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衍生同人 风起瀞灵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桃源

风起瀞灵廷 一个熠 3385 2019.02.11 23:13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陶渊明《桃花源记》

  赵蜉蝣从草丛里钻出来的时候已经找不见回去的路了。夜色深沉,雾气浓重,便是头顶皎皎月光也在雾气中不断折射,将身前身后数步路程晕染地朦朦胧胧。赵蜉蝣虽自认路痴,但不至于这十几步的距离还能走错,朝着来时方向走了一刻钟他的心里已然慌得一批,哪里不知自己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界头迷了路,而这还算是赵蜉蝣自我安慰得出的“合理”结论,若论他的中二性子,配着这般环境,什么鬼打墙、寂静岭、里世界越想越歪越想越虚,哪还能再走下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走到脚下的水泥路都变成了黄泥路,郁郁葱葱的树林变成低矮的灌木,鱼肚白侵染了黑暗天幕。赵蜉蝣才听得数声鸡鸣犬吠。

  “哈哈,终于遇见人家了……嗯,应该是人吧……不管了,是活的就行。”赵蜉蝣管不了许多,按耐住性子,大步向前飞奔。不然说人有奔头运气都会好点呢,复行数十步,赵蜉蝣的视界便豁然开朗。趁着日头东升,赵蜉蝣用手搭着凉棚,极目远眺,看着橘色的阳光洒向四野,在平旷的土地、鳞次栉比的屋舍瓦片上罩上红色薄纱,阡陌交通间的水田荡漾着金色波光。赵蜉蝣顿然想起一句话来:“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桃花源?”

  赵蜉蝣当然不会认为这是桃花源,那低矮的日式平房与不远处山丘脚下的鸟居无不昭彰着他还在J国,只是突然到了乡下,他挠了挠头:“啊,怎么办呢,我外语实在不行啊……要不用先用手机翻译一下吧”说着他掏出手机用翻译软件翻译出一段话,却发现讯号全无,连运营商也不见了踪影。

  赵蜉蝣苦恼地蹲了下来,打开字典软件,也不管语法,一个字一个字翻译并记下,准备遇上个人便问。

  乡下的人起的早,赵蜉蝣蹲在路边背单词的功夫已经有人出来农作了。赵蜉蝣见状,奔上前去,揪住当前一位大爷的衣襟:“欧吉桑,私……迷路,警察署?Where?东京?You know?How to go?”看着大爷迷茫又纯洁的眼神,赵蜉蝣知道完蛋,“通用语用不上,警察署不知道,我怕不是真到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这都什么年代了?”

  看着神色慌张的赵蜉蝣,大爷倒是笑眯眯,似乎司空见惯一般,拉着赵蜉蝣进了屋子。赵蜉蝣进了屋子发现陈设颇为简陋,桌椅板凳都有,一应生活用具俱全,只是赵蜉蝣一直觉得,少了点味道,一时又说不上来。

  那个如电视里如同超正面村长形象的大爷进内屋给赵蜉蝣舀了瓢水,示意赵蜉蝣先消消渴。

  “啊,谢了。”赵蜉蝣拱手示意,“走了许久,正觉得又渴又饿?!”

  才怪嘞!赵蜉蝣发觉自己走了一晚上夜路,又不饿又不渴,刚刚一口凉水,竟然神清气爽,浑身又充满了力气,这是什么神仙水?赵蜉蝣突然想到刚刚屋子里欠缺的东西,那是生活的味道,虽然一应生活用品俱全,但是少了食物的味道。

  赵蜉蝣抬头看了眼大爷,大爷依旧笑眯眯的。

  赵蜉蝣低头看了看水,抬头看了看大爷,大爷依旧笑眯眯的。

  赵蜉蝣把水放在一旁,看了看水,又看了看大爷,大爷依旧笑眯眯的。

  “大爷,告辞。”赵蜉蝣也不管大爷听不听的懂,拔腿就跑。不料迎面被一道小小的身影撞了个满怀,跌坐在地。

  赵蜉蝣躺在地上,绝望地想着,“J国的神话是歪的吧,三途河呢?彼岸花呢?高天原神灵号称八百万~就拿不出一个漂亮的神灵当孟婆吗?不对这大爷是孟婆吗?为什么我还有记忆,啊我的记忆开始模糊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去见阎王?”

  (以下是赵蜉蝣不知道的事)

  寿屋爷爷一直说小奏是个好姑娘,勤快,能干又漂亮,小奏就被寿屋大爷认作了孙女,两人一起生活。据小奏所知,桃源九成的家庭都如同小奏与寿屋大爷一样,看了合眼缘的,便住在一起。寿屋大爷怜惜小奏小小年纪来到这里,不仅承担了小奏的税赋,还为小奏盖了一间单间小房子,在小奏模糊的概念里,自己的生活比之从前,似乎差了不少?可在寿屋爷爷的关怀下,似乎又好上太多。也许是因为年纪太小,还不知苦与乐,只是有人陪伴,便觉得是最大的幸福,毕竟小奏虽未小到转头便能忘却苦恼的年纪,却也没有大到终日郁郁心结不解的年纪。她还只是个小孩,没有经历过风雨,就开启了新一段人生的小孩。小奏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反而因为多了个宠溺自己的爷爷幸福感爆棚,寿屋爷爷总说天大地大小孩最大嘛。

