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快剑阿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首晚

快剑阿叶 万叶实录 3063 2019.07.10 13:51

  相比文家宅院来说,陆家庄简直大了其数倍,几乎一半的太湖东岸都是陆家庄园。

  进了那朱红大门,才能得见陆庄全貌,如果说文宅是一家之宅,那陆庄就是一族之府,水榭亭台,楼宇矗立,有古朴典雅之风,也有奢华瑰丽之形,一砖一瓦间无不透露着陆家财力的雄厚。

  那名弟子领着阿叶与唐雪茵二人穿过一个个小桥流水的亭子,穿过一个个回廊,终于来到了他们二人所住之屋。他们二人以兄妹相称,因此陆家给安排了两个屋子,所幸这两间屋子相互紧挨,即使出了事互相间也好照应。

  他二人收拾停当,既到了黄昏,也是吃晚饭之时,却有陆家丫鬟端来粥菜,都是些十分普通的米粥和菜肴。阿叶先是不解,既是年节大宴,又怎么让宾客吃这么普通的食物,后来随即释然,想来陆家使的“苦尽甘来”一法,先食普通饭菜,等到了除夕那天,才是真正的山珍海味、绝世佳肴了。

  他本来就不在乎这些食物好坏,只是身边站着丫鬟让他颇不习惯,即使以前在那里的时候,他也只是睡觉之时才召来奴仆,平日里可不喜有人侍候。只是这陆家既是武林世家,作风却与富商员外无异,哪里又像个习武世家了。

  他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忽地想到这些饭菜怕是不合唐雪茵的口味,又得大呼小叫起来,等了半晌也没听到隔壁房间有声音喊出,阿叶暗怪自己瞎想,怎么忽然想起这事来了。

  周围房间里也无宾客嫌弃,想是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因此知晓其中规矩。

  陆庄门外,还有长长的队伍等候进庄。陆家每年的年节大宴就可以聚集半个多武林豪杰,江湖上每年此时才能热闹一番,像是什么英雄大会,武林大会之类的,已经好久没有开过,犹记得上次武林大会还是反元起义之时,那时候武林以明教为首,后来大明一统天下,明教不知怎得莫名其妙消失,江湖上便以少林武当为首,靖难之后,武当的地位却是一日千里,与千年大派少林平分秋色。

  只是江湖武林,与朝堂本质上一样,武林是武人豪客的江湖,朝堂是文人阴谋家的江湖,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武林又与朝堂有何不同了?

  一顿饭,却让阿叶想起许多,感慨许多。人这一生有太多的无可奈何,有太多的无能为力,而人与人之间又相互为难,又将许多的无可奈何强加于对方身上,甚至强加于更多的恩恩怨怨。

  夜,来了,月,挂起。

  陆家有陆家的规矩,过了酉时就不再迎客,这些排着长队还没进来的人都在庄外就地睡下,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这本是江湖豪客浪迹天涯,肆笑平生的常态,现如今竟甘愿为了一个年节大宴而情愿这样做。

  陆家办年节大宴,为的是炫其财力,耀其世家之风,而那些受邀前来的武林豪杰为的是面子,不知何时面子、名利、虚荣竟将江湖侵蚀,或许这些本来就一直存在,毕竟江湖也是人为主体,而人,熙熙攘攘,不就是为名利奔波吗?

  以前的阿叶或许就是为别人活着,他会为了名与利杀人,自入江湖之后,他用剑,杀人,可却不是为名与利而杀人,只是为了命,保命,或者是做出了对的事,他认为对的事。

  这样的夜,他经历许多,孤寂,伴随着他,只有那柄剑伴随左右。这样的月,他也见过许多,在此前许多这样的夜里,这样的月下,他在杀人。

  但他还是孤寂。丫鬟早就拿着饭碗离去,他推开门,终于看到了他见过许多次同样的月。

  “吱呀”紧挨的房间的门,打开。

  一个小巧的身影闪了出来,唐雪茵穿着他买的粗布灰衣,宽大,让她显得更加娇小,虽然此刻她变了容貌,但还是令阿叶心中一跳。她宛如月下的精灵,娇小可爱。

  “叶哥哥,你睡不着吗?”她走到阿叶身边,说道:“我也睡不着。”

  阿叶不禁问道:“你以前从未出过远门吗?”

