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快剑阿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人头

快剑阿叶 万叶实录 3037 2019.07.01 12:50

  老人也哼了一声,丝毫不在意那个大汉刚刚就要揍他。

  少年责怪道:“爷爷,你总是这样惹弄是非。”

  老人嘿嘿笑道:“翰儿,爷爷惹便惹了,反正就是揍他们一通。”说话声依然很大,至少那伙大汉听得到。

  揍他们一通,好大的口气。世人中总有口气很大的人,有的人是有猖狂的资本,有的人却是狐假虎威,更有的人就是嘴硬身软。这老人不知是哪种人。

  “嘿!他妈的!”那大汉听到老人这般言语,也不计较同伴口中什么麻副帮主,什么大事了,他定要揍老人平息心中怒气。

  本就没有多少酒客,一见这大汉就要动手揍人,都不想惹事,也不想看热闹,纷纷在桌上留下几个铜板离去。酒肆中,就剩这伙北方汉子和爷孙两个。

  “噗!”“嗞!”

  众人只见得一银白色事物在空中飞快闪过,而后却见那伙北方汉子就坐的木桌上,一大滩酒水,水里还有点点血色。

  想揍人的大汉刚站起身,就站立在座位上,一动也不动。

  同伴们在瞧他一眼,发现他的右颊上,一道深深的血印,还在滴着血。

  吧嗒,吧嗒,吧嗒。

  不知是血滴落的声音,还是木桌上的那滩酒水滴在地上的声音。

  很静,突然变得很静,仿佛时间凝固住了。

  少年看着那伙呆若木鸡的北方汉子,他摇了摇头,而后偷偷看了眼爷爷,悄悄拿过爷爷手边的酒杯,想喝点酒来尝尝。

  “啊!”少年吐吐舌头,手在嘴边扇了扇,被辣到了。虽是米酒,比不上那些烧酒烈酒那般辛辣,但少年初次饮酒,有此反应也实属正常。

  “辣了吧?”老人拍拍少年的头,笑着说。

  少年点点头,手还不停的扇着,着实被辣到了。

  “好手段!”一声厉喝自酒肆外传来。

  “田副帮主!”那伙北方汉子终于从呆滞中恢复正常,或许正是这声厉喝,将他们从呆滞中拉了回来。

  一个道士模样的人自酒肆外走了进来,他一手拿着拂尘,一手捏着个兰花指诀,样貌清秀,很难让人相信刚刚那声厉喝是从他口中发出的。

  老人又喝了杯酒,似那道人如无物,道人面色微微一变,却还是强自忍住,身边早就围上去的那伙北方汉子却见老人这样无礼,他们田副帮主来了竟都不予理睬,真是猖狂至极!

  他们只是心中暗暗咒骂爷孙两人,却没有撸起袖子上前揍他们。有了之前那样的教训,他们都不敢了,这个老人不简单。但他们深信,他们打不过老人,不代表田副帮主打不过,而且麻副帮主也立马就到,他们二位一出手,这狂妄自大的老人可就要吃苦头了。

  有些人总是将他们心中所想,认为理所当然。

  道人“嗯”了声,之后坐在那伙北方汉子的座位上,那伙北方汉子皆在身后站着。

  “田副帮主?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怎么,我还不能来了?”他说的是官话,但南软口音却变不了,奇了,一伙北方汉子尊一个南方人为副帮主,可见这个帮派,势力通达南北。

  盐帮?漕帮?还是丐帮?

  老人心中暗笑自己,这伙人穿着虽不是那么华丽,却比丐帮那些乞丐强得许多,又哪里是什么丐帮中人了?可是,漕盐两帮中也没有道士打扮的高手啊,到底是什么帮派呢?

  老人心中想着这个问题,但他面上仍是饮着酒,绘声绘色继续给孙子讲西游这些神魔故事。

  “敢问阁下是哪位武林前辈,属下人不识抬举,还请老先生莫要生气。”道人说道。

  老人嘿嘿一笑,道:“哪里生气,不气!不气!老人家我向来不生气,就只当刚刚瞧见了几条狗儿!”

  他将那伙北方汉子比做了狗。少年听到爷爷这样玩笑,先笑出声,他爷爷也笑了起来,爷孙两个就开始大笑。

  道人面色还是微微一变,却仍不动手,身后众汉子却面色涨红,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那老人泄愤。

  笑声渐停,老人看这些人不笑,就挠挠白头,说道:“干嘛不笑,不好笑吗?好罢,那就是把狗儿换成驴子就行!”