  只是小奏与桃源乡的其他居民不同,她会饿,即使一天只是饿了一会会,即使吃了两个寿屋爷爷做的柿饼就能饱了,可这就是很大的不同了,小奏害怕同乡的小孩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也是小奏心里存着的不敢告人的一点点的害怕——“不合群”“怪物”。近年来这小小的害怕似乎也扩大了,她的胃口越来越大,寿屋爷爷不得不多干些活计去街上挣取些“食物”。小奏屡屡要求帮助寿屋做些什么,都被寿屋拒绝了。

  “小孩子还是要过完快乐的童年才像话。”寿屋大爷这样说道。奏只好鼓着小包子脸踢着小正步去山后玩了。不过她倒也不全是玩耍,伴随着她胃口的觉醒,她对山上一些花草也多了几分兴趣,每每上山但凡遇上能让她感觉胃口一开的果实花草,她都会留意摘取些放回寿屋大爷那里,那些果实比柿饼还要管饱,说不定也能抵得些税赋。

  这天,奏如同往常同小伙伴一样前往村后涪陵山玩耍,穿过山脚鸟居时却感觉遇上了些阻力,稍一用力才挣开。前面的小孩已经走远了,她也赶紧跟了上去……

  (切回赵蜉蝣这边)

  赵蜉蝣晕乎乎地躺在地上摆出了一个大字,良久,才发现一个小脑袋眼泪汪汪的伸到他面前。

  “到底是我撞了你还是你撞了我啊?就算我撞了你你也不用哭得这么起劲吧。”尽管赵蜉蝣这样抱怨着,可着实一点脾气也没有,这穿着一身不合身的和服,小手撑在他胸膛上,跨坐在他身上小女孩太可爱了。扎着两个小马尾,粉嫩粉嫩的脸上挂着泪珠,宽大的和服下垂,还能看到藕般的脖颈在深色和服对照下显得越发白皙。

  “简直像动漫里走出的孩子。”赵蜉蝣试着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小女孩止住哭泣,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迅速跳下身去,像小鹿一样蹦到大爷身后,怯生生露出半个小脑袋,望着摸着腰爬起来的赵蜉蝣。

  大爷摸着小女孩的头,叽哩哇啦说了一通,小女孩低头应了声,迈着小碎步,进屋去了。

  “不行,萝莉也阻止不了我想回家的心,虽然这只萝莉似乎遇上了什么麻烦,但是我的麻烦也不小,趁着天明,我得出去找找路去。”赵蜉蝣胸中升起豪情万丈,朝着大爷拱了拱手,坚决地一个转身,准备出门探路。

  大爷从身后拍了拍赵蜉蝣的肩膀,笑呵呵的递出一个布襟小包裹,示意赵蜉蝣拿着。赵蜉蝣推辞不过,接了过去。也不管大爷听不听得懂,“行,大爷,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后会有期,改明儿我打探到这里住址给您寄我家那土特产,就是伴手礼~名~产~品~。”赵蜉蝣边比划着口型,边挥着手,边往外挪着步子。

  揣着小包裹赵蜉蝣便如脱缰的野马般沿着小路飞奔,沿着小路跑了半天依旧没个尽头,两边依旧是树林,也无半点人烟,心下又有些发慌。恐惧源自未知,所以赵蜉蝣用他仅剩不多的“理性”去解读眼前的现象,上个厕所就换了人间,喝水就能饱那都是不可能的事儿,是幻觉,是化学的成分。用吐槽去掩盖慌乱,用奔跑去摆脱恐惧,忽略一切不合理的,剩下的合理部分如果能让自己安心,那就信!我还在我原来的世界,我还活着……只是这点希望在不断地奔跑中似乎也丧失殆尽,路没有尽头,心气却磨损差不多了。

  “我是不是傻?!”赵蜉蝣喘了口气,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善假于物,登高博见,正所谓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我瞎跑什么劲,上山!我就不信了,站在山巅我会看不见城市?”

  但凡有一丝希望,赵蜉蝣都不曾放弃,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毕竟谁也不知道在最后一根稻草压下来之前你究竟能承受多重的压力。

  “现在的人,谁不是负重前行?走到最后,才发现自己搬倒了太行王屋,那时才笑的开心哩。”赵蜉蝣想着,上了山。说是山,也不过是丘陵而已,并不难爬,赵蜉蝣却爬得很慢,不是累了,也不是欣赏眼前的风景,只是纯粹的希望能够慢一点看到最后的“真实”。而真实,往往是残酷的。

  “果然如此吗。”赵蜉蝣颓然地报膝坐在一块长满青苔的巨石上。

  日头正午,天朗气清,山上的视野十分开阔,一块块田野如同不规则的棋盘,村落的房屋零星点缀在田野间,仿佛棋子,间杂桑木之属,隐约能见得一些人影攒动。视野所及,只有这一间村落。再远处,便是无边无际的林海。回家,无望。

  赵蜉蝣打开大爷给的包裹,里面是仨个柿饼。虽然不饿,赵蜉蝣依旧将其塞进嘴里嚼着。

  “甜了些。还挺好吃的。”

  吃完柿饼,赵蜉蝣拍拍手,回去。至少自己还活着。剩下的,以后再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