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快剑阿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唐雪茵

快剑阿叶 万叶实录 3004 2019.07.07 15:32

  “唐雪茵。”

  红衣女子惊喜地看着阿叶,她的眼是湿润的,但那个声音是阿叶说的。

  “唐雪茵,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子!”阿叶突然冲了上去。

  下一瞬,女子发出一声娇呼“啊!”,她已经被阿叶抱在怀里。

  阿叶的左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肢,他闭着眼,在享受怀中女子的吐气如兰,阵阵幽香。

  她也闭着眼,不敢相信。他的胸膛是这样的宽,是这样的厚,是这样的硬,那个萍儿,能在这么伟岸,宽厚的胸膛下依偎着,是多么的幸福啊。现在的我,也依偎在这里,但为什么我感受不到半点幸福?

  因为没有温度,没有情感。他的胸膛的确很宽,很厚,但同样的没有任何温暖,如同一块铁板,硬而且冷。

  “你的确很美,是个男人都会动心。”

  她睁开眼,看到的却还是那双没有神气,灰蒙蒙的眼睛,看到的只有阿叶冷冷的脸庞。

  “那你呢?”她问。

  他突然左手用力,将她搂得更紧,说道:“我?我是个男人。”他的唇慢慢靠了下来,离她的唇很近。

  “我一样会动心。但是我告诉你,不管你是谁,有什么身份,若是萍儿出事,我一样饶不了你!至少,不会和死在我剑下的那些人一样让你轻易死掉!”

  他狠狠地松开手。

  面对阿叶的这些狠话,她没有害怕与慌张,而是笑道:“你对待女人自然和男人不同。”

  阿叶冷冷地看着她,只见她又嫣然一笑:“你记住我的名字啦!”

  这个笑,如冬日里的一抹艳阳,如大漠中的一朵雪莲,如地狱内的一丝生气。总之,是那么的给人希望,又那么的给人欲望。

  阿叶的心颤了一下,他的心,已经很久没有动过了。如果一个人的心很久没有动过,那不是他的心已死,而是这世间已没有能令他心动的事物了,但突然的心动,那就证明,这个令他心动的事物,就是解救他的心的药。

  但阿叶的表情还是那样冷漠,他看了她一眼,径直往厢房那边走去。他是不愿面对她吗?还是不敢面对萍儿?他的心,是否也这样为萍儿而动过?

  他走到厢房里,捡起地上的剑,又细又薄的剑。

  “你的剑很不同啊!为什么没有剑鞘呢?”

  剑又重新悬挂在腰间,阿叶皱了皱眉,说道:“你还不走?”

  唐雪茵道:“我很想瞧瞧你到底会怎样对我。”这是挑衅还是诱惑?

  阿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他以前在那里面的时候,不论男人女人,他都有着数不清的手段来折磨他们,生,在那个时候的确不如死。可他早已不在那里,那些手段也好久没有用到,他也不愿再用,面对这么美丽的女子,更何况,他怎么下得去手?

  刚刚那些话,只不过是想要这个女子离开,没有想到她还会跟上来,还说出这样的话。如果萍儿真的出事,他一定不会饶她,可萍儿若没有出事,他害怕这个女子不走,他就会出事,他的心,会出事。

  “你不回唐门吗?”

  唐雪茵笑道:“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哪里有赶着赶着回去的道理?”

  “你非要跟着我?”

  “这么说你愿意我跟着了?”唐雪茵道:“我知道你人一定很好的。”

  阿叶冷哼一声,不再看她,径直走出厢房,朝着宅门走去。身后唐雪茵微笑着跟了上去。

  门,被合上。阿叶来的快,去得也快,这个宅子,终究是要丁老伯一人守着,他或许再也等不来文家小姐与姑爷了吧,但他醒过来后,一定会一直在这里,直到生命消逝。

  镇北郊,十里亭。

  一样的夜,一样的地点,对峙的人却不是阿叶与纳兰明初,准确的说,对峙的不再是两人,而是两伙人。

  十里亭的正前方,站着两伙人。靠右边的却是熟人,正是今天下午在镇南酒肆中的田道人与那几个北方汉子。

  而靠左的几人却被十里亭的阴影遮住月光,看不清楚。但从黑暗的轮廓中依稀可见,这几人身形挺拔,一看具是练家子,腰间更悬挂着兵刃,很长,看不清是刀还是剑,不过在腰的另一边有几寸长的牌子微微摇晃,因是白色,倒在这黑夜中显得颇为耀眼,他们的头上还戴着帽子,锅盖样形,很像缠棕大帽。

  只是缠棕帽多是朝廷军士佩戴,江湖武人反而极少有人佩戴,莫非这几人竟与朝廷有关,或者他们就是朝廷中人!却不知为何与阮江帮的这几位在此对峙。

  “几位意欲何为?”田道人问道。

  对面一人站出来说道:“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田道人默然,后边那几个北方汉子也出奇的没有嚷嚷。他心中早就猜了个七八分,但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几人真的是来自那里!

