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快剑阿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俊杰

快剑阿叶 万叶实录 3187 2019.07.13 15:52

  人各有志,又何必强求?

  本以为史镖头之后就没人在站出来说话,这个时候却又听到一人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陆庄主果为俊杰!”群豪闻声望去,只见人群中一个儒生打扮的男子手摇折扇,端坐在座位上,微笑说道。

  “这人是谁?”“不知道,没见过。”群豪纷纷猜测此人身份,竟无一人知晓,连见都没有见过,只能从他刚刚的话中听出此人是南方人。看来是位江湖散人了。

  但是阿叶看到此人,总觉得此人虽儒雅,但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戾气。他感觉得到。

  陆庄主呵呵一笑,没有理会此人。

  “陆庄主既是俊杰,在下倒想知道陆庄主是谁的俊杰?”儒生笑道。

  群豪皆以为此人是个疯人,毕竟陆庄主既然投身朝廷,那自然是天子之臣,除了天子还会是谁的俊杰呢?可是一些细心之人能发现,话里有话。

  太祖朝时胡惟庸案发,太祖废了丞相,权分六部,消除了权臣的隐患,但是无权臣隐患,却有藩王之祸。

  都道虎毒不食子,当今圣上除了太子之外,还有两个藩王皇子,但圣上不喜太子一事民间早就有此传闻,两大藩王又蠢蠢欲动,将来谁继承大统真的还不一定,他们这些江湖人虽不问朝廷时政,但市井之言听得多了也便多多少少了解此事。

  儒生的那个问题,分明是在问陆庄主效忠于三位皇子中的哪一位。这是个要命的问题,对付这种问题,自然就是不作回答。

  陆庄主虽然没有说话,但他还是看向知府李大人与何占仁。那李大人没有得意多久时间,现在又被搞得直冒冷汗,而何占仁却仍是饮酒,但很明显他饮酒的速度慢了下来。

  “知府大人!您又是谁的俊杰呢?”那儒生不依不饶,现在又问起了知府李大人。

  知府李大人身子直颤,是紧张还是害怕?真不知他是如何坐到知府位置的,竟然问一个问题就身子颤成这样。

  群豪在鄙夷他的同时,也深深感到疑惑,为什么?

  “自然是当今圣上的俊杰了。”陆庄主朗声说道:“当今圣上屡征北漠,扬我大明之威,万国来朝,颂我大明之德,如此帝王令陆某心悦诚服,陆某就是因当今圣上才投身朝廷,报效国家!”这番话说的激情澎湃,在场群豪也不禁被感染,纷纷神往这位神威帝王。

  那儒生合上折扇,拍手说道:“说的好!”他话锋一转,又问向何占仁:“何帮主,那你以为呢?”

  何占仁放下酒杯,哈哈大笑道:“老子又没当劳什子官,管他俊杰不俊杰的!”儒生也笑道:“好!何帮主快人快语,叫人佩服!”

  “你又是什么东西?用得着你佩服?”何占仁的脸顿时阴沉下来。

  见何占仁变脸,群豪都暗暗为这个儒生担心,生怕这何占仁对儒生出手,他的残暴那是出了名的。

  “这人是谁啊,怎的这么多问题?”唐雪茵想乘早见识一番陆家除夕大宴上的菜肴,据说可是从白天吃到午夜,谁承想中间这么多事情,现在还冒出来这么个儒生,她因此对这儒生颇有意见。她似乎将寻找阮江帮的事抛在了脑后。

  “没有。”阿叶冷不丁冒出这么句话,身边的唐雪茵奇道:“什么没有?”

  “院子里没有看到阮江帮的人。”原来他不但在看那儒生,还仔细观察院子里有没有阮江帮的人。唐雪茵翻翻白眼,道:“叶哥哥,阮江帮的人是不会吧这三个字写在他们的脸上的。”

  但是阮江帮作为最近武林中呼声最大的帮派,陆家又焉有不请之理?若是请了,也该在刚刚介绍时介绍到才对,但是没有,这就很有可能说明他们没有来,或者是陆家发了请帖,他们来了却不愿以真面目示人。

  但若真是这样,他们为什么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呢?

  “在下是人,肯定不是何帮主口中的东西了。”儒生说道,“而且在下也没有听说过江湖中有叫东西的这么一号人。”

  咬文嚼字。

  何占仁说道:“你到底是谁?”他虽然生气,但也感觉到了这儒生的不简单。

  “如你所见,在下只不过是爱读书的江湖散人罢了。”

  何占仁抬眼看向陆庄主,陆庄主皱了皱眉,今日的事情都发生的古里古怪,先是一个公孙孝,再来一个史镖头,现在又是这么个儒生,以往这时大宴已经开始,今天托了这么长时间,真的没有在他意料之内。

  “其实俊杰二字也不是人人都担得起的,陆庄主武功好,在武林中声望又高,此番投身朝廷可是武林的一大损失啊。”儒生说道:“但陆庄主从此报效国家,飞黄腾达,这又是我们所不能及的了。”

  这话看起来是在夸赞陆庄主,但细细听来,只觉儒生语气中带着那么一丝讽刺之味。

  陆庄主沉声道:“你说来说去到底想说什么?”

