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快剑阿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除夕

快剑阿叶 万叶实录 3087 2019.07.19 18:08

  陆乘云此刻就坐在阿叶对面,旁边坐着的是唐雪茵。

  “我竟没看出来这是易容术。”陆乘云盯着阿叶说道。

  阿叶道:“算是吧。”

  “什么?”

  阿叶这样的言语真的很难让人理解。

  唐雪茵说道:“不是易容术,是药。”

  陆乘云惊道:“怎么可能?天下间还有这种药物?”

  很显然,的确有,而且眼前两人就是药物的服用者。

  “你没有走。”

  陆乘云道:“我只是想验证心中猜想而已。直到我听她喊你‘叶哥哥’,我就知道我是对的。”

  “验证完了,可以走了。”阿叶总是这样冷。

  唐雪茵总觉得自己对不起陆家母子,此时看陆乘云在此,说道:“你都知道了吗?你大哥的孩子和妻子都死了。”

  “我知道。他让我照顾他们母子二人。”陆乘云眼神一暗,道:“但哪里那么容易?杀人偿命,况且斩草药除根。”他都明白,他虽然感到痛惜,但这也是他兄长自作孽的后果,或者这也可以算是另样的赎罪吧,即使这个代价是灭门。

  “你和叶哥哥是老相识吗?”

  陆乘云看向阿叶,目光犀利:“算是吧,有过数面之缘。只是我实在没有想到,再次见面坐在我对面的竟是个残废之人。”

  残废之人。

  “可以试试。”阿叶不为所动,依旧答得简洁明了。

  陆乘云眯着双眼,思索着阿叶说的那句话。

  “可以试试。”不是阿叶胡吹大话,或许没有了右臂在生活上的确有诸多不便之处,但并不影响武学修为,而阿叶就是想告诉陆乘云,自己依旧和之前一样,可以杀人,可以动手。

  “江湖上都说‘快剑阿叶’,你现在改用剑了吗?”陆乘云眉尖一挑,看向阿叶负着的那长长的布裹。

  剑,或许就在布裹之中。

  “等等,他之前不用剑吗?”唐雪茵问道。

  她越来越觉得阿叶的神秘,他身上有要多的秘密,而她就想不断解开这些秘密。

  陆乘云说道:“他以前用刀。”

  刀,原来阿叶以前竟然用刀!那他为什么又要改用剑呢?刀与剑是两件完全不同的兵刃,他又是何时改用剑的?又是何时学的剑术呢?而且他的剑术,确实高超。

  “你应该不是文萍吧?”陆乘云看着唐雪茵,他又聊到了文萍身上,他知道的可真多。

  “你可以走了。”阿叶再次说道。

  陆乘云笑道:“你们既然用了药,那你的真面目肯定是个大美人。我原说既是阿叶带在身边的女人,相貌又怎么会差?”他停了停,接着道:“只是文萍呢?怎么身边带着其他女子?”

  “我们走。”

  既然陆乘云不走,大不了阿叶带着唐雪茵走。

  陆乘云道:“阿叶,何必呢?在下走就便是。”他说完就立即起身,向店外走去,刚走到店门处,他转过头来喊道:“姑娘,你爱上他会是你一生的劫数的。”说完,扭头便走。

  他这是劝告还是预言?

  但是“情毒”又岂是唐雪茵一个人的劫数?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但不知有情人没有成眷属的又有多少,即使成了眷属,这中间经历的磨难又有谁知?爱情是甜的,但是不能甜一辈子,它也有酸时、辣时、咸时,或者唐雪茵真的不该爱上阿叶,但是上天让她遇见了他,这就已经注定两个人这一生的牵绊。

  唐雪茵不后悔,即使是让她付出生命的代价,她也不会后悔,但或许真的要付出生命代价的时候,这个男人,阿叶,会挺身而出挡在自己面前的吧。

  谁都不知道,谁都预想不到之后发生的事情,这一切都只存在于唐雪茵的脑海中。

  “胡说。”声音很轻,就像是蜻蜓点水那样,十分的轻,基本上不着痕迹,但是唐雪茵还是听到了,捕捉到了。

  那是阿叶说的。

  ‘胡说’什么?爱上他会是唐雪茵一生的劫数这句话是胡说的吗?还是说,爱上他不是劫数,而是甜蜜的幸福呢?

