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快剑阿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金陵

快剑阿叶 万叶实录 3071 2019.07.20 17:33

  长江奔流一路向东,江涛滚滚,连接秦淮河水,蜿蜒绕过南京城脚下,河水静如不流,就像是一片碧绿的翡翠。

  阿叶与唐雪茵二人正驾着小船游走在这片翡翠之中。

  此时虽是冬季白日,但秦淮河边热闹不输夜晚,想来今日是大年初二,许多热闹的庙会和社火才开始。

  唐雪茵看到靠近河岸边停着许多小舟,但那小舟上花纹精美,遮盖门窗的丝布似透明又不透明,上边还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

  除了这许多小舟,还有几个较大的高楼依河岸而建,里边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唐门地处巴蜀腹地,唐雪茵平日里哪里见过这些。

  她指着这些小舟,兴奋道:“叶哥哥!你瞧,这舟好漂亮呀!这秦淮河好热闹呀!”

  唐雪茵虽然没有见过,但阿叶却见过呀!以前甚至还去过,不止一次。

  这些小舟都是青楼揽客之用,客人与妓女在河畔舟中,比之在高楼房间里自由许多、隐私许多。

  阿叶说道:“这些都是青楼妓女的小舟。”

  “啊!”唐雪茵没看过这些小舟,但青楼妓女她还是知晓的。她不禁脸上一红,不敢再去看那些小舟高楼,说到底,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

  船靠了岸,唐雪茵已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心,蹭蹭蹭地就跳上岸,好像来不及游逛秦淮河了。

  阿叶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

  秦淮河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化,这里的夫子庙、青楼、戏园子也都没有变,唯一变了的就是人了,来逛它的人,看它的人,每天都是不一样的。

  货郎小贩吆喝着买卖,青楼女子莺莺唤客,来往行人熙熙攘攘,除了热闹还是热闹。

  唐雪茵一会儿在这个货摊前看看,一会儿又在那个货摊前瞅瞅,她看得净是北方来的小玩意,这在巴蜀来说是不易见到的,毕竟入蜀的路就那么几条,还都那么崎岖,那么险峻。

  “不要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阿叶在她身后说道。

  唐雪茵手中摆弄着刚买到的小物件,说道:“知道知道,这不是在找吗?”

  她一说完,不知又看到了什么好东西,直奔货摊而去,不知到底有没有把正事放在心上。

  阿叶身处熙攘的人群之中,似乎也有点恍惚。多少年了?他记不清了,好像有些年头了,他有些年头没有来过这里了,自此离开了那里,他就再也没有踏足过这里。

  现在,他又重新来到这里,他也必将又重新回到以前的地方,也必将被瞩目。前日陆乘云知道了他,但他相信,陆乘云会保守秘密,直到自己去暴露自己。

  “叶哥哥!快来快来!”唐雪茵在叫阿叶。

  阿叶穿过熙攘的人群,来到她身边。

  是个捏泥人的摊位,摊主人却是个很老很老的老翁。

  他看起来比丁老伯还要老。

  他笑呵呵地,很慈祥很和蔼。

  “小姑娘,要捏点什么呢?”

  “老爷爷,就捏我和他!”唐雪茵指了指身边的阿叶,大声说道。

  老人“哎”了一声,苍老的双手已经开始捏了起来,照着他们二人的样子。

  “不捏。”阿叶说道。

  唐雪茵道:“叶哥哥!你怎么这么无聊,捏一个又不会怎么样!”

  “不捏。”阿叶仍然坚持。

  老人先捏的是唐雪茵的女泥人,他看二人意见不合,于是停下手中动作,说道:“小姑娘,你和你情哥哥商量商量再捏吧,啊?捏泥人虽然简单,但还是你情我愿的好。”

  老人没有捏,他在等待结果。

  唐雪茵登时脸上一红,大窘:“什么‘情哥哥’呀!老爷爷您别瞎说!”她嘴上不承认,心中还是十分高兴。

  老人仍是笑呵呵的,他在这秦淮河岸捏了大半辈子的泥人,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遇过?姑娘家的心思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叶哥哥!你到底捏不捏嘛!”唐雪茵开始撒娇。

  若不是换了脸,阿叶真的害怕自己会顶不住的。她实在是很会撒娇。

  他不知道的是,唐雪茵这一生,除了在家人面前撒娇,阿叶是她撒娇的第一个外人,也是最后一个外人。

  “捏泥人很好。”阿叶平静的说道:“我没有不捏,只是说等我们换回了以前的脸,再来捏。”他突然凑到她的耳边,这样说道。

  他是一开始就不想捏还是不想让她难过才想到了这个方法?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奇怪,最近奇怪了许多。

  唐雪茵的耳朵痒痒的,她脸上的红晕更胜几分,低下头说道:“这样也很好很好。但我现在也想要一个泥人!”她抬起头,一双明亮动人的眼睛看着阿叶。

  阿叶不禁点了点头,唐雪茵甜甜一笑,拉住阿叶左手,说道:“叶哥哥!你真好!”

