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宇宙仙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诡异得救

宇宙仙兵 三苕 2194 2020.03.31 12:27

  罗立双眼一翻,晕倒在地!

  微型核弹的威力到底有多大?看看这个小岛就知道了,原本郁郁葱葱的植被,全部烧灼成焦黑,高大的树木瞬间碳化,大部分竟还保留着之前的形状!

  一些庞大的生物被直接蒸发了水分,变成一团团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灰烬,海风一吹,四处飘扬……

  罗立的父亲没有去管晕倒的儿子,而是迅捷地扑到司机旁边,“查查刚才核爆地点,报出坐标!”蘑菇云怎么出现在飞车左前方?应该在视野最开阔的正前方向才对啊!

  果然,听到司机汇报的坐标,罗立的父亲满脸煞白,然后升腾而起一片杀机。“你们竟然猜到了计划?你们竟敢擅自移动飞车?你们还敢破坏我家族大事?不管是谁,你们!该死!”

  远处爆闪的白光和随之出现的蘑菇云让所有民众都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汪蔺和雷雄目瞪口呆地看着原本停放着两个大炮仗,如今空空如也的临时停车场。五秒钟前还在的飞车,怎么一不注意就全消失了。

  看核爆的地方,预计离这里最少两百千米,这两辆车是怎么在几秒钟时间飞过去的?

  满脑子混乱的两人,看到疯狂奔走,准备赶往核爆地点抢新闻的记者,他俩对视一眼,瞬间就明白了不能让记者过去!不管那微型核弹是怎么消失的,他们今天必须替联邦掩盖真相!

  雷雄马上按下领口对讲键,命令所有军车立马升空,拦截任何企图离开的飞车!

  三十多辆媒体大小飞车被逼停在空中!面对亮出武器的军车,他们不敢乱动,但是仍然叫嚣着新闻自由,人权等等,命令军队让开航道。

  只是这几天言听计从的特战队员却对他们理都不理。在一个企图偷偷溜走的飞车差点被警告射击的镭射炮击中后,所有飞车都乖乖地降落地面。然后所有记者蜂拥到汪蔺和雷雄面前,希望得到合理解释,否则后果自负云云!

  面对七嘴八舌向他们喷口水的记者,莫名解除了核弹威胁心情大好的两人毫不在意,等他们吵嚷了半天,累得静下来后。

  雷雄才慢悠悠走到台前,“刚才是联邦军部在做新型环保核弹测试,诸位不会是也想去看一看吧!新闻自由是没错,但是军情保密!这可是全世界任何国家都通行的法则!你们一旦真想觊觎,那我们就有理由怀疑你们的动机,你们不想被联邦军部政治处请去喝咖啡吧?”说完转身回到自己座位坐好并翘起了二郎腿!

  被怀疑是间谍,这可不是好玩的!虽说记者群中有好多的确真的是间谍,但是被政治处“请”去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出来的!见多了这种黑暗内幕的各国记者,全都默不作声地回到原位!

  这时汪蔺也站了出来,恢复了原来那种淡然绅士的神情,“诸位调查组同僚,各媒体记者朋友们!经过刚才三个区的代表以及苦主的陈述,辅以大量详实的证据!特别是薛家当事领导人之一的薛如意先生的自首!让我们明白了整个事件的起因经过及结果!”

  在台上踱了几步换了几个方向也没找到黑雷止戈和杏琳的身影,汪蔺就暂时按下了对他们的担心,先专心把案子办好,“现在,各位如果对刚才的情况或证据存在疑虑或异议的,请当众指出来!相信我们调查组全员和所有媒体以及现场三十万民众会做出正确判断的!”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薛家和媒体!一旦以上所有指控确认事实了,那么薛家很多人都会面临监禁甚至死刑!

  特别是对于薛家蓄意引诱香樟林大河床民众到五里坡使用机枪进行屠杀,在军方提供的视频以及薛如意的证词下显得好像没有破绽,如果此时不反对,被确定了下来,那么这种残暴的兽行也会成为联邦有史以来最大的谋杀案件了。

  媒体也不愿此事被定案,这可是彻底改变了案件性质的,由多种族叛乱变成了恶性谋杀;由群体事件变成了个体案件。特别是不怀好意的外国媒体,更是唯恐天下不乱,绝不答应眼看到手的攻击借口被凐灭。

  闹哄哄一阵后,薛八爷被薛家和媒体保释出来,推选由他来进行抗辩!

  面对绝大多数的案件,薛家人选择认可,他们也知道在人海面前那些龌蹉事情怎么都抵赖不了。现在他们报以希望的就是推翻最后一条指控,将那些受伤的和被捕的族人救回来。

  在眼睁睁看到大儿子被镭射炮烧成飞灰之后,薛老太爷好像精神不是特别好,八十多岁的脑筋似乎有点迷糊。事发这两天他想得最多的竟是周成在薛家沟代表大会上的话:“八哥啊!你还要和人动手?啊?你还鼓动我们整个薛家沟跟人动手?啊?你猪油吃多了?你老糊涂了?你个老不死的,你是个人物,就亲自把老四绑了,也不要警察来管,直接按地球老家的规矩,当香樟林乡亲的面开祠堂,三刀六洞宰了那畜牲。大家还认你是薛家沟的主!说起你薛八爷照样挑大拇哥!否则,你就睁着眼看你薛家败在你手上吧!”

  现如今,薛家可不是被自己败了?儿子可不是死了?不管这次判决怎么样,薛家肯定元气大伤,更何况在五里坡战死及致残的族人让自己怎么去面对?

  自己时日不多,估计要不了几年就得驾鹤归西,到时,自己又怎么有脸去面对列祖列宗?每每想到这里,一生刚强的薛八爷不禁老泪纵横。

  如今族人又推出自己来领头抗争。他明白族人的意思,他们不想认命,但是经过这件事后,耄耋之年的薛八才突然看清了一丝天命大势。

  天命不可违,大势不可逆!薛家一直强势,将周边乡亲全都得罪了个遍,众怒难犯。今天薛家的际遇其实就是迟早的必然!

  自己年纪大,这几天被特许囚禁在车棚旁的门卫室。墙倒众人推,昔日那些酒肉朋友没有一个来瞧自己一眼。

  唯有前一天成矮子在家人的搀扶下带了一个食盒来看他!老兄弟俩对坐在桌前,默默地就着一碟花生米和半斤卤猪头肉喝着小酒。这个爱好是两人年轻时就养成的习惯,如今却有好多年没坐一起对酌了!

  周成给薛八和自己各斟了一杯,两人拿起来默契地轻碰了一下,然后紧皱眉头眯起眼睛仰头喝了下去,瞬间口腔食道充满灼烧,一如当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