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明日盗火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尖啸

明日盗火者 老魔童 2506 2020.10.27 00:01

  “在黑暗中偷袭我?”

  那脸色惨白的病服青年盯着林朔,脸上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只是笑容中还有几分痛苦的意味。

  “果然。”

  林朔用枪口对准那病服青年,轻声道:“在听说1-58号禁区的类人型怪物是在夜间行动的时候,我就猜到或许你在黑暗中也能看清,我开枪时已经注意这一点了,而你居然还能提前防备,恐怕不止是夜视这么简单吧?”

  就算这只恶鹰的速度比短跑冠军还要快两倍以上,也远远不如子弹的速度快,想要躲子弹,只能是在子弹出膛之前预判闪躲。

  他的第一枪,在灯亮之前,刻意用身体角度遮掩枪支,在灯亮时才开始瞄准。

  童沫沫也是将枪藏在小推车的抽屉里,借助小推车遮掩拿枪的动作。

  按理说,第一枪是偷袭,他和童沫沫还特意伪装成医生护士,降低对方的防备,就算对方反应快,在连枪都没看到的情况下,也不太可能这么轻松就躲开。

  而这只恶鹰居然未卜先知一般,瞬间就反应过来了?

  除了夜视,恐怕还有其他的因素。

  而童沫沫也暗自心惊。

  任务情报里说,这只恶鹰的右臂骨折,而且还感染了某种疾病,已经神志不清了。

  但现在看来,这只恶鹰除了右臂骨折之外,哪有神志不清的样子?

  如果让她单独和这只恶鹰战斗的话,只怕是也只有同归于尽的把握而已!

  但在这1-01禁区内同归于尽,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嗬嗬嗬……”

  那病服青年转动着布满血丝的眼珠看了林朔一眼,喉咙里发出一阵神经质的笑声,“那么强的杀意,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到了,还想偷袭我?”

  “杀意?”林朔半眯着眼睛,说道:“原来如此,你真的有1-58号禁区那些怪物般的夜视能力,以及特殊的精神力量?”

  “我……不是怪物!!”

  那脸色苍白的病服青年却是陡然爆喝一声,额头上的青筋愈发凸起,同时整个人也化为一道幻影般划过弧线试图冲向林朔!

  “砰!砰!砰!”

  林朔神色冷静,连连开枪。

  而那病服青年却每每在他扣动扳机的同时,就速度奇快地闪躲开,童沫沫试图计算对方移动的落点,趁着对方身形停顿的间隔开枪,但也没有用处。

  因为这病服青年不光是预判能力惊人,速度快得可怕,就连身体的平衡性也强得不可思议!

  在这间面积不算宽敞的病房内,这青年光着脚踩在地面上,不断左闪右躲,或侧身,或仰头,或横移,或者抬脚……动作犹如舞蹈一般,流畅而连贯,灵活而迅捷,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停顿,几乎将身体的重量和惯性运用到极致!

  甚至还能利用病房内的障碍物发力,或者挡住子弹,甚至于抓起枕头、被单迷惑视线。

  反而如鱼得水!

  除了第一枪给那病服青年造成轻伤之外,两人之后开的枪竟然一下都没有打中!

  若非还要分心躲闪童沫沫的子弹,恐怕对方很轻松就能冲过来了。

  即便如此,那病服青年也在不断朝着两人迫近,似乎随时都能一个冲刺过来,两人也只能被逼迫得不断后退,拉开足够安全的距离。

  很快,两人便从病房内退了出来,退到了空间更加宽敞,但没那么多障碍物的走廊里。

  “我倒要……”

  那青年在走廊内躲闪的同时,居然还有空神经质地大笑道:“看看你们有多少子弹!”

  枪声在走廊内不断回荡。

  即便走廊内的空间比较宽敞,也没有那么多可以借助的障碍物,让那病服青年躲闪时看起来狼狈了不少,但病服青年似乎也不急,只是不断闪躲,似乎想消耗两人的子弹。

  “砰!砰!”

  林朔在单手持枪射击的同时,另一只手却是伸到腰间一抹,手中便又多了一把手枪,咧嘴一笑:“我倒要看看,你有多能躲?”

