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快剑阿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大火

快剑阿叶 万叶实录 3060 2019.07.18 13:24

  太湖东岸,大火滔天。

  半个时辰前,阿叶和唐雪茵一起离开,随后儒生也离开了这里。

  锦衣卫秉承一贯的原则,将活着的陆家庄门人弟子一概斩杀,曾经富丽堂皇的陆家庄园,此刻已变成了尸横遍野的人间地狱。

  他们在院子中心的大屋中找到了苏州知府李为顺,李为顺在桌子底下藏着。从李为顺的口中得知,陆乘风这些年杀了许多人,他连同李为顺和盐帮帮主何占仁这些年一步步蚕食苏州地界的商铺钱庄,全部换成了陆家商号,而死的人没有上千也有数百。

  所以说,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人做的一切事情,都会有因果关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陆乘风死的的确不冤,陆家的弟子门人死的也不冤。

  李为顺注定不能活着离开这里,毕竟他已经知晓陆家灭门是锦衣卫所为,而圣上却不知道,太多的保证都不如彻底的死亡,只有死人才能永远的保守秘密。

  “我,我是,是朝廷命官!你不能杀我!”李为顺双膝跪地,满脸的惊恐。

  孟贤哈哈一笑,说道:“李大人,死在我们锦衣卫手中的朝廷命官还少吗?”此言不假,死在锦衣卫手中的朝廷命官的确很多,锦衣卫的诏狱中不知死了多少个像李为顺这样的官员。

  “李大人,大家同朝为官,我可以留你个全尸。”

  孟贤说着挥挥手,山来两个锦衣卫将李为顺带出了大屋,李为顺厉声大喊,但这个时候谁会来救他的命呢?没有人会来,他也只能这样死去,尘世的荣华富贵他再也享受不到了。他虽然这些年一直与陆乘风、何占仁一起做着杀人夺富的勾当,但从头到尾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真正的懦夫。

  “你这样杀了他真的没事吗?”纳兰明初还是觉得杀了李为顺不太妥当。

  孟贤说道:“只有杀了他,才不会怕有人告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是汉王的人。”说完,他略有深意的看了纳兰明初一眼。

  纳兰明初苦笑,皇室的斗争永远存在。

  他不知道孟贤是哪一方的人,但他既奉汉王之命前来灭门陆家,又杀了汉王的人李为顺,他到底是怕汉王呢还是不怕呢?

  其实不存在怕不怕的问题,这就是利益的交换,双方互利而已。至于孟贤到底是哪一方的人现在也不好揣测。有意思。

  苦笑之后,纳兰明初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

  锦衣卫与纳兰明初一同离开,离开前他们放了这把大火。

  大火将偌大的陆家庄园烧成灰烬,无数珍宝和富丽的建筑一同葬身火海,没有人看到,在熊熊火海的深处,有一位美妇,翩翩起舞,她的舞姿在火海中是那么动人,那么美丽。

  美妇不惧火焰的焚烧,她仍旧起舞,她的眼中饱含着泪水,在她眼前,已经不是大火漫天的场景,而是回到了她和陆乘风初遇时的那年,回到了她生下儿子的那年,那是些美好的年华,她含着泪,带着笑,沉浸在对美好年华的追忆中。火将她包裹,焚烧她的衣服、她的肌肤,直至最后,一躯黑糊糊的尸体重重倒在火海中,尸体的面部似乎仍能看见一丝笑容,诡异至极。

  大年三十,大火将陆家烧得不留一分,普天同庆的华夏佳节里,陆家却遭受了巨大的惨祸。按孟贤的话,从此以后,太湖陆家不仅是在武林除名,整个天下都没有了太湖陆家!

  一个武林世家就这样消失在世人眼中。可悲亦可叹。

  阿叶还是没走多远就松开了唐雪茵的手。

  “为什么松开啊!”唐雪茵似乎有些埋怨。

  阿叶说道:“我不习惯。”

  唐雪茵嘻嘻笑道:“那你就再习惯习惯好喽!”她主动牵上阿叶的手,温暖的左手。

  阿叶再一次的如遭电击,他的心狠狠地跳动了下,灰蒙蒙的双眼却有了丝丝暖光,但随即消失不见,又恢复如常。

  他还是挣脱了她的手,她撇撇小嘴,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那件事我们真的无能为力。”他自己都感到奇怪,为什么这样说,是他对陆家母子也有愧疚吗?还是他对唐雪茵有点愧疚。

  唐雪茵低下头,想起陆乘风儿子死去的样子,他才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呀!

