  无奈之下,虽是尴尬,但顾南琴还是和萧子安一同从暗处走出。

  清绮惊讶,冬温却是眸色深深。

  玉花愁倒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只是耸了耸肩,而后把剩下两杯清茶端给了两人,算是打过招呼了。

  顾南琴自诩从小脸皮厚过常人,此刻被玉花愁当场拆穿,却也是有些难掩地尴尬泛于面上。

  “花愁姑娘好厉害,不仅能猜出本公主近期会派人前来,竟还能猜出人数,南琴真是佩服、佩服。”言罢,顾南琴唇角上扬,却似是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默然无言的冬温。

  哪怕天下多的是能人异士,顾南琴也不信这玉花愁的未卜先知。

  此次出行只有公主殿的几人知晓,若非有人提前泄密,她又怎么可能猜到如此准确的人数和到达的时辰?

  如此一想,便只剩一种可能了——冬温不仅事先猜到了顾南琴这“好奇害死猫”的跟踪,还提前一晚通过某种特殊联络方式告知了玉花愁。

  之所以说是“特殊”,因为侍卫们在公主殿都有特别的住处,萧子安则老早便听了自己的吩咐,对冬温处处留意。

  可萧子安依旧没察觉这人和外界的联络方式。那这冬温和玉花愁的书信,必然得是某种不为人知的特殊手法。

  “长公主也是伶俐,哪怕猜到了局中局,却也能淡定如常。”玉花愁纤纤玉手一挥,五名劲装之人从暗处现身,很快将顾南琴等人围在了中央。

  顾南琴默了默,只是悄然抓了一把怀内的匕首,再看萧子安,虽是看似不经意地往后一步,却是毫不犹豫地挡在了顾南琴身前,蓄势待发。

  “我的侍卫、还有青烟均和此事无关,不如把他他们放了?你们带我走,他们也不晓得我去了哪里。”顾南琴轻笑两声,打量了一眼玉花愁这身红衣,虽是和长乐常爱的红裙差不太多,可这红裙在两人身上显出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长乐是活泼、热情似火;花愁是温雅、美媚似仙。

  “是啊,你这侍卫在你身边,只能是你的帮手。能带走你已是艰难,更别提还要多带一个高手外加一个拖油瓶。”玉花愁眉眼中看不出情绪,扫过花粼的时候,只是微微一顿,却又道,“……所以不如,就此斩杀。”

  花粼会意,上前两步便一副要卸了萧子安胳膊的架势,长刀一横,却被萧子安一对佩剑接下。

  顾南琴眉心微蹙,匕首在掌间一转,也不管什么偷袭不偷袭,伸手便朝花粼腰间而去。

  花粼身形疾速后退两步,虽是堪堪避开,却也怒目而视二人,似是在气顾南琴的“小人之举”。

  顾南琴无视了他这目眦尽裂的模样,只是挑了挑眉梢,一副“我就偷袭,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主子,这……”清绮原本已经惊讶至极,更是没想到这几人才几句不和就这么大打出手,自己又丁点儿武艺不会,吓得有些腿软,“……我、我……”

  “青烟,念你和我同在万花楼一场,我并不想多为难于你。”玉花愁淡淡一笑,温柔地上前牵起了清绮的手,“都是沦落红尘之人,我舍不得处置了你。……这公主在宫中的地位你也见着了,她并非什么好相处的主儿,反而得处处警惕,身边还尽是危机。不如你还是跟着我,伺候我,算是当我的丫鬟了,可好?”

  清绮怔怔听完,倒是一句都没答出话来。

  顾南琴眉眼温和,也不介意这清绮早早选了别人。

  若真是这么容易两头倒的草儿,无论是在自己处还是在玉花愁处,自是讨不到好。

  这玉花愁来者不善,特意布下了这局中局,自然也不会在这事上心慈手软。能叫清绮在此处留下一命,也算是幸运了。

  只是,出乎顾南琴意料的是,这清绮只是怔愣了片刻,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公主慈悲,收留清绮还赐了名儿,清绮自不会舍公主而去,只求能留在公主身边,无论做牛做马亦或是刀山火海,清绮都是自愿追随!”

  在场之人,皆是被她一怔。

  玉花愁倒是好性子,虽然愣了半晌,也没料到清绮如此执着,却也片刻恢复了神色:“行,既然是你所愿,我也没必要多管。”笑罢,玉花愁又冷了神色,继续道,“……把这侍卫就地斩杀,把公主和青烟……不,清绮,一起带走。”

  花粼几人应声而上,萧子安面色微动,头一反应是想挡在顾南琴身前,顾南琴却在他身后耳语两句,又轻轻推了一把。

  萧子安面色难以置信,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南琴和清绮两人不过片刻便被人如拎小猴儿般地带走。

  花粼神色冷冷,伸手便扛了长刀与萧子安再战,生生挡在了萧子安和顾南琴的中间。

  萧子安虽是满面不情愿,但想到顾南琴临走时耳语的几句,还是沉了心思,并不恋战,拆了花粼几招便匆匆而跑。

  花粼眼见着此人要溜,上前几步便追杀而去,指间暗器毫不客气地冲着萧子安而去,却被萧子安矫健的身法一一避开,就跟背后长了眼似的,溜得比兔子还快。

  “……没用。”玉花愁眼看着花粼落了下风,那萧子安又是跑得毫不拖泥带水,气得伸手便握碎了掌中翠绿的茶盏。

  花粼追了一程,却没能追上萧子安的步伐,此刻也晓得自己坏了事,噗通便跪倒在地:“……花粼轻敌,还望主子恕罪!”

  玉花愁刚刚还带着肃杀之气的眼,此刻却是变得温和:“……罢了,也不是你的错,是他们太过狡猾。这顾南琴定是察觉自己逃不掉了,便放弃了抵抗,反倒只叫这侍卫出去搬救兵,也算是临危不惧了。”

  “那……人跑了……”花粼吓得额头冒汗,战战兢兢道。

  玉花愁则只是淡然:“……反正我们要去的那处,他们也不晓得。就算搬了救兵又有何用?”

  花粼这才舒了口气,却是对顾南琴更恨得咬牙切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