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快剑阿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崇圣寺

快剑阿叶 万叶实录 2668 2020.02.06 19:59

  大山上,是一座寺庙。

  寺名,崇圣。

  “是这里?”

  老人点点头,道:“是这里。此山名叫雪峰山,崇圣寺就在此山之上。”

  崇圣寺,江湖中人有谁不知?此寺乃武林前辈禅宗义存禅师所建并传道之地。在东南武林中,此寺的地位仅次于莆田少林。

  没想到那人竟然藏身于此。

  老人望着雪峰山,回忆道:“永乐十七年,老夫不负圣恩,终于找到了那人。此后几年,老夫每年都会上山去看望他。”

  阿叶冷冷地说道:“名为看望,实为监视。”

  老人干笑一声,道:“他的手段你是知道的,即使不会杀这人,也不能轻易放过。”

  雪峰山,相传五代闽王王审知到山上朝圣,得知“山顶暑月,犹有积雪”,便改山名为“雪峰”,沿用至今。山上杉木刺天,重冈合沓,潭壑幽深,烟霞蓄秀,先冬而雪,盛夏而寒,不失为一名胜好景之地。

  文人曾作诗赞此山,道:“雪峰宝所近蓝田,枯木三毯一洞天,半岭山城无字石,万松雪峤有龙眠,文殊古境金鳌畔,罗汉梯云象骨巅,香石放生池蘸月,望州卓锡应潮泉。”

  山门前。

  守山僧人认得老人,上前合十说道:“胡施主来了。”他看到阿叶,问道:“这位施主是……”

  老人笑道:“他是与我一起的。你只管向方丈通报便是。”

  守山僧人道:“那便请二位稍等,容小僧去通报。”

  今日前来此寺,老人并未带他的孙儿。

  当今崇圣寺方丈是红叶禅师,他极少出手,但江湖上对其实力也不能小觑,毕竟是义存禅师武学后人。

  片刻之后,去通报的守山僧人回来,说道:“请二位施主在禅堂稍候。”

  老人皱了皱眉,道:“不用了,我们直接去枯木庵便是。”

  说罢,拉着阿叶就要往进走。

  守山僧人抱歉道:“不好意思,胡施主,这是本寺方丈的意思,请您不要为难小僧。”

  言罢,只见从山门内冲出十几名僧人,手持僧棍,齐声呼喝“阿弥陀佛!”

  老人面色一黑,低沉着嗓音,道:“这是做什么?非要逼老夫出手不成!”

  他还未说完,便感觉到身后一股剑气迸发出来。

  是阿叶!

  老人心下惊叹,竟然将剑气练得凝而不发,厉害!

  守山僧人自然也感受到了这股剑气,手上不断变化法印,喝道:“诸位师兄弟,结护山大阵!”

  只见这十几名僧人跳上跳下,围成圆形将阿叶三人包围,僧棍在手中来回翻挑,看似杂乱无章的大阵,竟隐隐形成一圈金黄色佛光。

  老人嘴角微微抽搐,没想到今日进山竟是如此,这护山大阵虽然挡不住他与阿叶,但想要轻易破阵而出,也是十分艰难的。

  眼看一触即发之际,只听得一声佛号响起,结成护山大阵的十几名僧人收起僧棍,齐齐双掌合十,冲着山门躬身道:“见过方丈!”

  只见一名老僧不知何时出现在山门前,穿着袈裟,身形矮小,长得慈眉善目。原来竟是红叶禅师!

  “这位施主浑身血煞之气,如再不静心修身,终会魔障缠身不得好死啊!”红叶对着阿叶说道。

  阿叶对其不予理睬,老人身前老人说道:“红叶,没想到你修为又精进不少!但是仅凭你崇圣寺,也挡不住我二人!”

  红叶一旁的守山僧人道:“方丈!他们想要硬闯!”

  红叶摆摆手,说道:“了因,让他们进去吧,此事老衲自会处理。”

  了因点头答是,那十几名僧人又向方丈行了一礼,便在了因的率领下进入寺内。

  红叶走下台阶,来到老人面前,道:“胡瀅,你今日前来是为何?”

