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快剑阿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大成殿

快剑阿叶 万叶实录 2591 2019.09.16 07:30

  这次不是夜晚,虽然相比白天而言,阿叶还是更喜欢夜晚。毕竟他是习惯在夜晚“活动”的,这是多年来的习惯,或者说在夜晚,他更能感到一丝刺激,更能看到许多在白天看不到的东西。

  他一路向夫子庙行去。

  南京夫子庙在秦淮河北岸,江南贡院以西,占地面积十分的大,作为国家级学府,即使是在年节,里里外外依然有不少文人学子进出,当然这是在白天了。

  夜晚,偌大的夫子庙中静悄悄的,但是它的宽,它的大,还是令阿叶小心谨慎。

  那晚是跟着儒生去的,阿叶凭着记忆力,的确可以找到那晚与儒生对峙的屋子,但是其他屋子里是什么,阮江帮的人又在夫子庙何处,他不知道,要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找去,他也没有那个耐心,而且量也太过巨大。

  阿叶突然来了兴致,以前在南京的时候,还没有将夫子庙好好的参观过,今夜就将此育人传道之地好好的参观一番。

  大成殿。

  这里是夫子庙中祭祀孔圣人的所在。

  孔子巨像矗立正中,不知是黑夜的原因还是什么,这尊巨像,看不出其喜怒,他的巨大的脸庞上,神色平静,如同千年前他活着时一样,喜怒对他而言已无用,圣人无常,便是此理。

  再看孔圣巨像两边还有“孟圣”与“荀圣”的雕像,虽比孔圣巨像小了点,但比之一般雕像而言仍是大了许多。

  阿叶站在大成殿正中,望着这三尊高自己几倍的人像,他不由觉得,在这世上,有人就如同这巨像一样,高高在上,俯视着芸芸众生,而众生却又在他们面前轻如牛毛。

  一声嗤笑从他嘴里流出。

  虽是夜晚,但是殿中并不黑,因为有烛灯,每天都有人守在灯火旁,生怕这烛火灭了,天下学子也就断了希望。毕竟这里的烛火照亮的不仅是大成殿,还有天下千万读书人的心。

  只是不知为何,今夜却无守烛人在殿中。

  阿叶不熟这学府人事安排,但他以前在那地方办差,总是知晓一些的,因此不由得感到奇怪。

  身后脚步响起,阿叶转身。

  是那儒生!仅他一个。

  “你来了。”就好似他知道阿叶一定会来一样。

  阿叶也不反问,说道:“是的,我来了。你该知道我来此为何。”

  儒生皱了皱眉,“我这里真的没有你要的人。”

  “我来不止这一件事。”阿叶道。

  “你知道我不会告诉你的。”

  “看来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他们相互看着对方,一只眼看着彼此的脸,一只眼看着彼此的武器,一柄剑,一把扇子。但是他们就这样相互对视着,谁也不出手,也不会出手,因为他们都很聪明,都知道彼此的厉害,如果真的出手,假打,输赢无所谓,真打,两败俱伤。他们都是双方所忌惮的人。

  “你以为我不知道阮江帮是些什么人?阮江帮要做什么,你我都知道。”

  儒生笑道,笑容中还有点不屑,“你知道又能怎样?难道你认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吗?即使你知道一切,现在的你还能做些什么呢?”

  阿叶的话卡在了喉头间,他说不出来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执着于这些纷争,恐怕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未知、惊险、阴谋且又充满杀戮的日子。

  儒生见他如此,心中不知怎的就有恻隐之心,当下叹道:“我们这些人聚在一起,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活着罢了。至于其他的,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乞求呢?”

  阿叶看着儒生,他忽然觉得自己和儒生一样,和这些人一样,都只是为了活着。

  但是天下又有哪个人不是为了活着呢?

