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宇宙仙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对薄公堂

宇宙仙兵 三苕 2813 2020.03.24 11:28

  当他们在剩下的几张椅子上落座后,黑雷环视一周继续说道:“九月十七日下午,下班后我在香樟林停车场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小朋友,孤儿院的皮猴和虎妞。他们是孤儿,非常乖,也非常上进。他们是在等我。虎妞把我送给她的课外书看完后竟捧着字典从前到后一页一页当课外书阅读,并且津津有味。而皮猴则把我教给他的几个武术入门动作及耐力慢跑训练当做常规动作一遍一遍大量重复,导致他肌肉严重拉伤,甚至步行都困难!”

  “我把他俩带到诊所,用针灸及按摩帮皮猴缓解了疼痛。而他们的活泼可爱乖巧懂事让初次见面的我母亲心生怜爱,就让我带着皮猴去孤儿院向嬷嬷请假,邀请他们到我家做客一晚,而我母亲则带着虎妞去市场买了一些食物和几套他们的衣服!”台下的孤儿院嬷嬷及卖菜卖衣服的店主连忙出声证明。

  “当晚他俩在我家玩的很开心!第二天一早,我和母亲各自上班,而两个小家伙则高兴地穿着新衣服,抱着送给他们的书和小零食还有换下来洗干净的旧衣服回孤儿院了!”说到这里黑雷沉默了一会儿,场下的群众知道他要讲到关键时刻了,更多经历过的当事人都红着眼睛擦着眼泪。台上的调查组人员耐心地等着他。

  “以下我所说的,是之后虎妞告诉我的,你们如果想要证据,在心理医生的配合下讯问虎妞,应该能得到和我一样的说法。但是我不赞同也不允许你们这样做,我不想让她再把伤口撕开一次。所以我说的你们就当作证词吧!”对于他这不太合理却很合情的说法,汪蔺及调查组成员都皱了皱眉,但是没说什么。

  而在一旁竖直耳朵等着纰漏的薛如意马上从椅子上跳起来,“一面之词尚且不可信,更何况是由你转述,你凭什么可以证明自己说的就是真相?”说完还得意地望着黑雷,好像抓到了多大的把柄。

  黑雷缓缓转身瞥了他一眼,轻轻但是坚定地说道“我没必要向你证明什么,不想听你就给老子滚!”说到后来声色俱厉。而台下数万观众也纷纷怒视着他,仿佛他再敢废话就冲上去撕了他。薛如意气的浑身发抖,但是面对台下几万怒视的目光,他鼓了几次勇气都不敢再次发声。

  黑雷再次转身,这次转向了调查组方向,看着他们一个个拉长着脸显然对于黑雷的不恭也甚是不满意,正等着他的解释。“大家知道此次事件的重点是武力冲突,至于前面的事件只是导火索,说清说不清都无关紧要,更何况还有其他证人证词互相对照,没必要为难一个身心俱伤的孩子吧!”这才平息了一部分怒火。

  汪蔺将双臂抱在胸口,缓缓地舒了一口气,“继续!”

  黑雷点了点头“虎妞和皮猴一路高兴地蹦蹦跳跳向孤儿院走去,路过一车巷,顾名思义这个巷子比较窄,勉强只能通行一辆电动汽车,而这时对面并排着走过来四个大汉,也就是本案的凶手薛老四他们几个。”薛如意本来又准备站起来提醒没有宣判之前只能称疑犯,被黑雷充满杀气地瞪了一眼之后乖乖的坐着不敢再搭腔。

  “那么窄一条小巷子,他们四人并行后基本没有空间,即使皮猴和虎妞主动让到了路边,还是避免不了摩擦。而这时貌似心情不好的薛老四竟然故意狠狠地撞了一下虎妞,不但将她撞倒,还在她撞飞的布娃娃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黑雷慢慢走到台前,接过了杏琳递上来的那个补好的布娃娃。“说到这个布娃娃,是我送给虎妞的,这是她收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玩具礼物。对于贫民区的孤儿院来说,这是孩子们都梦想能够得到的宝贝!虎妞有了它之后非常爱护,生怕将它弄脏了,找了个干净的透明塑料袋将它包起来,然后每时每刻抱在怀里,读书,睡觉甚至吃饭都舍不得放下!看到心爱的布娃娃被踩脏了,她顾不得身上被撞到被摔倒的疼痛,冲上去就将它捡起来拍了拍灰尘然后紧紧抱在怀里”黑雷揉了揉发酸的鼻子,他看到几个调查组成员和记者中的女性也都红了眼眶。