  “这世上我们无能为力的太多太多,除了遗憾我们什么也做不了。”阿叶说道。

  唐雪茵点点头,阿叶说的不错,无能为力的事太多太多。

  就像寻找文萍一样,如果真的找不到又能怎样?世间还是那个世间,只不过是增添了两个伤心的人。一个是阿叶,一个是唐雪茵,因为阿叶伤心她也会伤心。

  他还真要让唐雪茵生不如死吗?他的那些狠话也是无能为力的表现,或许真的找不到文萍时,他反而不会伤害唐雪茵,毕竟妻子找不到了,伤害一个倾城美女也是无用。

  “瞧!大火!”唐雪茵看到陆家庄那里燃起的熊熊大火。

  “这火足以埋葬一切。”阿叶看着熊熊烈焰,不禁说道。今天看到的人,看到的事又让他感慨许多,又让他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他忽然间又想喝酒,很奇怪,最近一段时间自己想喝酒的欲望变得强烈起来,自己从前可是滴酒不沾啊!

  是因为苦愁的事太多了吗?还是预示着将要发生更多更多苦愁哀痛的事?

  “咕~~”一声怪响。

  唐雪茵的俏脸登时变得通红,她低下头说道:“我饿了。”之后气鼓鼓的说道:“今天起的那么早还以为能吃到好吃的,结果除夕大宴变成了杀人大宴,到现在一口饭还没有下肚!”

  阿叶说道:“今天除夕,客店应该都关门了。”他这时也觉得肚中饥饿,叹道:“只能去之前那家店了,碰碰运气。”

  两人便往几日前投身的那家客店走去。大火依旧在烧,幸亏陆家庄周围大片空地没有什么人家,不然这大火又得殃及到普通百姓家了。

  店,果然还开着,里边却是无人,只有店老板在柜台上打着盹,连店小二都回家过年了。

  原来,店老板也是他乡异客,在这里无故无亲,这年对他来说过与不过还有什么意义呢?

  叫醒了店老板,店老板见两个同他一样的他乡异客,大有几分“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连呼免钱免钱,说道这顿饭就算是他乡异客的安慰了。

  做的是南方的几道有名的菜。

  “那个锦衣卫很是维护你呀。”唐雪茵一边吃一边说话。

  阿叶道:“以前认识。”

  唐雪茵说道:“那和小文翰的爷爷相比,你和谁更熟一点啊?”胡文翰的爷爷可是个老顽童,怎么能与锦衣卫中的大人孟贤相比呢?

  阿叶沉默片刻,说道:“都是以前的故人,熟不熟的也与我无关了。”

  唐雪茵咽下一口鱼肉,说道:“叶哥哥,你这人当真是奇怪。”她想说的是别人还那么在意你,你却一直把他们当作过去的故人来看。她吃着鱼肉还要说这些话,嘴里含含糊糊的,虽然变了脸,没有了之前的那般魅惑姿色,但此时也显得有几分可爱模样。

  阿叶吃了几口便说吃饱了。虽同样是南方菜肴,但与文萍做出来的差的远了。萍儿,你到底在哪里呢?

  唐雪茵吃的肚子撑起来才算是吃饱,店老板在柜台那边都看得惊呆,一个姑娘家的怎么吃下这么多,反倒是旁边的那位俊朗公子吃的少。

  “没有打听到阮江帮的下落,接下来去哪里?”唐雪茵问道。

  阿叶心中其实一直怀疑那个儒生就是阮江帮的人,但也只是怀疑,他不能证明儒生就是阮江帮的人,而且此时儒生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跟踪也已然无用。

  “南京。”

  唐雪茵道:“要去金陵?去那里做什么?”她刚问出口,随即反应过来,阮江帮的总舵就在金陵啊!阿叶这是要直接去阮江帮的总舵要人啊!

  “他们那么多人,就我们两个硬闯总舵怕是不自量力。”

  阿叶十分平静的说道:“谁阻杀谁便是。”简单、粗暴。

  有的时候这种方法很管用,但有的时候这种方法会白白让人丢掉性命。阿叶以前这样做惯了,但他忘了以前他的身后还有数百个人,而现在他身后只有一个唐雪茵。

  唐雪茵不禁暗暗诽腹,但她看到阿叶俊朗的面庞时,突然大叫道:“有了!有了!”

  吓得店老板打了个激灵,直道这个姑娘吃饭吃的那么多,现在饭饱了还这么跳脱。

  “叶哥哥,咱们的脸还没有变回来,不如就用这假脸再混进阮江帮总舵如何?”

  阿叶一愣,而后反应过来,对呀,变的假脸还没有恢复过来,倒是可以利用这一点再混进去一次。

  只是说到假脸,唐雪茵又一次噘起小嘴,直嚷嚷道这脸到底何时才能变过来,刚刚还大叫现在又蔫了一般。

  “果然是你!”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自外边传来,阿叶与唐雪茵同时向外一看,果然是一个见过面的熟人。或许对阿叶来说,更熟几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