  “大人让我们给阮江帮的诸位长老帮主带句话。”那人说道。

  田道人忙道:“什么话?”

  “大人说,他与诸位的愿望是一样的,但阿叶的事就还请阮江帮的诸位高抬贵手莫再插手了。”

  什么愿望?

  田道人此刻内心汹涌万分,他也实未料到,那里的大人竟然和阮江帮的愿望是一样的,若是此言被天下人得知,不知是喜还是哀。

  只是又为何不让插手阿叶的事呢?难道那位大人也想要剑经吗?还是说,他与阿叶还有其他的秘密。

  “言已至此,还请转告你们帮主!我们这就走了!”话音刚落,那人挥挥手,身后和他一样服色的几位随即隐没在黑夜中,不见其踪迹。

  “田副帮主,咱们该怎么办?”一个北方大汉问田道人道。

  田道人心中万千心思闪过,暗想,今夜之事极为隐秘,那几人身份更是不能说出来,而且还涉及到本帮的一个大秘密!这几个北方来的莽汉既然知晓了此事,不怕他们哪天说了出去,那对本帮极为不利!不如……

  想到这里,他眼露狠色,手上拂尘已经预备甩出。

  “田副帮主?”

  一道白色闪过,带起数道血色。

  几名北方大汉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摔倒在地,抽搐了几下,再也醒不过来了。

  田道人收起拂尘,微微定了定神,在月光下辨认了方向,也随即隐去。

  有,夜风吹过,血腥味被带走好远好远,但是尸体还在那里。十里亭本就是送别之亭,此刻的黑夜中,就好似在为这几个亡魂送行一般,说不出的阴森。

  亭子背后的一棵大树后,有一个影子轻微晃动,那是个人影。

  这里竟然还隐藏着一个人!刚刚无论是阮江帮几位还是另一伙人竟都没能发现!

  他隐藏在这里是要做什么吗?还是他在等人结果无意间听到,或者他本来就是跟着这两伙人其中一伙前来,或者他本来就知晓会有今晚十里亭会面一事。

  但是田道人都是偶遇那伙人,如果他本来就知晓,他是从何而知呢?他到底为了什么?

  一切都似乎隐藏在了这黑夜中,所有的秘密。

  天,蒙蒙亮,虽是初晨,但还是看得出,今天有个好天气。或许是春节快要到来的缘故吧,连老天都开始欣喜。

  “叶哥哥!”

  阿叶停下脚步,后边唐雪茵气喘吁吁跟前来,汗液顺着她的侧脸流到脖颈处,前额和鼻尖上也有点点汗水,俏脸因刚刚跑步的原因,此刻红了起来,这些都衬得她娇俏诱人。

  “你总得有个地方去吧?难道要一直这样漫无目的的走下去?”

  阿叶道:“我没有让你跟着我。”

  唐雪茵白了他一眼,小嘴一噘,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阿叶本不想跟她多费口舌,刚走出几步,见她在后边还是那般模样,无奈之下,他又退了回去,说道:“我要去找阮江帮。”

  唐雪茵这才笑道:“我原说嘛,找阮江帮也不是这个找法。”

  “咦,你是怀疑阮江帮劫走你的妻子?说不定是其他人劫走的呢!”

  “那个宅子只有阮江帮和其他几人知道。”

  “那你为何不怀疑那几人?”

  他沉默了。但他心中明白,那几人是不会这样做的,一定不会。

  见阿叶沉默,唐雪茵也不纠缠此事,说道:“既然要找,总得乘马去找吧?这样一路走下去可不是办法。”

  “和这一样的路,我照样走过。”阿叶平淡的声音传来。

  一样的路。

  是一样长的路,还是一样的毫无头绪就这样走下去的路?

  唐雪茵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确实有太多太多秘密了。

  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什么背负着这么多的秘密?

  一个人总得有点秘密,但是秘密就像压在你背后的大石,背负的越多,大石迟早将你压垮。

  他还没有垮,但是一个人总有撑不住的时候。

  唐雪茵默默说道:“以后不论如何,我都再你背后,你垮了,我来替你背负!”

  而这誓言也终会成真。

  【注】:明《三才图会》记:“缠棕帽,以藤织成,如胄,亦武士服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