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万古神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扶桑刀士

万古神刀 旧年故雨 2897 2018.07.12 16:30

  三日后,石城武道穹顶内,熙熙攘攘的人山人海围着中央一块圆形巨大宽阔的石场落座。石场上头是一块巨大透明的水晶遮住巨顶,别无特异,石场内可以容坐近千人,可见之庞大。

  围绕在观战台下的墙壁下,有一扇扇小铁门,共计八扇之多,分应八卦方位,乃是预赛之人通行的过道。此时,隔着一堵十多尺后的精钢铁墙,完全隔绝了外界的声音,一间间单独隔开的小房间里是参加今岁武道大典的各路好手。

  唐细凤被分配在最末的房间里,洛卿儿坐在他身边,汐汐则是站在门口张头张脑的朝外看。过了好一阵子,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条凳上甩着腿道:“这邪神冥皇城的武道大典好像没什么厉害的角色,看了这半天也没一个看得上眼的,看来你摘得魁首似乎是件容易的事。”

  唐细凤道:“心浮气躁的人总会露出破绽马脚,无论是在战斗中还是等候室里。真正的高手从不喜欢在赛前抛头露面,反之能够在你面前晃来晃去的,的确,都是酒囊饭袋。”

  汐汐被唐细凤这一顿说教弄得好不开心,板着小脸道:“等你打败了所有对手,再来教我怎么甄别谁是高手谁是小脚色。”

  唐细凤微微阖起双目,入定去了,体内北冥玄功内力平顺流淌,各处玄关灵窍内真气也都进进出出,潜蕴着绝大力道。

  此时,石场内突然想起一道欢呼高涨的声浪来,随之主持武道大典的人退下场去,从东西两扇打开的铁门走出两个人来。

  东边门首处,立着一虎背熊腰,膀大腰圆的彪形大汉,面似锅底,海下一部络腮胡须,一道刀疤从左眼一直延至右唇角,望去颇多凶悍之气,背后插着两把数十斤重的开山斧。

  西门首处,则是一精瘦骨削的男子,眉骨高突,两颧峰耸,一身宽松旧蓝布长衫,领口半敞,袖口裤腿都扎束得紧紧,双拳背后,发束脑后。这人身形瘦削,可是面气勇武,骨相不凡,一双大手却有蒲扇般大,显然是练习外家拳掌功夫的内行。

  这两个当头照面,个个提手作礼,各自通下姓名,即已作势欲斗。那糙形大汉,反手从腰后抽出来两把开山斧,威风如猛虎,把两把开山斧互相搓了一搓,火星直冒。

  笔直立在对头的削瘦男子两撇八字胡一抖,双足微微分开,力拔于地,吐气开声际,隐若鼓擂。双掌暴捏成拳,骨节分明,咯吱咯吱的一阵微响,两拳交错于前,看他吐纳之间颇有章法,可见内力调配更是有着独到造化。

  彪形大汉长喝一声,直若雷降,绰起双斧就来抢攻,整座武道穹顶都震得山响。大汉使的是一路劈山斧法,一共九式,皆有万夫不当之威,只见彪形大汉一斧斜劈过去,带起一阵劲风,将削瘦男子的八字胡刮起,可见斧上力道究竟有多大巨大。

  孰料,这削瘦男子连动也未曾一动,依旧立得笔直,只在斧刃行将砍中自己咽喉之时,右步抢上,左臂倏地的磕开大汉握斧的手,右拳黄芒一闪,亮似明霞,一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轰击大汉小腹上。

  大汉少说也有两百斤上下之重,可是却被这精瘦如柴的男子一拳轰开八丈多远,口喷鲜血,小腹下的气海业经受到了重创,登即脸色发白起来,极是虚弱。那削瘦的中年男子,朝大汉欠身施了一礼,霎时围观战斗之人无不连声喝彩,大声呼好。

  武道穹顶上所举办的历届武道大典都无固定抽签仪式,都是将铁牌混在一处,随即抽取。正因如此,有的时候,一天下来都不曾比过一场,而有的人则是连比数场。无论哪种都是极不公平的,也正因如此,敢来参加武道大典的人必是万中无一的顶尖高手。

  由于邪神冥皇城地处唐室中原与西蜀灵山圣地的交通咽喉,自属要冲之地,来往中多有奇人异士,实力独步的高手。其中多数人都是因慕邪神与冥皇两大势力而来,尤其在这武道大典上能够拔得头筹的话,今后自有无限富贵荣华享受,所以武道大典无疑是顶尖高手的试炼场,更是邪神与冥皇两大势力的点将台。