  唐雪茵又开始在脑海中幻想起来,闭着眼。

  阿叶瞥见她,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所幸此刻她是闭着双眼的,不然又让她的幻想得多加几分。

  今夜除夕,万家灯火璀璨,阖家团圆。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宋代王介甫的这首诗,正是描写年节百姓们所作的事,以及年节的盛大与隆重。

  但在太湖岸边,今夜的除夕或许会和其他地方,和往年都有所不同。

  因为此时百姓们都带着装满水的桶盆,往东岸赶去救火,陆家的大火越烧越旺,毕竟陆家庄园本就极大。

  大家都不知道陆家发生了什么,即使有人看到锦衣卫,也不敢说出去,毕竟那是锦衣卫。但还是毫不犹豫地赶去救火,这里是江浙一道,百姓们生活都比较富足,比之北方要富裕不少,但是并没有因富裕而怎样,人情味一点都没有变,人们还是那么淳朴善良。

  离得近地都从家里汲水,离得远的就直接舀起太湖中的水,总之大伙儿一门心思的救火,不想别的。

  阿叶所住的客房,打开窗户就能清楚看到百姓们救火的一幕。这让他想起了几年前发生在文萍家乡的事,惨事。就是在那个小镇中发生的,惨祸没有避免。

  但是有一群人,那种力量让他一生难忘,就如同眼前救火一样的力量。

  “这火估计要烧到天亮。”

  唐雪茵叹口气,说道:“今天除夕呀,我还是第一次过这么冷清的除夕。”

  的确很冷清,住在客店中,周围什么过年的布置都没有,一张茶桌上除了茶壶茶碗,就是一支蜡烛,除此之外,就连个果蔬盘子都没有,哪里像过除夕?简直太过冷清。

  阿叶从窗子那边走了过来,坐在凳子上。

  “不知道爹爹有没有想我?家里一定十分热闹吧?唉,好好的陆家除夕大宴就这么没了,连陆家都没了。”她嘴里停不得片刻。

  阿叶皱眉,他记得初次见面时,给他的影响是冰山美人,怎么换了个脸,就和黄脸妇人一样那么多话?

  其实他只是这样想一想,其实他清楚的知道她只不过是焦虑,她用不停的言语让自己焦虑得慢一点。

  “想家了?”其实他看得明白,她的焦虑就是因为她想家了。

  唐雪茵的双眼似乎有点湿润,毕竟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爹爹,虽然身边是自己爱上的男人,但是思乡之情还是抑欲不住。

  阿叶叹道:“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这么大的天地,也止不住人们的思乡之情啊!”

  这可是唐代张九龄《西江夜行》中的诗句,如果文萍在这里肯定大吃一惊,因为她与阿叶成亲这些年来,除了自关外来到文宅那晚说了一句诗外,再就没有说过一句。现在竟然出口便是张九龄的诗。

  唐雪茵自小父亲就溺爱她,虽然学过作诗作赋,但教书先生只是教她学会了认字,至于什么读诗作诗的她全然不感兴趣。

  唐雪茵觉得阿叶念的这句诗也充满了无限的思乡之情,但她并不纠缠于这诗句的来源典义,她只是觉得阿叶果然不愧是她选择的男子,竟然还会念诗!冷漠的剑客,又会念诗的愁情男子,任意一个姑娘见了都会芳心萌动的,更何况唐雪茵已经爱上他了呢?

  “叶哥哥,你还会念诗!你真的好神秘好神秘!”

  阿叶道:“以前学过。只是见你思乡心切,不禁说了出来。”他说着,又想到了以前,以前学诗的场景。这几日来他似乎很频繁的回想起以前。

  “你不想家吗?”唐雪茵问出这句话就随即后悔,毕竟几日前他的妻子才刚刚失踪。

  谁知阿叶自嘲般笑笑:“哪里是家?我这种人会有家吗?”他的语言是那么平淡,可平淡中却又夹杂着那么多的悲伤。

  唐雪茵不解:“可,可你有妻子啊!”她虽然知道不能问,但还是问了出来。

  “不,那是萍儿的家。对于我,从来没有真正的家。”家,对他而言永远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

  窗外是救火的声音,窗内静悄悄的。

  莫名的悲伤铺满整个房间,阿叶究竟怎样的一个男子!他是如此的神秘,可又如此的悲愁,他似乎一生下就是被悲伤包裹着,这使他很冷,又很悲。

  唐雪茵缓缓起身,她走到阿叶身边,牵住阿叶的左手。他虽然很冷,但他的手却还是温暖的。

  “叶哥哥,会有家的,你一定会有一个自己真正的家的。”

  阿叶抬头,看到烛光映映下,唐雪茵的一双大眼,那么明亮、那么清澈、那么动人。她的这句话也说的情真意切,不禁让阿叶握紧了她的小手,冰凉的小手。

  唐雪茵微微一笑,虽然不是那个倾城容颜,但是这个笑还是让阿叶看得呆了,还是那么美丽动人。

  他见过许多女子的笑,但那些笑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夹杂着虚与委蛇,眼前唐雪茵的笑,是那么的真,那么的纯,即使在许多年后,当阿叶回忆起这段时光,回忆起这个笑容,还是如同昨日一样,仿佛她就在眼前。

  【注】:王安石,字介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