  “我想知道鬼门的事。”

  儒生双眼微眯,而后说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阿叶不说话,但他隐隐觉得太湖陆家灭门,莫老拳师身死,阮江帮高巍重伤,这三件事之间必有牵连,而突破口就在鬼门。

  “鬼门行事向来神秘诡异,即使这次袭杀我下属高巍没能成功,但要找到他们还是很难。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阿叶点点头,他忽然问了一句与前面谈话内容无关的话:“你在学宫中做官吗?”

  儒生愣了愣,而后点头说道:“不错,官居六品博士。”

  六品,不大不小。

  “你既是阮江帮帮主,又怎么做朝廷的官了。”今晚,阿叶的话有点多了。

  儒生笑着走近阿叶:“做便做了,那又怎样?我知道武林中人一向不耻官府,但我阮江帮本就不是什么名门正派,管外人做什么?”

  阿叶沉默,他本不该问这个问题的,自讨没趣。

  “听说你的剑很快!”

  阿叶知道,终于到正题了,到儒生的正题了。其实在昨晚他就已经从儒生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战意。

  非战不可。

  “快不快,你一试便知。”剑出鞘,已在他左手。

  “你没有右臂,这样会不会不公平?”看此架势,儒生已经猜到阿叶会左手剑的,他嘴角上扬,真是有趣,左手剑啊。

  阿叶后腿两步:“来吧。”

  儒生笑道:“听赵老说你没有十招便打败了必微,他的太乙拂尘功我便没有把握在十招内击败。”

  “何必管他拂尘呢?难道比武比斗是我与他的拂尘比吗?”阿叶这话,倒是令儒生眼前一亮。

  对啊,二人比斗,又何必死死盯着对方武器兵刃的去向呢?有的时候兵刃断了倒了,不代表人输了倒了,而当人倒下,即使是再强的兵刃也无用处了。

  儒生面色一正,说道:“来了!看招!”

  他左足一踏,身子向前倾出,扇子随着身子也伸了出来,直逼阿叶面门。

  只觉冷风扑面,而且还有一股铁气!

  原来儒生的折扇可不是纸扇,而是用铁做的,但这铁是经过数月不眠不休的加工打磨,将之变得又软又细,却又不失铁的坚硬冷厉。

  “当!”

  剑尖与折扇前端碰在一起,气浪玄涌,二人都只出了一招,但是这一招都各自使出了真本领,因此普通的一招威力却是极大。

  阿叶的长发飘扬,而儒生的儒巾也偏了一点。

  良久之后,二人撤手。

  “你很好!”儒生道,很严肃的说道。

  阿叶道:“你我二人早就知道,又何必一试呢?”

  儒生正色道:“虽然心知肚明,但平生能与你这样的高手有一番较量比试,也是不枉了。”

  阿叶想到了一个人,突然想到的。

  那是当今的华山掌门,他和面前的儒生一样,都渴望着与自己比斗,尤其是那华山掌门,他也是使剑的高手。

  “你的刀法,也很厉害吧。”

  儒生既知阿叶来历,知道他会用刀也就没有那么奇怪了。

  阿叶道:“还好!”

  儒生哈哈笑道:“你我虽不能成为朋友,但亦不会是对手!接下来你去哪里?是继续找你那位妻子,还是跟着唐门的千金去巴蜀?”

  唐雪茵的事恐怕是田必微告诉他的吧。

  阿叶将剑收回剑鞘,说道:“我想去南边。”

  南边,南京已经是大明南方了,再往南走,就是两广和闽地了。

  儒生望着阿叶,突然叹道:“要找你妻子又何必再往南走呢?你是要去寻那个人吧。”

  听他语气,想必对萍儿的下落知道点什么,但是阿叶没有多问,他既已打定了主意,就不再多问,想来萍儿此时也无性命之忧。

  “不,我已脱离那是非,又何苦自去招惹?”此话像是在给儒生说,又像是在自嘲。

  但是有的时候,你脱离了是非,是非却偏偏会找上你来,而且有些是非因果,一旦触碰,想甩也是甩不掉的。

  大成殿中寂静无声,烛光下,也没有了人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