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18 急于求成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33 2019.05.25 19:24

  只是,这上了万花楼四楼的男子面容,倒是未曾被人瞧见。

  南宫长乐仔细问过自己这些护卫,只可惜大家未免打草惊蛇,站的位置稍远,即便是有烛光为衬,也未能认清那人面上的轮廓。

  “那身形呢?至少能看得出个年少年老?”顾南琴脑瓜子一转,很快便想到了这个方面。

  长乐稍愣,便同样撇头望向了这前来回报的几名护卫。

  其中带头一人似是有些犹疑,但还是躬身礼道:“禀公主,那人似是并不年轻,因着他走路的身形似乎有些驼肩。”

  长乐回眸看向顾南琴,她面上的疑虑未散,甚至显得比刚刚还要深沉。

  “既然是万花楼背后之人,自然不会这么容易便给瞧去了面貌。”萧子安适时出声,声色寒淡却又能听出些许宽慰之意,“再者,以那女子的手段,若那人真给这些护卫瞧见了,那这些护卫,说不准便回不来了。”

  “嗯,是了。是我心急,不该如此急于求成。”似是被说到了心坎上,顾南琴焕然一笑,面上的疑云倒是瞬间消散了不少,很快恢复了原先笑眯眯的眉眼,重新看向了长乐,“抱歉,我不该如此强求的。”

  长乐自是知晓这人是在为这次莽撞道歉,只是,这话说在顾南琴的嘴里,倒是让长乐有些莫名的愉悦,甚至起了些调笑的心思:“哟哟,这可是咱们公主呢,怎么就给这三言两语说得愧疚了?我还当这天下都不会再有人能左右你这顽石的心思,想不到现今却是亲眼见着了这独一无二之人。”说罢,还没忘了略有所指地瞥了一眼立在旁边的萧子安。

  萧子安面色未变,甚至连头也未曾回一个,只是不知望向何处,似是全然未曾听见两人的对话以及长乐言语中的揶揄。

  顾南琴倒是很容易就被闹了个脸红,此刻也不知是被调笑的羞赧还是想到了别处,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头,故作生气:“我好好给你道个歉,你竟调笑我。好了好了,以后我不给你道歉便是了,任由你护卫出生入死,我也懒得管了。哼。”

  本就是察觉到了萧子安的一抹情意,现今被长乐这么一挑开,倒是闹得顾南琴心内有些难以言喻的纷乱。

  眼角悄然瞥向负着手立在一边的萧子安,见他似是并没有什么反应,也全然只当没听见的,顾南琴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长乐则是轻笑两声便不再多言,心内思忖的却是,这样淡漠又痴情的人,当真会是顾南琴的良配吗?

  ……

  清苑小筑,本是阳光明媚时分,一身墨色缎子衣袍的江璃却是埋首于一摞奏折之中。

  燕染很想劝主子休息会儿,然而就在这一片清心寡欲的沉寂之景中,连燕染也不敢打破了这份安宁。

  都说这江丞相权柄在握、如日中天,现今几乎是整个晋元的顶梁之人。

  然,这书房园景,这小筑亭台,这偌大的院子,分明是静得几近荒凉。

  除去几名老仆负责主子的饮食起居之外,再加上燕染这种侍卫数十人,整个丞相府也便不过如此了,竟连个丫鬟也未曾见着。

  若不是那日主子满目欣喜地把那公主抱了回来,燕染几乎要以为自家主子有了出家的念头。

  只是,那公主嘛,在外实在名声不好。说书人有的说是“性子顽劣”“难继承大统”,又说是“娇生惯养”“养面首百人”,甚至不如现今的幼帝顾咏德。

  思及至此,燕染略有复杂的眼色落在江璃身上,江璃却是毫无所察。

  扑棱棱一声,一只小雀儿倒是总算打破了这院内沉寂,自书房窗外落下,似是认主般的踮着脚站上了江璃的书桌。

  “嗯?”江璃抬手把小雀儿握在掌心,小雀儿乖巧轻鸣,雀足处似是被绑上了一段布条。

  绑的人很心细,而这小布条儿亦不起眼。

  江璃很是认真地一点点拨开,总算是将那小布条置于掌中。

  其上娟秀清雅的一行小字映入眼帘,江璃读完却是失笑。原本清冷的轮廓霎时间被这浅浅的笑容点亮,连素来冷漠的心也变得融软。

  竟是,往楼下砸了钗子后趁乱溜走的?

  顺手将这布条往那烛心间一递,很快被上窜的火苗点燃,便又被扔进了一铁器中,直至被燃烧殆尽,江璃才挪开了视线,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一份摊开的折子上。

  张,子文么?

  ……

  “南琴姐姐在外遭贼了?”小皇帝锦衣龙袍着身,正是勃然大怒之时,这下子,可算是连刚刚才赶到公主殿的孝明王也劝不回来。

  孝明王顾文耀乃先帝顾卿璋庶长兄,也正是劝痛失爱子的先帝传位顾咏德之人,此刻正一身玄纹云袖锦袍,静静立在小皇帝身边,神色温和深邃,却给人一种莫名而来的压迫之势。

  原本还算寂静冷清的公主殿一下子迎来这么两尊大佛,吓得盈袖跪在地上根本不敢抬头,更别提起身了。

  惶恐之余,盈袖倒是开始有些庆幸,好在二小姐从南宫家传信回来,说是三人已经脱险,否则这小皇帝深究起来,只怕自己也得落得个欺君的罪名。

  “皇叔,竟连咱们这皇都也有这么大胆的贼人吗?”顾咏德气得牙齿尖打颤,一时恼怒之下,竟也忘了追究顾南琴这偷溜出宫之罪。

  顾文耀揣着袖子,面上神色忽明忽暗,以着让人有些琢磨不透的嗓音淡然出声:“陛下息怒。这丫鬟既然说这公主已经被南宫家所救下,应当是没什么大碍了才对。至于那些贼人,本王定派一支精兵出去,剿了那贼窟,只为公主出气!”

  小皇帝听闻孝明王此言,面上神色才稍有缓和,转瞬又厉色向着盈袖喝到:“你还未说,究竟是哪里的贼人敢动皇室之人?”

  盈袖一直守在公主殿内,自然是不晓得顾南琴他们遭遇过什么,但根据二小姐的传信,盈袖便战战兢兢地重复着信上的内容:“……南宫二小姐说、说是……秦山一带的山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