  少年笑声刚停,听到爷爷又这样说来,又大笑起来。

  这会酒肆老板也不禁笑出声。

  那伙汉子打不过老人,这酒肆老板还是打得过的。“嗷!啊!”酒肆老板已被众汉子胖揍一顿。

  道人终于变了脸色,说道:“阁下真欺侮我帮中无人吗?”原本散软的拂尘竟变得直挺,清秀面庞也因生气而铁青一片。

  “爷爷,这个道长的模样我好生熟悉。”少年看着道人,并无怯意。

  老人摸摸胡子,说到:“是挺熟悉的,瞧!就像是宫里的大总管一般!哈哈哈哈,大总管!”

  大总管是皇宫里宦官中官品较高的,一般手中也拿着个拂尘。老人说道人像极了大总管,分明就是说他像极了太监,身残之人。

  饶是道人一忍再忍,这时也万分忍耐不住,身形一闪,很快的身法。江湖上能有这样快的身法,已属高手之列了。

  只是还未欺到老人身前,身后有一重物破空而来,直冲他背后。

  道人心中一惊,他这身法虽是奇快,但施展开来,背后空门大开,是其破绽所在,身后偷袭那人很明显看出来了自己身法破绽。

  道人身子一偏,拂尘甩过,将那破空飞来的重物在半空中打了下来。

  血。

  空中飘下鲜血,拂尘上也沾染了鲜血。

  “麻副帮主!”那伙北方汉子齐声悲呼,再看被拂尘打下来的重物,竟是一个鲜血扑面,头发散乱的人头!

  人头右眼处有二寸来长的疤痕。这人,就是他们口中一直在说的麻副帮主。

  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一直在等麻副帮主,麻副帮主终于来了,只是来了他的人头,原本的活人变成了没有全尸的死人。

  道人大惊,确定这就是麻副帮主之后,心中顿时大乱。帮中共有他和姓麻的两个副帮主,这次被帮主派出来,先不论回去之后帮主的怒火,就眼前此刻,他能不能回得去。

  那伙北方汉子平时里与同为北方人的麻副帮主亲近,不如与道人的关系,因此见麻副帮主惨死,齐声悲呼,大嚷要为麻副帮主报仇。

  老人眼见一个是一个人头,忙伸手遮住少年的眼睛,少年却将头摇来晃去,对这死人头颅竟是丝毫不怕。

  “是他!是阿叶杀了麻副帮主!”一个汉子突然看到头颅上齐整的伤口,大呼。他曾随麻副帮主到过关外王家,因此认得阿叶的手法。

  “阿叶!”道人又是一惊,那老人已非善类,再来一个阿叶,他是真的回不去了吧。

  他不再镇定,没有人不怕死,没有人不想活着,但有时候命运就会与你开玩笑,生死,好似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就连死去的方式自己都不能掌控。你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一天以哪一种方式死去。

  就像这个麻副帮主,他恐怕也没有料到自己就在今天死去吧。

  果然,他真的没有料到。

  半个时辰前,镇北,大宅院。

  宅院的门被人狠狠地用脚踢开,大树的树干重重地抖动,较脆弱的已经掉落下来,跌在宅门的石阶上。

  “你们是谁啊?”丁老伯在扫院子里的枯叶。这些枯叶是扫不完的,能扫掉大部分,但有的确实扫不净,不过老人依旧每天固执地扫,就连纳兰明初来这里的那一天,他也在扫。

  扫地,是从阿叶萍儿二人回来后才开始的。

  为首的正是已经死去的人,麻副帮主,只是这个时候他还活着,一个快要死去的活人。

  “老人家,我来找阿叶!快剑阿叶!”

  丁老伯点点头:“找姑爷呀。”他指了指回廊后的后院,又埋头扫地。

  麻副帮主带领几个手下人走过回廊,去了后院。

  生与死,就在一念之间。人们没有办法选择死去的时间与方式,但一个人眼巴巴的去送死,而且明明可以选择不去,那个人是蠢人呢还是盲目自信?

  本来事先约定,一起来这家酒肆中商议过后同去镇北大宅,但是麻副帮主偏偏带着几个手下人先去了。他们这一去,就永远留在那里。

  “阮江帮?”阿叶在后院中,拄着剑。

  “快剑阿叶?你不记得我?”麻副帮主有点不相信眼前这个男子,就是阿叶。要不是他招牌似的青衣和那柄剑!他是绝不相信眼前这个独臂人,就是阿叶,快剑阿叶!

  阿叶皱眉:“我一定要认得你吗?”

  麻副帮主突然变得狰狞:“不管你经历了什么,但是,你的一剑之仇我定要报的。”

  “我的剑下没有活人。”

  “我知道。但还是有四十八个人活着离开,不是吗?”

  阿叶缓缓点头,道:“的确。那四十八个人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也不是定要置我于死地。”

  “我就是那四十八个人中的一个!”麻副帮主大吼,身后属下人也是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麻副帮主还有这么一段经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