  第一天石场上连续进行了十一场战斗,唐细凤却一次都没有被点到,三人中最不高兴的就要数汐汐了,一直闷闷不乐的走回客栈。匆匆用罢晚饭后,唐细凤就回了房间,翻开【玄阳逆生诀】开始修炼第一重境界内功境界。

  玄阳逆生诀乃是紫霞海老仙生平绝技,在其兵解飞升之后,经历了诸多事端后这本秘籍竟然被唐细凤收入囊中,说来也是一桩极大的缘分。唐细凤褪下周身衣衫与长靴,盘膝而坐,翻开秘籍看了第一重九阳归元境,依诀炼去。

  这玄阳逆生诀乃是依循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法之玄深至理的玄门正宗秘籍。尤这第一重境九阳归元,乃是将毕身真气凝实,与神合一,气通天地的精妙诀法,对于唐细凤这样本就弟子较厚,功行为高的最是适宜。

  倘若功行过高过低,都无法使真气凝实,功行过高真气充溢,就相当于米多锅小,根本有心无力,而功行过低,则类似溪中捞石,徒费气力。唐细凤太虚境六品,功行正是合适,所以修炼起这门神功来更是得心应手,进展神速,真气与日精湛浑厚。

  堪堪一夜过去,唐细凤自坐炼中醒转,顶心处一团轻烟聚而不散,恍如白雾,袅袅盘旋,内视气海之内真气如龙,动卷生雷,万钧之势显于细微之间,更似有低低沉沉的龙吟之声传出。唐细凤摄定心魂,意念归元,慢将玄阳逆生诀心诀收止,顶心处的白色雾气才行散去。

  因有比赛的缘故,三人均是早早就用完早饭,去武道穹顶里的小房间里候着。石场外依旧喊声热烈,大肆喧阗,沸声盈耳。而唐细凤坐在凳子上,耐心守候,等着有人从门外进来,点自己与人斗上一场。

  果不其然,唐细凤又在守候室内枯坐了一日,把个汐汐急得差点要踢破门,幸亏为唐细凤出言拦住,可汐汐却是手叉腰,斜仰着头,朝道:“你知不知道惹恼一个女人的下场?”

  唐细凤眉梢一挑,不由笑出了声道:“你还是个小孩子,不算是女人。”

  汐汐显然并不服输,依然犟口道:“那以后长大了,不就成了女人了嘛。”

  洛卿儿喜汐汐的机灵敏捷,从心底里有一股子不服输的韧劲,这倒是与自己颇为相似。虽然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可是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可以被杀死,但绝不会被拖垮,后来发现越长时间的接触,就越发现汐汐身上有着自己的影子,有些地方更是简直像得出乎意料。

  又是枯等了一日过去,唐细凤水磨的性子,不急不躁,依旧回去客栈。用完了饭,就自己回修炼玄阳逆生诀,短短三日,唐细凤已是将第一重境界九阳归元炼得独具火候,功臻圆满。

  直至第四日,守候室的门终于被敲响,咚咚咚,汐汐急冲冲的就去开了门。打开门,是一个身材中等,相貌无奇的男子立在门外,手里那处一枚铁牌,手上捧着一本薄薄的花名册,看来一页,口中念道:“唐细凤。”说完,头一抬,朝汐汐道:“你叫唐细凤?”

  汐汐狠狠瞪了她一眼,把身子让开,朝里面一指道:“那个坐着的,闭着眼睛的才是。”

  唐细凤听后缓睁星目,应声道:“在下便是唐细凤。”敲门那人见道:“轮到你了,快随我前去。”唐细凤长身而起,朝洛卿儿道:“在此好好守着,照看好汐汐,我去去就来。”

  敲门人引在前头,唐细凤跟着步随,走在一条两壁都是铁浇钢铸的小径里,渐渐可以听到外面的吵闹声。豁然眼前一亮,唐细凤迈步走出,双耳立被如潮的喧闹声充斥。

  唐细凤站在西南处一扇铁门门首下,而与之遥对的东北处,也是立着一个人。那人身形结实魁梧,一身阳纹绸布中衣,外罩无袖布甲,相貌果狠,胡须沧桑,双目如电,一手握着腰间一把剑刃微翘的黑漆打刀。

  唐细凤目光一震,心中暗道:“想不到在这邪神冥皇城里遇上神符师已是天大的罕事,不料今日又是遇上了倭国武士,当真是奇之又奇。扶桑之地,远在中土海外,遥隔重洋,却怎会在此遇上,观他气宇,决非易与之辈,看来今日算是遇上对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