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快剑阿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闻讯

快剑阿叶 万叶实录 3073 2019.07.30 21:43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无法从失败中起来,那就意味着你将永远倒下,心,倒了。

  田必微是输了,是失败了,他很震惊,很绝望,但同时也很懊恼。懊恼自己不该失去理智,懊恼自己不该莽撞出手。但是他震惊之后,绝望之后,理智又回来了。

  他站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杀我?”田必微复杂的看着阿叶。

  阿叶道:“我不想杀你。而且,你又何必去死呢?”死,很容易,但是活着不好吗?谁又想死呢?又何必去死呢?

  田必微叹了口气,冲着阿叶深深鞠了一躬,心甘情愿。

  “只是我很好奇,你又何必用张假脸呢?是要隐藏自己么?我藏了这么久,知道一个道理,换脸是无所谓的,重要的是你自己要忘记你自己是谁。”田必微说道。

  “什么?他用了易容术么?”赵川云惊道。

  田必微点点头:“那个女子可是唐门中人,我想依你的眼力都没能看出易容,可见这不是简单的易容术,想必是服用了什么特殊的药物!”

  唐雪茵走上前来,无不得意道:“那是!我们唐门用药天下无双!谁又能强得过我们呢!”

  阿叶道:“我为什么要隐藏自己?不过是药物作用罢了。”

  田必微苦笑,他知道阿叶说了假话,如果他不想隐藏自己,又为何不去面对以前呢?他既然能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见他以前身份定然不一般,但是如今沦落至此,不是逃避是什么?还是说他厌倦?

  田必微只能猜测,但他还是觉得阿叶说了假话。

  “现在,可以告诉我总舵的位置了么?”

  “你要找你妻子么?”田必微道,“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们阮江帮没有掳走你妻子,我们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阿叶横起的剑,缓缓落下。

  “但愿你说的是真话。”

  赵川云笑道:“阿叶,我们阮江帮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但是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可以向你保证。”

  阿叶再次看了他们二人一眼,而后转身离去。

  唐雪茵紧跟其后。

  破庙之中,就剩下田必微和赵川云二人了。

  “我实没料到,那女子是唐门弟子。”赵川云抚掌说道。田必微道:“我也是路上偶遇,原本想诓骗她,借她之手问出剑经下落。现在看来,她竟以倾心于阿叶了。”

  赵川云笑道:“我看那阿叶虽然冷冷的,但对那唐门女子还是挺上心的。”当下就将昨日他们捏泥人的事情给讲了出来。

  田必微听完之后,叹道:“我看未必,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阿叶对他妻子十分上心,不过被他这么一问,我倒是知道一些事。”

  赵川云忙道:“什么?莫非你见过他妻子?”

  田必微苦笑一声,当下将那晚在十里亭所遇之事一五一十给赵川云讲了出来。

  赵川云听完之后,也是一脸诧异与惊愕:“怎么会这样?难道……”田必微道:“应该是这样没错了。天下看似平静安稳,实则早已风起云涌,只希望咱们无事便好。”

  “只要有人,只要我们身处江湖,怎么可能无事?流血是必然的,也是必要的,但是咱们不能做无谓的流血。”

  只要你在江湖之中,就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了。不管因果如何,轮回终究会有自己。

  …………

  应天府除了死因之外,对这两具死尸一无所知。

  应天府府衙。

  知府大人在思考这两起命案之间有没有联系,是什么人杀的,是仇杀?情杀?还是为财而杀?

  一个戏子一个外乡人,身上钱财都在,不会是为财而杀,那是情杀了?但是一个老人,应该不可能,又一个唱戏的,谁会看上他呢?

  那就只剩下仇杀了。

  通过对戏班的审讯,也得知这个戏子平日里老实本分,也没有什么仇人。即使真是仇杀,突然间出现两个尸体,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联系呢?

  知府大人可真是愁死了。

  值班捕头跑了进来,因为儒生尚在一旁,捕头贴在知府耳旁小声说道对:“大人,…………”

  “什么!”知府大人身子一震,手中的茶杯也差点端不稳,茶水洒了一地。不知捕头给他说了什么,竟让他这般吃惊。

  捕头躬身告退,知府放下手中茶杯,对一旁的儒生说道:“方博士,本官刚刚得到消息,太湖陆家满门被灭,一把大火什么都不剩了!”

