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快剑阿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骨肉残杀

快剑阿叶 万叶实录 3082 2019.07.16 14:01

  “乘云,大哥求你!你让开吧,让他们杀了我,杀了我你嫂嫂和侄儿就平安了。”

  看着跪地乞求自己的兄长,陆乘云的心一点点破碎。

  “大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言下之意竟是不会让开。

  陆乘风一下子跳起,吼道:“陆乘云,你好狠的心啊!”陆乘云苦笑道:“大哥,难道你还没有看清楚吗?他们说饶人性命真会饶吗?锦衣卫是什么货色我再清楚不过了。”后面这句话是对孟贤说的。

  孟贤也不恼他,嘿嘿笑道:“陆护卫,没有看清形势的是你吧!到了这时你还护着陆乘风,当初他杀御史时可没有想到你!”

  御史?

  陆乘云一脸惊愕地看着陆乘风,说道:“大哥,御史是你杀的?”

  陆乘风狂笑道:“是我杀的!那又怎样?”他一脸狰狞:“倒是你,我真没想到,都那样了汉王还要留着你!你有什么好,论武艺我何时差过你?”

  武艺,陆氏两兄弟或许谁都不差于谁,但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他武艺的高低,而是人品心性的优劣。

  “为了一己之私便谋杀朝廷御史,他日也会出卖汉王,你以为汉王为什么留下陆乘云?只因他不会出卖汉王。”孟贤道。

  故事在孟贤口中缓缓说出。

  前因。

  距今八年前,也就是永乐十三年,那时陆乘云已经是汉王的护卫首领,而陆乘风正积极谋划如何进入朝廷,恰好此时京城督察院(南京,此时尚未迁都)一位御史无意间发现汉王意欲不轨的痕迹,但汉王耳目通广,这事也被汉王知晓,想杀此人灭口,但毕竟是朝廷御史,为求日后不东窗事发,他想寻一位江湖人士替他了解此人。

  恰逢此时李为顺秘密进京替陆乘风谋求官职,这李为顺也不知是何缘故,八年来在苏州府知府一职上竟是不上也不下。汉王顺水推舟,让李为顺告知陆乘风,若是他能杀掉这位御史,一官半职便不成问题。

  于是,御史死了,陆乘风杀的。这是双方利益的交换,但并不是双方都得到了他们先得到的利益。

  陆乘风如愿以偿,不久之后成了苏州府参将,虽是个虚名,却也使得他颇为自得。而汉王毕竟作风不良,不轨意图昭然若揭,并不是死了一个御史就能让他继续妄为下去,相反不如他所愿,一位御史死亡,激得朝中大变,圣上早已发现汉王不轨之举,借此事彻底打压其势力,不仅将他谴回乐安封地,并且还撤其三大护卫中的两卫,只留一卫,就是陆乘云任首领的那一卫。

  “孟兄,按理说来当时圣上并没有实质性证据呀。”纳兰明初道。

  孟贤笑道:“不错不错。但是明初你想,陆乘风在京里杀人,杀的还是一个御史,真当我们锦衣卫吃干饭的不成?后来我们一调查,再联系汉王府中的动静,就查出是他陆乘风所为。”

  “当时是他,”说道这里,孟贤停了下来,脸色突然黯淡下去,他怎么了?这件事又令他想起了什么吗?是想起了一件事还是一个人?

  “后来呢?”陆乘云在问,他想知道中间的隐情,一切他所不知道的。

  纳兰明初上前拍拍孟贤的肩膀,似鼓励似安慰,更像是两个同为沦落人一样,我懂你。

  孟贤微微苦笑,而后继续说道:“当时我在锦衣卫中品阶较低,是另一个品阶高的锦衣卫去面圣,将我们所查到的悉数告诉了圣上。后来圣上便召见了陆乘风,但这些都是秘密进行的。”

  “再说呀,还有呢?”陆乘云忙问。

  “乘云,何必难为孟大人呢?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为兄告诉你吧。”此时陆乘风说话声都是阴阳怪气起来。

  “的确,圣上秘密召见我,他让我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于是我便都说出来了。哈哈哈哈,汉王被遣返,护卫被撤,原本我以为那样就彻底赢了你,没想到你还是留了下来,还是护卫首领。不过也没关系,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哈哈哈哈!”

  “大哥!”陆乘云脸上神情是震惊,是痛苦,还有悲哀。

  他为救大哥,甘愿放弃性命,放弃护卫首领,舍弃了忠,但是他大哥呢?出卖汉王,那是不忠,残害武林同道家眷,那是不义,心胸狭小,一心要害亲弟,那是不仁,如此不忠不义不仁之徒,他还有理由再守护下去吗?他现在宁愿此人死在自己手中,也不能让他苟活。

  “大哥,何苦呢?”

