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明日盗火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5、异变

明日盗火者 老魔童 2270 2020.11.23 00:01

  幽蓝的血泊缓缓扩散开来。

  死亡面前,一切平等。

  “林朔。”

  童沫沫愣了一下,忍不住说道:“你就这么把他杀啦?”

  “不是和你说过吗?”林朔提着长管转轮,微微侧头瞥了她一眼,说道:“我会替你还这杂碎一枪的。”

  童沫沫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记得自己被狙击了呀,你可以假装不知道嘛……要是他真的知道能让你保持正常人的方法,那你不用进禁区,就能把病治好了啊。”

  “我知道就够了。”

  林朔微微皱眉,说道:“不管是什么情况……我都不想再看到你因我而死了。”

  童沫沫不由得一怔,再?

  还不等她发问,林朔便又说道:“更何况,他说的方法,也只是变成夜魔而已,就算外表看着仍然是人类,内在也已经不是‘人’了,那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他守了四千年的底线,又岂会因为这种事情而打破?

  周围的突击队成员闻言,不由得肃然起敬,这样的心态,才无愧于盗火者这个名字。

  “退一万步说。”

  林朔淡淡道:“这杂碎一开始说的是提供情报,恐怕只是想找机会让我感染夜魔病毒,后来发现我已经感染之后,又改口成了愿意成为实验体,还要教我如何保持人类的方法,前后言辞不搭,明显是在骗我,不用想也知道,他这些话不过是为了活命的说辞而已,未必是真话。”

  他顿了下,轻声道:“恐怕他只是想暂时活下去,等到他背后的那个组织来救他吧。”

  童沫沫叹了口气,说道:“好吧……不过,他背后的那个组织好像是注意到你了,想让你也感染病毒?你应该多套几句情报的。”

  “没事,还有一只夜魔还活着。”

  林朔微微抬起手中的长管转轮,枪口瞄着那被打断了手脚的夜魔,说道:“夜魔,你也想了有一会儿了吧,有没有编造一些似是而非的情报给我,或许可以多活一段时间?”

  那夜魔趴在地面上,努力仰起头,用猩红色的眼珠望着他,低沉道:“要杀就杀,你能破解我的能力,就说明你的精神意志比我强……栽到你的手里,我没话说。”

  “你们倒是有意思。”

  林朔俯视着它,平淡道:“难道你们以为让我感染夜魔病毒之后,我就会成为你们的同伴吗?后续应该还有手段吧?说出来,我就允许你以活体参与实验,这样你可以多活一段时间。”

  那夜魔眼中掠过一抹嘲弄,低声道:“过些天你会明白的。”

  “喔,不怕死?看来你也被洗脑了。”林朔毫不意外地微微点头,又随意问道:“这家伙称呼你三十七号,三十七,是外号?还是你在那个组织里,身为夜魔的编号?”

  “不用白费心机了,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那夜魔嗤笑道:“要杀就杀,少了一个我,还会出现一个你……呵,你的大脑已经开始出现异变了,必然会畸变成夜魔。”

  林朔还没说话,童沫沫就冷哼道:“骗人都不会骗?三天的潜伏期还没过呢,这才一天时间。”

  盗火者协会的科研院之前研究过夏毅的血液,感染了夜魔病毒的人,经过三天的潜伏期之后,才会开始出现大脑异变,经过大约一天以上的时间,就会进入怪物化的畸变。

  而林朔是昨晚感染的夜魔病毒,随即进入1-01禁区,在其中无论重复多久,林朔都只是过去了一天时间,再加上这几个小时,也就一天多点而已。

  “三天的潜伏期?”

  夜魔嘲讽地笑了笑,仰着头问道:“你是被昨晚去偷袭你的那只夜魔感染的吧?它就是我的母体,虽然它来自于1-58号禁区,但它身上的病毒已经是经过主人调整后的变种,只是因为潜力低,又不受控制,所以主人才会派它去冒险袭杀你,但没想到你居然活下来了?”

  “母体?”林朔眯起眼睛看着它,“那只夜魔作为感染源,已经培育出了很多夜魔吗?”

  单纯的病毒是无法带出禁区的,只有具备时间天赋的感染携带者,才能将病毒从禁区中带出来。

  而那只夜魔是1-58禁区出来的,想必就是感染的源头,也即是所谓的‘母体’。

  “这个嘛……你慢慢猜吧。”

  夜魔轻松自然地看着他,似乎已经完成任务,丝毫不在意死亡,只是说道:“那母体身上的病毒经过调整,潜伏期只有一到两天时间,变异时间更长,可以获取更强大的力量,同时……剧烈的情绪波动也会引发病毒的共鸣。”

  情绪共鸣……林朔豁然回想起了童沫沫被狙击贯穿时的心情。

  那时候,他沉寂许久的心灵,因为童沫沫舍身救他的缘故,难得地出现了波动,强烈的愤怒中,他的确感觉到大脑出现了某种变化。

  当时他模糊感应到了那狙击手的目光,似乎还出现了某种来自于精神的莫名异动。

  “你在机场被妖枪狙击的时候,隔着上千米都能精神攻击他。”夜魔嗤笑道:“这不就是你大脑异变后所引发的精神冲击吗?”

  原来那是精神攻击?林朔心中有了一丝明悟,难怪后来感应不到狙击手的目光了。

  “不过,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可怕的精神意志?”

  夜魔盯着他,“隔着上千米的精神冲击,真是恐怖啊……你的变异期恐怕会前所未有的漫长,当你最后化为夜魔的时候,你给人类带来的威胁之大……你猜人类是会消灭你,还是继续信任你呢?”

  “威胁?”林朔平静地看着它。

  “你不知道吗?”那夜魔低沉地笑了一声,“我们夜魔生来就是为了捕猎人类而存在的,这是基因带来的本能,也是我们的宿命,呵呵……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童沫沫俏脸骤然变色,不由得看了一眼旁边的突击队成员。

  这些话,必然会在这次任务报告中详细记录的,如果人类高层知道林朔的身上存在着这种威胁,或许态度真的会有所改变,最少也是会派人监视,极端派说不定会主张提前消灭威胁!

  无论如何,这番话都已经将林朔推到了一个不利的位置。

  而林朔沉默了一下,却是忽然说道:“你临死前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动摇我的心思……这是你的主人给你的任务吗?是想在我心里提前埋下一颗种子?还是想让人类高层知道这件事,然后放弃我?”

  那夜魔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低笑道:“未来你就会明白了。”

  “那样最好。”

  林朔嘴角微翘,忽然抬起手中的长管转轮,对准它的脑袋,食指轻轻扣动了扳机。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魔童

老魔童

推荐一本挺有意思的新书,《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蛮不错的想法,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康康。

2020-11-23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