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45 没了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43 2019.06.21 10:06

  顾南琴心思百转千回,既为这广瑶被人偷天换日而伤感,可心内又有些抑制不住地兴奋。

  作为晋元的长公主,既无封地也无实权,只剩一个空空如也的名号,虽贵为一国长公主,可连人员调动都只能从徐家那边临时借用。

  而宫中之人,则要么对此公主嗤之以鼻,要么对公主敬而远之,生怕惹上了这位宫内不可明说的麻烦精。

  如此自个儿玩乐的日子,虽也还算太平,却怎么也满足不了顾南琴那份深藏下的忧国恤民的心。

  这晋元的天下,并不只是顾咏德的,更是死去的父皇和太子皇兄留下的珍贵宝藏。

  前有安居乐业,后有衣食无忧。这天下的太平,是皇家延续了多少年留下的珍品,更无世间任何一物可与之比拟。

  虽说自己总想着为顾咏德做些什么,为晋元江山做些什么……无奈身份尴尬,既怕惹得群臣不满,又怕惹得连自己脚跟都还未曾站稳的小皇帝忧心……自顾南琴承接长公主之位后,有孝明王管着,还有舅舅看着,根本无从下手,更是——不能下手。

  可现在,瑶嫔身份几乎核实。不,不止是她,甚至还可能同时从朝中为顾咏德铲除另一隐患,张子文。

  思及至此,顾南琴唇角弯弯:这次若是能……

  “公主!”萧子安的声线有些匆忙,瞬间把顾南琴从遥远的异想天开拉回了现实。

  “怎么?”顾南琴余光扫过,似是并无人注意自己,便悄然欠身,给了萧子安一个耳语的机会。

  “清绮不见了!”萧子安本是沉稳之人,即便是听闻了顾南琴的猜测,也未见有多心急,可现在却是连声线也稍发着颤,着急得很。

  “何时?”顾南琴知晓此事事关重大,清绮几乎是唯一知情又能作证之人,若是此刻被瑶嫔灭口……

  “子安一路跟着公主,本想在清绮返回公主殿的路上接下,但她在花园中途经一条小溪,顷刻之间便消失无踪。”萧子安极快解释了几句,话音才刚落,便听得小皇帝一言:“南琴姐姐,出什么事了?若是有什么麻烦事,交给朕来处理便好,姐姐便和瑶嫔在此好好赏花,可别扰了兴致。”

  小皇帝是好意,但重要证人遗失,顾南琴此刻也不得不遮掩下面上的凝重,转而换上笑容:“无妨,只是自家丫鬟办事不利,等会儿回公主殿再收拾。”

  小皇帝蹙了蹙眉心:“若不是得力之人,杖毙也就罢了,何必让姐姐在此伤神?”说罢,还悠悠然端了杯酒水置于掌心,面上带着些微红,却是头也未回地目光氤氲地看着身边的瑶嫔。

  顾南琴心下一愣。

  “无碍,不过是个宫人罢了,姐姐还能处理不了了?”很快回神过来的顾南琴亦是言笑晏晏,抬手虚敬一杯,昂首便将盏中酒水一饮而尽。

  只是,这酒不烈却是苦涩。

  遥记得顾咏德上位前,怯生生地望向自己的那一眼,似是胆战心惊、似是唯唯诺诺。

  顾南琴那时也不过十二三的年纪,见了他这可怜模样,心内千回百转,想到这家伙竟也是同自己一样被命运所迫之人,瞬间便由原先的不屑化为了百般怜爱。

  只是现在……顾南琴认真看了一眼坐在上位的顾咏德,并没有再多说话。

  好不容易熬到了赏花结束,顾南琴只推脱自己身子不适,便溜之大吉。

  而原本就正在你侬我侬的小皇帝和瑶嫔,则是丝毫未察觉顾南琴的这点怪异。

  趁着天还未黑,顾南琴又去了一次萧子安所说的——让清绮消失无踪的花园。

  只可惜,此处虽是花草浓密,却也不是个藏人的好地方。

  顾南琴只是略略看了一眼,便朝着萧子安道:“已经派人守着万花楼了么?”

  “自然。”萧子安点头。

  顾南琴那时装作敬酒,实则是借着酒醉装晕,踉跄几步,被萧子安扶着坐下,趁机给萧子安派遣了此事。

  好在万花楼那边的护卫暂时未有人传话回来任何关于清绮的消息,也就是说,清绮无论是被人劫走还是自愿,总归是未回万花楼。

  顾南琴这才稍稍松下一口气。

  “出宫信物还未给她吧?”顾南琴又问着盈袖,盈袖则是目光躲躲闪闪,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糟糕。顾南琴一懵:“已经给她了?”

  盈袖小脸儿皱作一团,转眼便要掉下几颗泪珠子:“……嗯,之前听说她是破釜沉舟往宫里而来,只为伺候公主,便把信物也交给了她一份。”

  “没事。”顾南琴却是宽和一笑,“她拿不拿信物,都得被有心之人带出宫。现下更紧要的是,这带她出宫的人究竟是谁。这样,子安,你去帮我查查今日进宫来的都有哪些大臣……包括出入宫的宫人,也调一份名单过来。……呃,就说长公主丢了一件宝贝,疑似被人偷盗,心疼得要死要活。”

  萧子安闻言点头,转身便踏着轻功沿着宫墙而走。

  而盈袖则是哭丧着小脸儿,满面挂着泪珠,还未从刚刚的自责中缓神过来。

  顾南琴垂眸琢磨着这诡异的怪事儿,一阵寒风迎面而来,带着丝丝清凉几乎吹散了顾南琴身上的酒气,更是让顾南琴一片恍然。

  她认出了瑶嫔,更能猜到此事的严重程度;而后她自花园中消失,并未留下挣扎的痕迹。

  “你去叫萧子安回来,不查了。”顾南琴唇角一勾、微微而笑,陡然这么一句,把盈袖吩咐得一愣:“咦?为什么不查了?公主知道清绮去哪儿了?”

  “不知道。”顾南琴摇了摇头,眼中却是再无酒气侵染的迹象,一派清明,“但她应当是安全的,只是被人带走保护起来了而已。”

  “啊?”盈袖更是不明所以。但主子说的便是对的,这是盈袖一向的认知。

  眼瞅着盈袖拎着裙子便往刚刚萧子安离去的方向跑着小碎步,顾南琴才转头看向刚刚一直被自己忽视的墙角。

  一身血色红裙从天而降,南宫长乐腾空转了个圈儿后,便稳稳落在了顾南琴的面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