  阿叶听到此名,不禁多看了红叶几眼,这个名字知道的人可不多,想不到红叶竟然知道,只怕这崇圣寺并非只是一座寺庙那么简单。

  是的,老人就叫胡瀅,他的孙子自然是叫胡翰。

  胡瀅道:“老夫每年都来这里,你说老夫今日前来是为何?”

  红叶微微一笑,来到阿叶面前:“老衲猜想,这位施主是名震江湖的阿叶吧。”

  他并没有理会阿叶的断臂。

  阿叶看着红叶,老僧面色平静,依旧微笑着。

  胡瀅不耐烦道:“老和尚,今日那人我非见不可!”

  红叶笑道:“胡施主,你要见那人,老衲并不阻拦,但阿叶施主不能与你同去。”

  “你要拦我?拦得住吗?”阿叶忽道。

  “早就听闻快剑阿叶的名声,今日有幸见识,可是老衲的福气!”

  红叶此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即使动手,他也不会放阿叶去见那人。

  胡瀅见此剑拔弩张的局面,忙拉着阿叶往后几步,低语道:“看来是有人不想让你见。”

  那人牵扯太大,仅凭红叶还真拦不住阿叶硬闯,但是胡瀅怕即使打败了红叶,后边还会冒出其他高手进行阻拦。

  “这事恐怕与昨晚传递讯息那人脱不开干系,他很了解你的行踪!如果今日你非要硬闯,恐怕后果很严重。”胡瀅面色颇为严肃。

  阿叶知道胡瀅此言不假,他见那人,无非是要问几个问题,有关他身世的问题,今日不问,以后还会有机会,反正已经知道那人的所在。

  大局为重。

  “那你之后去哪里?”眼下这崇圣寺阿叶是进不去的,江湖之大,竟真的没有他可去之处。

  “阿叶,做哥哥的说句心里话。你又何必锲而不舍呢?如今你正妻被抓,你自己又身陷情网,剪不断理还乱,还是回去吧!”

  阿叶自然听得懂胡瀅说的是什么,他也没有反驳,他真的很无奈,也很迷茫。

  欧阳修说得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有些事情,是“心不由己”!

  好容易来到了这里,竟不到一日,又要离去。

  “我自有打算。”

  胡瀅知道阿叶不会听自己的劝。

  二人一前一后,又是离别。

  “阿叶不简单!”红叶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胡瀅望着阿叶下山的背影,叹道:“他注定是要与这天下为敌的。”

  一人对抗整个天下,他到底背负着什么,他到底有什么仇怨。

  红叶也不禁心中感叹,天下风波又起啊!

  回到县城中后。

  阿叶本想立即离去,却看到那倭人武馆前站着几位僧人,看着装并非崇圣寺僧人。

  只见武馆中出来那个猥琐汉人,与几名僧人低语几句,那几名僧人哈哈大笑,脸上也露出淫意之色,哪里有半分出家人的样子?看来这几个与倭人相互勾结,不知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阿叶无心理会这些事情,唐门招亲那件事自从昨晚知道以来,心中一直有根刺在扎他,似痛非痛,似痒非痒。他自己都理不清自己,又哪里来的闲情去理会这些事情。

  “我可是听说了!正月初二唐门招亲,可是邀请了师父师伯他们的!”其中一名僧人说道。阿叶何等内力,自然听得到。

  一听有招亲的消息,阿叶当即站立在那里,运起内力,当下再不分神。

  几名僧人闲谈,阿叶探听得原来这几名僧人是莆田少林的弟子,却是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

  莆田少林与嵩山少林并称南北少林,虽然江湖上一直以北少林为尊,但也不会因此小觑南少林。

  “听说唐门的千金乃天下绝色,尤其一身的魅惑功夫,谁要是娶了她,那滋味!啧啧啧!”其中一名肥头大耳的僧人笑道。

  那猥琐汉人虽在倭人武馆打下手,但对于江湖上这些事情还是不甚了解,但也知道他们在说一位绝美的女子。

  似乎为了讨好这几位和尚,他笑道:“可惜几位都是高僧,否则便也可以去那唐门讨一个女婿做做!嘿嘿!”笑容颇为猥琐淫荡。

  他们谈话越来越下流,阿叶越听越气,早就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脸上,竟然浮现出杀意!

  此时尚早,打掉这倭人武馆,也算件趣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