  “我想当时虎妞应该哭了,她视为最宝贵的礼物被这样对待,倔犟的她喊住了走过去的几个人,让那个踩了她布娃娃的大汉给她道歉。这个涉世不深的小姑娘并不知道有时人心能阴暗得比臭水沟还肮脏。那个踩了她布娃娃的恶人不但没有道歉,还径直走过来抢过她的布娃娃就摔在地上使劲地踩,可怜的小姑娘,她看着自己珍爱得仿佛生命的布娃娃被踩破了,看着它像严重受伤的生命一样露出肚子里的棉花。小姑娘该是如何的伤心?她不知道该如何宣泄心中的痛,她使劲地抓扯着这恶人,为她的玩伴,那个布娃娃报仇!直到被恶人狠狠地一个耳光抽到地上。她被抽懵了,只记得身上手上腿上雨点一样被踢被打,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她身上保护她的皮猴挨的更多。附近的群众看到了这一恶劣情景,纷纷跑过来阻止,这才让这群恶棍忿忿地离开!”

  台下十几名群众不等黑雷召唤,就涌上了舞台,他们确认了黑雷说的与他们看到的属实。并且流着泪现场模仿还原了当时的情况。看着扮演皮猴的青年趴在另一个扮演虎妞的青年身上,被周围三四个大汉用脚踢用拳头围殴,台下一片抽泣,甚至现场的所有女性调查员和记者都擦着眼泪透过模糊的视线仿佛看到了那个一脸倔犟勇敢的小男孩勇士一般地护着身下的同伴。看到这里汪蔺也悄悄低头擦了擦眼角。

  台上出现暴力情景之前,杏琳就让家长把未成年人带出了广场,找个看不到光屏转播的地方玩去了。

  黑雷没有让他们下去,而是叫他们继续将后面的事情现场还原,“恶人走了,周围的群众在询问他们没有事之后也各自散去,虎妞捡起自己已经破的不成样子的布娃娃,紧紧地抱在怀里,和皮猴一起继续向孤儿院走去,没走多远虎妞就发现皮猴脸色苍白,越走越慢,最后蹲在路边说肚子疼!原来他当时……已经被……被打断了好几根肋骨!”

  黑雷擦了擦滚落下来的泪水,吸了吸鼻子,轻咳一声继续讲道,“虎妞放下了心爱的布娃娃,她要将皮猴背到诊所去救治!但是扶了半天都不能将虚脱的皮猴从地上拉起来,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虎妞当时特别高兴,满以为可以求助大人帮忙。谁知一回头才发现是那几个恶人又回来了,他们不由分说就一个抱头捂嘴,一个抱腿,准备把她往巷口的电动汽车上抬。”

  几个民众在那里哭的稀里哗啦的,但是还是努力地还原着当时的场景。“不知道各位对于他们强抢虎妞一个小姑娘的目的有什么看法?”黑雷挂着眼泪沉着脸,问了一个阴暗的问题。

  “其心可诛!”汪蔺黑着脸狠狠地拍了一掌面前的桌子。

  “看到同伴要被抬走,我们的英雄,我们的骄傲——皮猴,带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巨疼爬了起来,追上去将他们三人一起撞倒在地。这时的皮猴断裂的……肋骨……应该已经插入了内脏,虎妞看到他嘴里都在流……血沫子……”哽咽了半天,眼泪鼻涕都流下来的黑雷讲不下去了,两只巴掌轮流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全场哭声雷动,所有人都流着泪看着几个称职的演员把剩下的事情演完。当他们看到皮猴又一次趴在虎妞身上用身体保护她时,连汪蔺都偏过头不愿再继续看下去。最后皮猴的头盔被扯掉了,恶棍狠狠地对着他的脑袋踢踹……

  “住手!……你们……住手!”实在看不下去的一个女记者顶着哭肿的眼睑直接大声喊停。

  全场几万人,加上广场周围挤不进来通过音箱光屏看现场直播的香樟林,大河床甚至薛家沟民众,慢慢汇聚起来的近二十万民众都哭的稀里哗啦。连台上坐着的周成曾涛都几次低头擦眼泪。只有薛如意,阴翳地看着台上的表演,思索着该如何化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