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13 条件反射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25 2019.05.20 18:25

  完了完了,脸要花了……这破空声来得太快,顾南琴几乎来不及抽手去挡。

  虽然没大在意自己的面容,但这脸蛋生生被划破也不是什么女孩子乐见其成的事儿。

  可没想到的是,这破空声在即将接触顾南琴的刹那却忽然受阻,似是被什么东西拦下。

  顾南琴直觉猜着应该是萧子安拦下的,但这个念头才刚刚闪过,面颊上忽然就多了那么一抹飞溅而出的温热液体。

  几乎是本能般的,萧子安伸了手臂就为顾南琴挡下了那只短箭。

  有毒无毒几乎也没时间思考,甚至在萧子安回神过来时,只觉得有些好笑:此举根本就不是什么脱困良策。顾南琴无论是受伤还是中毒,就算体力不支,大不了萧子安还能抱着她跑;但若是萧子安中毒,别说顾南琴本人扛不动这么大一男人,此刻哪怕再多一个顾南琴,也未必能安全把萧子安背回宫里。

  道理谁都懂,但真当短箭朝着顾南琴而去的时候,萧子安还是未加什么思考就挡了下来,仿佛根本不需要任何思考和戒备,只是与她相关,萧子安就没法撒手不管。

  随着胳膊上的剧痛传来,萧子安无奈又好笑地轻叹一声。只是,除去这短箭之外,只怕此处还有别的机关。

  为了尽早脱困,只得借托这带着伤的胳膊,萧子安猛然间发力把顾南琴往怀里拽上一下——本在楼梯中间的两人,便就这么在萧子安瘦弱身躯的护卫下,咕噜噜的极其狼狈地滚下了台阶。

  顾南琴没什么防备就被跌得头昏脑涨,但转念稍想,也便明白了萧子安此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只是为了尽早脱困。

  糟糕,自己都跌得这么惨,身下的萧子安岂不是更……

  顾南琴心下一冷。

  再者,刚刚被那短箭吓着了,一时间没注意那短箭是否淬了毒,如今顾南琴才猛然惊觉,萧子安挡箭时溅在自己脸上的那抹血迹似乎还含了那么点诡异的香味。

  抬头正欲查看萧子安的伤势,冷不丁地脖间一凉,顾南琴还未来得及感受到这人的气息,就已然被一柄长剑直抵脖间。

  第一反应便是以掌心银针突袭,无奈后头似是不止一人。

  顾南琴的长针才刚刚握紧于手,便已然被一只软剑轻击于指间银针处,力道控制得恰恰好,既没有伤着顾南琴,也将那长针打落了地。

  长针“叮”地一声落地,顾南琴那么点侥幸的心思也仿若随着这清脆声同时被打入了深渊……

  “姑娘,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少做些无畏的挣扎为妙。”一道未带任何感情的淡漠声音自一女子口中而出,那软剑也被轻飘飘地收回。虽然并未回头,顾南琴却并不觉得这是万花楼老鸨的声音。

  一则是因为这声音听上去是个年轻女子,二则是因为这声音太过淡漠悠远,声线动听悦耳,似是来自于一出尘绝艳的人间仙子。

  在此之前,顾南琴敢肯定,自己这么几番前来万花楼,绝对从未听闻过与这类似的女声。

  但这女子似乎在万花楼内身份不俗,只是跟顾南琴寥寥几句,便转而对身边人下了吩咐:“……这两人皆是贵客,暂时不得伤了他们,只先安置在听香阁内,自有人会来接。”

  顾南琴面上未有什么神色,然而心间却是心惊:这人认得自己的身份?可自己在外人眼中该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宫公主而已,又怎么会认得这万花楼的女子?

  “敢问阁下是……”顾南琴本想趁着被扣押起身的功夫偷偷看上一眼这女子的容貌,可这押着自己的人似是毫不留情,长剑直抵顾南琴脖间,另一手更是扣着顾南琴脑后的青丝,不仅力道大,且还不给她任何回头看那女子的机会。

  “民女贱名自是不好意思污了公主的耳。公主只需知晓,我对您并没有什么恶意便好。”女子虽是轻笑着客套发声,态度却稍显强硬。虽是好话,顾南琴心内却只剩了冷笑:既然没什么恶意,怎么还扣得这么紧?竟连真容也不给我瞧见。

  好在这女子也说过暂时不能伤害他们,于是心下也松了半分。只是,不知道她所说的“会来接”,究竟是何人来接?是朝中之人吗?还是哪里的反贼恶寇?

  待到这两人被扔进听香阁,刚刚说话的女子才轻轻拿锦帕掩唇,似是悄悄松了口气。

  “主子,这两人既是那等身份,不如我们……”刚刚负责扣押顾南琴的护卫伸手在脖子上比划一刀,面上更是丝毫不作遮掩的咬牙切齿。

  那女子闻言,脚步顿了顿,面上稍有踌躇,弯眉轻拧,眼神飘忽向了别处,才似是心不在焉道:“……既然他舍不得,那我也不做这恶事。”

  护卫咬了牙,面上有着些许不快,但也不知是畏惧着什么,还是躬身礼道:“是,属下明白了。”

  女子没再纠结于这是杀是留的问题,从袖中取了一只竹制小筒,仅是一指粗细,似是可以开合,更像是有什么东西封存其内。

  只见她轻抬玉手,将这竹筒置于那护卫手中,面上不作任何表情:“把这个给公子递过去。”

  “那主子的意思是,要等公子那边的答复才可?”这护卫面上依旧存着些阴戾之色,甚至迟迟未把这竹筒收入怀中。

  “既然知道我是主子,还不去做?怎么,难不成只有公子才指使得了你?或者,难不成,你竟连公子的命令也不顾了?”女子却也不是好惹的,冷漠之色一闪而过,全然没了刚刚在顾南琴面前的那股子温和,此刻眼眸中更似是浸染过杀气一般,只一眼下去,便震得那护卫立刻噤了声。

  差点把主子惹恼,那护卫此刻哪还不晓得轻重?赶紧躬身一礼,只说是自己没长眼睛珠子,才急急退了出去。

  待到那护卫离开,这女子才似是松了口气般的倏然叹笑一声,脑中浮现的却是一人的绝世风华之貌——这公主,你在意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