  儒生打开折扇,站起身来正欲越众而出,却听到院子之外另有一个声音传来,“他的意思只不过是想告诉你你这俊杰,无论是谁都不会想要的。”

  儒生面带微笑,大声道:“我绕来绕去都没有绕到正题,这位兄台却一下子说出了正题,真叫人佩服。”

  只见从回廊那里走出一个紫衣青年男子,腰间悬着剑,无论是衣服还是剑上,都可以看得出此人非富即贵。

  阿叶见到此人,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疑问,似乎他认得此人。而躲藏在隐秘之处的那人此刻身子也是一震,他似乎也认得此人。

  这紫衣男子信步走来,而儒生也跃众而出,紫衣男子说道:“不过是说出人所共知而已,又哪里能叫人佩服了。”儒生哈哈一笑,道:“兄台过谦了。兄台一看便是人中龙凤,怎的来到这里?”

  此言一出,不仅陆庄主脸色不好看,就连其他人脸上也颇为不好看。他这话的意思明明就是其他人不如这个紫衣男子了,而且又将这除夕大宴贬低,说明来参加除夕大宴的无非是一些普通人物,籍籍无名之辈。

  陆庄主作为东道主,这时强忍住心中怒气,说道:“二位究竟是何人,非要同陆某过不去吗?”那儒生道:“在下早就说过,自己一介江湖散客而已。”那紫衣男子缓缓开口:“复姓纳兰。”

  纳兰。

  天下间还有哪个纳兰呢?京师纳兰,这紫衣男子竟是京师纳兰家的!

  群豪间顿时炸开了锅,坐在陆庄主身边的几位武林前辈相互一望,脸上也是惊疑神色,若说眼前紫衣男子假冒,可试问天下间又有谁敢假冒纳兰家呢?那真是不惜自己的性命了。

  要说当今武林世家中最有权势最有威望的就是纳兰世家,太湖陆家每年都会邀纳兰世家来参加除夕大宴,但没有人来,一次都没有,倒不是纳兰家看不起陆家,而是人家在京师里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又何必跑去江南去吃一顿饭呢?

  “我就说兄台人中龙凤,果然不错!”

  紫衣男子道:“我只不过纳兰家中一个不知名的小辈而已,人中龙凤可不敢当。”他停顿了下,看着儒生说道:“而且龙、凤二字又岂是咱们随便提的?”儒生哈哈笑道:“正是正是!都怪在下一时忘形了。”

  陆庄主走出大屋,来到院子里,他仔细打量一番紫衣男子,才说道:“即使你是纳兰世家的,你在陆某的宴会中肆意捣乱,陆某也当前去京师找你们纳兰家长辈讨个说法!”

  “随你喽!”紫衣男子耸了耸肩,满不在乎,“陆庄主,怎的不见令弟?”紫衣男子又说出了令在场群豪惊讶的讯息。

  令弟,怎么没有听说过陆庄主还有个弟弟。

  而很明显的看到,陆家庄的人脸色均是一变,那知府李大人与何占仁也是一变,尤其是李大人,他本想前去结交这位纳兰家的公子,没承想端起酒杯刚离开座位,就听到“令弟”二字,手中的酒杯颤洒出来,自个儿也被吓得重新瘫坐在座位上。是的,被吓得。

  儒生惊道:“怎么陆庄主还有个弟弟?”

  紫衣男子微微一笑,说道:“这事本来极为隐秘,没有多少人知晓,不过我看陆家庄应该人人都知道。”

  陆庄主厉声喝道:“休在胡言!陆某人何时又多出来个弟弟?”

  却见紫衣男子冷笑道:“陆乘风、陆乘云,陆家两兄弟,一母同胞,陆庄主还要在下继续说下去吗?”

  此刻陆庄主如遭雷击,呆呆地站在那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被泄露出去,陆家庄人人都被他喂以苗家蛊毒,敢说去的就是不要命了,试问谁不怜惜自己的生命呢?

  那还有谁泄露?

  来不及多想,屋中跃出一人已与紫衣男子斗在一起。

  紫衣男子的剑,来不及出鞘,因为来人太快,而且招数狠辣,他来不及拔剑。

  何占仁,是何占仁出手了。他为什么出手,是因为这件事的缘故吗?但这件事与他有何关系,还是说这件事关系到了他的利益,也只有利益能让他出手杀人了。

  不下十招,紫衣男子已不敌何占仁。

  “以为纳兰世家有多厉害,也不过如此。”何占仁杀心已起,容不得给紫衣男子任何机会。

  眼见紫衣男子危在旦夕,阿叶左手紧握,他呼吸很快,似乎迟迟下不定决心,正待他犹豫之际,只听到一男子的声音:

  “住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