  唐雪茵点点头,道:“是呀,这次还是背着爹爹出门的。我听说江南有许多好玩的地方,所以便来到这里。谁知好玩的没有见着,却遇见了你。”她声音越来越低,其中情意却是越来越浓。

  阿叶怎么听不出来,只是他不能、不愿接受她的情意。他从前不给女子承诺,可后来给了文萍承诺,对于唐雪茵,他的内心深处或许是有心动,但也局限于内心。

  “嗯。”阿叶轻轻嗯了一声,不再言语,而她也没有再说话,只是身子微微移动,离他又近了几分。

  他们都在看着月亮。

  “喂!小爷要的姑娘呢?”不知哪个门下的弟子,竟在夜间大声嚷嚷,只是为了要一个陪他睡觉的女人。阿叶与唐雪茵寻声望去,只见房屋间相隔的小湖对面一个房间亮着灯,一个穿着汗衣(古代睡衣)的青年男子站在门外,一手叉腰,大声嚷嚷。

  这里房屋左右都连着长廊,有陆家门人弟子专门侍候,他们纷纷前来赔着笑脸,劝说无用,一个机灵点的陆家弟子向庄园深处走去,果然带着一个中年男子前来,那中年男子一身华服,华服上边竟还绣着一只红蟒!

  阿叶看到此人微微冷笑,心中不知想到了什么。

  那华服中年男子一脸笑意来到那纨绔子弟身边,说道:“公孙公子,怎么又要姑娘了?前日里不是给你送去了小翠姑娘吗?”看来这个公孙公子已经在陆家住了几日了。

  那公孙公子摆摆手,说道:“那种女子太嫩,哪里懂得床上的诸般好处?我好容易调教几分,还是不尽我意,今早就把她打发走了。”

  华服中年男子听得此言,笑道:“早知公孙公子风流,谁承想竟还有如此癖好。只是我们陆庄却无那种擅于床上技艺的妇人。不过庄外不远有一怡香楼,其中老鸨可是经历丰富至极,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怡香楼老鸨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妇,长得倒也不是太丑,但体型肥硕,陆家众弟子听到都忍俊不禁,那公孙公子本来一听,以为是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脸上已显出淫相,但看到周围一遭陆家弟子的脸色,他也才意识到不对,于是破口大骂道:“好啊!没的消遣本公子来了!”

  那华服男子此刻也脸色严肃,说道:“公孙孝!你不要以为自己是昆仑派掌门之子就能为所欲为!这里是陆家,希望你搞清楚。”

  原来这公孙公子乃是昆仑派掌门的儿子,难怪能这般,只是这位华服男子在陆家地位也不低,他也不惧公孙孝背后的昆仑掌门。

  “哈哈哈哈!”银铃笑声在阿叶耳边响起,唐雪茵指着那公孙孝笑道:“你瞧他的脸,整个猪肝色脸,哈哈哈哈!”

  本来就相距不远,她的笑声自然都被听到,那公孙孝狠狠地冲阿叶这边瞪了瞪,之后又瞪了瞪周围陆家弟子和那华服男子一眼,便转身进了屋,“砰!”屋子被狠狠地合上。

  华服男子遣散众弟子后,向阿叶唐雪茵二人微笑示意,只见他左脚踏出,从对面直接踏着湖面而来,这个小湖是圆形状,周遭盖着房屋,因此小湖只是观赏之用,不是很大,很深,一般武林人士都可踏此湖面过来,因此也没有什么惊讶。

  只是他怎么会朝这边过来?

  “两位好雅兴,在此赏月吗?”

  阿叶说道:“赏月无碍吧。”

  华服男子哈哈笑道:“自然,自然。这天边明月是天下之物,不是陆家之物,自然赏得。”

  他到了这边,见阿叶衣着普通,但五官俊朗,又看他右臂缺失,以为是个奇人,所幸阿叶的剑被长布包裹,又在屋子里面放着,不然华服男子见了会更加吃惊,左手用剑,哪能不吃惊呢?

  “你们陆家又有什么宝贝还赏不得了?不会是那个小翠姑娘吧?”

  华服男子面色微变,眼中流出一丝狠意,见说这话的正是刚刚大笑的女子,于是笑道:“宝贝是要由懂得它的人赏的,天下人之多,天下宝物之多,可不见得人人都会鉴宝赏宝。若是不懂,观赏了也是无用。”

  唐雪茵撇撇嘴,似对华服男子的一番言语不以为然。

  华服男子笑笑,心中却暗道可惜。原来他见唐雪茵身子娇小,一双大眼明亮可人,只是五官却平庸至极,因此暗道可惜,但他无论怎样也想不到,这是个假脸。

  阿叶不想再与之聊下去,转身就走,唐雪茵说道:“他向来如此。”也转身进了屋。

  那华服男子也不怪阿叶无礼,笑了笑,却不急于离去,他抬头看了看天,天上的月亮恰巧被乌云遮盖,他在月光下的影子也消失不见,他又低下头看着阿叶与唐雪茵二人的房屋,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旋即,他又看向对面公孙孝的屋子,眼中狠光乍现,随即不见,和他的人一样,消失在庄园深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