  这个时候阿叶应该要笑,但他没有笑,他还是那么冷,可是他自己觉得自己在心底里笑了,淡淡的微笑。

  老人又开始了捏泥人。

  他的技艺确实很棒,不一会儿两人栩栩如生的泥人就捏好了,一模一样,那神韵,那表情,就连衣服的褶皱都没有忘记。

  唐雪茵笑着从老人手中接过,老人却忽然拍拍前额,苦道:“啊呦!姑娘,真是对不起,我把这位公子背的布裹没有捏上。”

  果然,唐雪茵瞧了眼,阿叶的那个泥人背后真是没有捏上他背着的布裹。

  “不用了。”阿叶丢下几个铜板就拉着唐雪茵离开。他不想在这里浪费过多时间。

  捏泥人的老翁捡起铜板,他看到阿叶与唐雪茵的背影被熙攘的人群吞没,眼中闪过一丝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精光。

  狭小,细长,锋利!那是把剑!没有右臂,应该是他不错了!但是怎么长的和听说的不同?算了算了,此事还得马上告诉帮主!

  这是老人现在心中所想。他究竟是怎么看出布裹中的是把剑,他究竟是谁?

  与此同时,秦淮河上。

  一个极为普通的渔船上,却站着纳兰明初和孟贤等锦衣卫。

  纳兰明初道:“这千年古都,即使不再是都城,也是繁华依旧。”

  孟贤哈哈笑道:“明初贤弟,你自幼长在京师,这金陵城却还没有逛过,哪一日等为兄闲下,便带你好好玩乐一番!”

  纳兰明初笑道:“孟兄是锦衣卫中镇抚使大人,哪里能有清闲的时间?”

  岂料孟贤听得此言,叹道:“镇抚使又能如何?眼下圣上对我们锦衣卫越发不信任,一味亲近东厂那帮残废之人!你以为年节朝会我能出来?就是即使我出来了,圣上也察觉不了!他现在基本不召见我了!”

  纳兰明初大惊:“怎么会?圣上如此英明神武,哪里能听信宦官呢?”

  孟贤眼中却闪过一丝狠色,但随即隐没不见,他面露担忧之色,说道:“圣上身体大不如前,东厂的风头盖过我们锦衣卫,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何在这渔船上?就是怕东厂的那些废人察觉!”

  大内之中,锦衣卫与东厂之间的斗争竟然是东厂占了优势!

  纳兰明初有点吃惊,但他不在宫中,又不是什么朝廷官员,对于这些也不清楚,不知该说什么来安慰孟贤。

  “要是他在,锦衣卫也不至于如此!”孟贤说道。

  他。

  纳兰明初知道他说的是谁,他很想告诉孟贤其实他早就见过他想见的人,但是他不能。他答应过他,要替他保守秘密的。

  故人迟早会相见的,只是不知到了相见的那一刻,曾经的故人会变成什么样。

  “孟兄,就在此分别吧!”

  孟贤诧异道:“明初贤弟不回京师吗?”

  纳兰明初笑道:“在下是等不到孟兄带我逛金陵城的那一天了,不如自己先逛一逛!本来也是无事之身。”

  孟贤听是如此,也只好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在此分别吧!”

  待渔船靠近岸边,纳兰明初一跃上岸,躬身与孟贤再次道别。

  渔船渐行渐远,一路从大运河北上,金陵城终于落在渔船背后,再也看不到了。

  “大人,咱们去不去乐安?”

  孟贤站在渔船船头,眺望远方,说道:“锦衣卫还不是汉王的一条狗!不去!咱们就回京师!”

  “是!”

  身后数名锦衣卫齐声答应。

  孟贤看着远方,心中暗道,朱高煦呀朱高煦!你想使唤我,我还不给你使唤!我倒要瞧一瞧,是不是真如你所说那样!

  汉王究竟给他说了什么?其实汉王居于乐安封地,他也不过是与锦衣卫互利罢了,想要掌控锦衣卫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不知汉王究竟对孟贤说了什么,应该是宫廷秘事,那究竟是什么宫廷秘事呢?

  不难猜到的是,孟贤与汉王都在等着这件事的发生。

  云卷云舒,日落月移,时间在不停的流动,金陵城的繁华随着时间的流动,所呈现的也尽然不同。这千年古都,它的繁华热闹永远不会散场。

  夫子庙中,在一个古朴的房间里,坐着一个儒生,他提笔书写着什么,能看到在那纸上,已经写下大大的三个字“绝命词”!

  【注】:永乐皇帝生四子,幼子早亡。

  长子朱高炽为太子,即后世明仁宗。

  次子朱高煦获封汉王。

  三子朱高燧获封赵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