  “什么?!”方博士也是一惊,张大了嘴惊得说不出话来。

  “陆家在江南武林中可是巨擎一般的地位,现被灭门,对朝廷来说也算是件不错的事,但是陆家家主是苏州府参将啊!”他是应天府知府,大明南京的治安总长,这些事还是知道的。但是死了一个虚职的参将,也没有什么,重要的是捕头还告诉他另一件事。

  “苏州府李为顺也死了!”

  “他也死了?!这怎么会?”方博士惊呼:“那可是朝廷命官啊!一府之首啊!”

  知府也无不沉痛道:“平日本官与李大人私交也还不错,万料想不到他会惨死于大火之中,本官一定要找出这些凶徒,为李大人报仇!”

  他神情激动,不知是真要为李为顺报仇还是他自己也在害怕,毕竟金陵两起命案,又加上刚刚才得知的陆家灭门一事,这三件事发生的时间也太过凑巧,他不想没关系都已经有关系了。

  “大人,监中还有一些事情要下官处理,下官就先行告退了。”

  知府被这些突如其来的事情搞得不知所措,也就起身恍恍惚惚的道:“那就博士慢走,本官就不送了。方博士呀,案子你也要多费心费心啊!”

  方博士忙道:“一定一定!”

  二人又客套几次,方博士终于离开府衙,回到了国子监中。

  阿叶与唐雪茵重新回到客店之中。

  “叶哥哥,你真相信他们吗?”

  阿叶放下包着剑的布裹,说道:“我不知道。”

  唐雪茵一愣,说道:“总之是不要放弃!我们找到他们的总舵,到时候进去查探一番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她边说边走过来坐在床沿上。

  阿叶转头望着唐雪茵,说道:“你变了。”

  “什么?”阿叶的话让唐雪茵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的脸变回来了。”

  唐雪茵大喜:“真的吗?哇,太好了!”她忙掏出镜子,果然看到自己的脸已经恢复到本来的样貌,那般倾城容颜。

  难怪他们从破庙出来之后,往客店走的这段路上那么多人往她这里看,原来是被美丽容貌所吸引。

  应该是破庙到正街上有那么一段无人路程,在这段路上她恢复了过来,想来变回以前的样子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就变了回来。

  她再看看阿叶,却仍是那样,还没有变回来。

  难道男女不同?

  还真是男女不同。男女体质不同,一阴一阳,所以药性对他们的影响也就不同了。应该再过半日或是一日,阿叶也便恢复过来。

  阿叶看她美丽动人的相貌,犹如初见她时那般的心动。

  他忽然说出了一些话,他自己不该说的话。

  “以后出门拿片丝巾把脸蒙上吧。”

  唐雪茵放下镜子,疑道:“为什么?”可随即她不知想到了什么,霎时羞红了双颊,低声细语地说:“你不要外人看我的样貌么?我,我听你的就是了。”

  她的这般小女儿姿态,着实叫人着迷与心动。

  阿叶也不知为何自己要说出那样一番话来,他想开口拒绝,但心底里有一个声音,劝说自己这样很好!自己不就是想这样吗?

  他看着唐雪茵,不知在想些什么。

  ………………

  秦淮河边热闹依旧,只是戏园子这边倒是少了几分人气。官兵衙役依旧把守在那里。

  纳兰明初几乎是与阿叶唐雪茵他们同时踏足金陵的。这发生在戏园子里的事他也听说了,同样从河边捞起一具死尸的事他也听说了。

  他就想去看看那两具尸体,因为他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尸体已经在府衙停尸房中了,但是他要进去还是十分容易。毕竟,他是京师纳兰家的人。

  经过夫子庙,又穿过几条繁华街道,他终于来到了应天府府衙门前。

  他抬腿就往里走,还没走上台阶,就被守门的衙役喝止:“干什么的?要击鼓鸣冤鼓就在下边!这里什么地方,能随随便便让你进去?”

  纳兰明初笑道:“听闻金陵发生命案,我想进去瞧瞧尸体。”他一笑一语间,竟是丝毫不将这几个衙役和应天府府衙放在眼中。

  一个衙役道:“嘿!你别以为你腰间别了把剑就当自己武功无敌了!哥几个收拾你还是妥当当的,赶紧滚蛋!”

  他瞧纳兰明初长的俊朗,身上衣衫也都是上等布料所做,以为是个花拳绣腿的公子哥,但是他怎么能料到这位可是纳兰世家的公子呢?

  纳兰明初笑道:“我不与你们计较,我只不过是想看看尸体,若是信不过我,可以跟着我。”

  众衙役听他啰嗦,见还不走,都觉得此人是故意来找茬的。于是纷纷摩拳擦掌,相互使一眼色,就要上前来揍纳兰明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