  “何苦?你知道吗?当我进入皇城的那一霎那,我才明白什么才是人间极乐,什么才是人间富贵。于是我就暗暗下定决心,即使做不到帝王那般,我也要享尽富贵!你瞧瞧,这偌大的庄园,这富丽的建筑布置,每年的除夕大宴我都力求极致,力求比父辈们做的更好更贵,现在这些都做到了!哈哈哈哈!”陆乘风狂笑起来。

  原来,他最初只不过是想与弟弟比一比,直到面圣的时候,他的心才发生巨大变化。这世上最诱人的无非就是权力、财宝和美女,而这三样东西在一个人身上时,那个人就是帝王。

  陆乘风看到了做帝王的快乐,他也想要这般快乐,但这天下不是他陆家的,他做不到,他只能模仿,但不是所有的都可以模仿。

  “大哥,昔日爹在世时,曾说过‘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你犯的错太大太大了!”

  陆乘风嘿嘿冷笑:“你要弑兄?”陆乘云说道:“我们陆家毕竟是武林世家,家中出了败类也要由家人亲自动手。”

  亲自动手。

  孟贤倒也乐的清闲,在这里就看看他们两兄弟谁会输,不论结局如何,陆乘风的命他是要定了。

  他们都没有用兵刃,陆家祖传“落英神掌”,此刻在两人手上同时施展出来。

  “落英神掌”使出来姿态优雅,招式却颇为繁多。陆乘风如一只疯虎一般,双掌上下翻飞,出招迅捷狠辣,是毒辣间透露着一丝优雅;而陆乘云如一只仙鹤一般,对掌间竟丝毫不失优雅之风。

  此时红日当空,即使这是南方,也是极为罕见的冬季阳光。时不时还能听到几声鞭炮声响,“劈里啪啦”,满是过年的喜悦节奏。

  外面是祥和的、喜悦的浓浓年味,这里却是兄弟搏杀、血亲相残的浓浓血味。

  莫大的讽刺的是,外人还在羡慕陆家庄中大宴的盛况,只有庄内人和刚刚出去的群豪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盛况再也没有了,陆家也很可能就要没有了。

  “砰!”二人双掌在空中相互碰撞,同时落地,向后退去。

  二人不相上下。

  “陆护卫,还行么?杀不了本人可以代劳。”孟贤的声音在陆乘云背后响起。

  陆乘云深吸口气,说道:“不劳孟大人费心,我陆家的家事不须外人插手。”说罢,又冲上去与陆乘风相斗。

  “爹爹!”“乘风!”

  却见从院落南边的回廊拐角处走出来一个中年美妇和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这是陆乘风的结发妻子和他们的孩子。

  见到妻儿,陆乘风在对招间大喊:“你们来做什么?退下!还不快走!”

  那美妇带着哭腔:“死了人了,好多人都死了!都是官府杀的!”

  陆乘风虚空一掌劈向陆乘云右肩,陆乘云尽力一躲,陆乘风看准空当没有再出招,而是向后跃去。

  “陆庄主?怎么不打了?唉,我是怕你分心才让手下人把那些喧哗的弟子给杀了。不过你的妻儿我可给你留着。”

  “孟贤!”陆乘风吼道,他虽明白今日无论如何陆家难逃一劫,但这些年来招入的门人弟子顷刻间就被屠戮殆尽,他怎能不心痛,毕竟也是半生心血啊!

  公孙孝见到美女是不要命的,他见这美妇虽是中年,但相貌俊俏,身形也如少妇一般,哪里像个成亲数年的妇人了,他淫心顿起,张牙虎爪地就要扑过去,不顾半分昆仑掌门之子的脸面了。

  岂料他刚要扑过去,果然是“噗通”一声,自己却又摔了下去,这次是起也起不来了。在场都是高手,都看出他是中了毒,不过不是致命毒,只不过是令他全身僵硬、使不出气力几个时辰而已。只是是谁下的毒呢?在场几人中谁是用毒的高手呢?

  孟贤,纳兰明初和儒生相距较近,他们若是动手相互间必定都有所察觉,应该不是这三人,陆乘风与陆乘云更不可能了,他们之前一直打斗,哪里来的机会会下手?

  现在就只剩下离他们都较远的阿叶与唐雪茵了。

  几人都注意到了阿叶与唐雪茵两人,尤其是纳兰明初、儒生和陆乘云三人。

  孟贤皱了皱眉,招来两个手下,说道:“将这人抬了下去!”

  上来两个锦衣卫将公孙孝抬走,公孙孝虽心有不甘,但他又知道陆家今日一过就算完了,心底里还是有那么一点高兴。这种人当真是无耻至极。

  “你做的?”阿叶淡淡的声音响起。

  唐雪茵心中一跳,低声说道:“你没看他那样,自那位夫人一出来就一直盯着,真是老幼都不放过。”

  “那你该杀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