  双枪齐发!

  那病服青年刚躲过两枪,林朔的另一枪就几乎是同时预判了他的动作,子弹擦过了他的脖子,划过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他不由得脸色大变。

  怎么可能?

  左右手的枪法竟然都能这么精准?

  这还是一个十几岁的人能练出来的枪法吗?

  就算是玩枪多年的神枪手也未必能做到!

  以他时间加速后的速度,再配合精神力量的预判,以及脑域开发后的超强灵活性,换个枪法一般的人,就算是三米之内都打不中他!

  而这少年在左右手的枪法都这么准的情况下,还能配合得这么好?

  要知道,一个人的双枪,可比两人之间的配合有效多了!

  更何况,现在是三把枪同时对他开火!

  “砰!砰!砰!”

  三枪几乎是再次同时开火,那病服青年身体只来得及预判闪躲了两枪,林朔右手那把枪的第三颗子弹,便精准而毒辣地射向了他的膝盖!

  他已经连续躲了两颗子弹,这么短暂的间隔,根本无法再躲闪了!

  噗嗤!

  一朵猩红中掺杂着一丝幽蓝色的血花绽放,他的左腿膝盖上顿时爆开了一个血洞,整个人也摔倒在地面上。

  林朔毫不犹豫,又是连续两枪。

  那病服青年就地一滚,躲开了一枪,但另一枪又射中了他那条左腿的脚掌!

  又是一朵掺杂着幽蓝色的血花。

  左腿算是废了。

  那病服青年已经无法再那样灵活地躲闪了,但他不顾一切地朝着旁边的医生办公室冲去,手脚并用之下,又被一枪打中右肩为代价,还是爬进了办公室内,嘭的一声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反锁了起来。

  “林朔你的枪法真准!”

  童沫沫露出一抹喜色,“这恶鹰快不行了,这门也不厚,看我踹开它。”

  “等等,还是小心点,换上子弹再说。”林朔却是拉住了她,低声道:“无论发生什么,你记住我之前和你说过的。”

  “嗯。”童沫沫微微一怔,立刻点了点头。

  两人当即以最快速度换子弹,而林朔也将另一把枪收了起来,伸手拉住了童沫沫的纤手。

  病房内,那病服青年趴在地上,死死地咬着牙,几乎暴突出来的眼珠里,血丝越发浓密,仿佛要噬人一般狰狞。

  “我是人,不是怪物,是你们逼我的……”

  那病服青年缓缓闭着眼睛,脸上闪过一抹痛苦的挣扎之色。

  然后,他脸孔扭曲着陡然张开嘴巴——

  “啊——!!!!”

  一声无比高亢的凄厉尖啸声从他的口中迸发而出,办公室内的玻璃都在顷刻间碎裂,同时携带着一股奇妙的波动,穿透了办公室大门的门缝,不断弥漫波荡开去。

  病房外,童沫沫正要催动体内的蛊,全力踹开房门时,却是听到了门内传来的尖啸声。

  “什么?”

  她感觉眼前一黑,脑袋顿时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精神也莫名开始趋于涣散。

  而那频率极高的尖啸声却是连接不断,仿佛有一根针在往她脑子里钻!

  “怎么回事?”

  童沫沫咬紧银牙,强忍着头痛和精神抽离的状态,催动体内的蛊迸发出一股力气来,猛地全力一脚踹向了办公室大门!

  “嘭!”

  大门被踹开了,但那尖啸声却是更加明显了。

  下一刻,童沫沫陡然感觉头脑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楚,仿佛精神被刺穿了一般,变得恍惚起来。

  待她清醒时,那尖啸声已然停止。

  但她却是满心恐惧地颤抖了起来,因为她忽然发现……视线内的一切,在此时都已经变成了一片黑暗的虚无!

  她已然失明!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魔童

老魔童

感谢作简自付的盟主!感谢老玉米的舵主,感谢微小的十九的5000打赏,泥白佛的1000打赏,公子海的380打赏,COSMIC草木灰的361打赏,蔕翜的300打赏,阿瓜爱吃肉的200打赏,忘了我的未来的100打赏,我最白丶的100打赏

2020-10-27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