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明日盗火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演技

明日盗火者 老魔童 3627 2020.10.22 00:00

  迷蒙的夜色中,忽然走出了一个娇俏的少女。

  随着她轻盈的脚步走来,路灯的光芒在她身后拉出的影子逐渐缩短,也渐渐照亮了她的脸。

  一张颜值极高但有些稚嫩的面容,皮肤白皙到令人嫉妒,乌溜溜的眼睛盯着小推车上的糖粥,贝齿轻咬着嘴唇,明显透着一丝掩饰不住的馋意,让她更显得有些娇憨的稚气。

  再加上她的身材娇小,只有一米五的样子,还扎了一对俏皮的双马尾,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初中生一样。

  只是,她身上的衣物却显得颇为怪异。

  现在明明是深秋的夜晚,夜风寒凉,她却穿着牛仔短裤,露着白皙纤细的双腿,身上更是穿着无袖的宽松T恤。

  而且这件牛仔短裤对身材娇小的她而言,显得有些肥大,明明是短裤,穿在她身上却成了遮住一半大腿的四分裤。

  包括她的无袖T恤也有点过于宽大了,若非T恤的下摆有一半扎在腰里,肯定会让人怀疑她没穿裤子。

  简单来说,这身既不合时节也不合身的衣服,就像是她偷来的一样。

  画风不对劲。

  林朔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就这么打量着这个明显不正常的双马尾少女。

  凌晨一点多的夜晚,忽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古怪又美如画的少女,他要是不多看几眼,才更容易被怀疑。

  “咳,老板?”

  双马尾少女见这位明明是街边小吃摊老板,颜值却有点犯规的小哥盯着她瞧,不由得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

  她也知道自己的衣着不合时宜,但还没来得及换合适的衣服,就隔着老远闻到了香味,肚子里的馋虫发作,让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

  “哦……”

  林朔像是刚回过神一般,从她白皙的腿上收回了目光,有些腼腆地问道:“要糖粥吗?”

  “恩恩。”双马尾少女迫不及待地点点头,倒也不在意对方的目光,因为她也是颜狗,见这小哥腼腆了起来,她反而还有点自得。

  “六块钱一碗。”

  林朔指了指小推车上的牌子。

  双马尾少女微微一怔,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随即不好意思地说道:“小哥哥,我没带钱……明天我再给你送来,可以吗?”

  小哥哥是什么鬼称呼,外面流行的叫法吗?

  林朔暗自嘀咕,脸上则是露出一抹为难之色,“这不是我的摊,我只是给家里亲戚帮忙,小生意,不赊账的。”

  双马尾少女心中恍然。

  难怪长着一张可以少奋斗二十年的脸,却要在深夜摆摊,原来只是帮忙啊。

  不过,比起帅哥,她还是觉得美食更有吸引力……

  强忍着腹中的馋虫作祟,双马尾少女轻咬着下唇,有些委屈地望着林朔,美目里泛起一层朦胧,软言哀求:“哥哥,我好久没吃饭了,真的好饿,能不能帮帮我,我保证会还你钱的……”

  她的嗓音软软糯糯的,说到最后,还有了一丝哽咽的哭腔。

  似乎林朔再不答应,她就要哭出来了一样。

  她本来就稚气未脱,还是小鸟依人的类型,此时又抱着雪白纤弱的双臂,在夜风中微微发抖,这可怜兮兮的样子,足以融化绝大多数男人的心。

  戏精……林朔腹诽一句,表面上则像是不忍心一般,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你也挺可怜的,我请你吧,不用给钱了。”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小哥哥你怎么这么好啊。”

  双马尾少女惊喜地看着林朔,唇角的笑容如山茶初绽,还抬手抹了抹有些湿润的眼眶。

  不过,在她抹泪时,纤手遮住的眸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早有所料的轻蔑笑意,仿佛在说:呵,男人果然都一样,变态萝莉控!

  “没事。”

  林朔一边弄着热腾腾的糖粥,一边关心地问道:“不过,你怎么大晚上一个人在外面,还穿这么少,你不冷吗?”

  双马尾少女抱着双臂,脸色黯然道:“我和家里人吵架,就一个人出来了……”

  “你这么小,还离家出走?”

  林朔从小推车的柜子里拿出一件早已准备好的粉色外套,递向她,状若心疼地说道:“看你冷的,快穿上吧,这是我妹妹的外套,你穿正好合适。”

  双马尾少女虽然不太需要,但发现这少女风格的外套还蛮合心意的,便接了过来,感激道:“谢谢哥哥。”

  待她穿上外套,林朔在纸碗里装了半碗糖粥,就将碗递向了双马尾少女,“你家人一定很担心你,看你冷的,快吃碗糖粥暖暖胃吧。”

  “谢谢哥哥。”

  双马尾少女迫不及待地接过糖粥,拿起勺子尝了一口,顿时美眸一亮,“好甜好香。”

  “你喜欢就好。”林朔笑着说道:“这糖粥比较烫,我怕你烫到嘴巴,所以只给你舀了小半碗,这样凉得快,你吃完我再给你舀。”

  双马尾少女顾不上淑女,飞快地吃着香甜的糖粥,心中则是暗想,这小奶狗可真是温柔贴心啊,笑起来还这么好看,也太暖了吧?

  可惜,再好也只是一个禁区内的普通人,永远无法离开这座城市,不然一定好好疼你……

  不一会儿,她就吃完了这一小碗糖粥,又眼巴巴地望着林朔,长密的睫毛忽闪,掩映着晶亮的眸子,仿佛在说:

  我还要。

  “放心,我一定喂饱你。”林朔笑了笑,又给她盛了半碗。

  双马尾少女顾不上道谢,就接过了第二碗糖粥,继续狼吞虎咽。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林朔笑容温和,又问道:“已经这么晚了,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我……我不想回去。”双马尾少女像是赌气一般噘着小嘴,哼道:“我才不要回家呢。”

  林朔一脸关心地问道:“那你准备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小哥哥,我能不能去你家住一……”

  双马尾少女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嘴里的撒娇话才说了一半,就忽然感觉脑袋有点发晕,眼前的世界开始摇晃了起来,注意力变得难以集中,脚下也有点站不稳了。

  怎么回事?

  她看着手中的糖粥,眼神豁然一变,猛地扔掉了手上的纸碗,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了林朔。

  “啧,贪嘴可不是好习惯。”

  原本笑容温暖,看上去那般和善可亲的小哥哥,此时他的唇角,却是逐渐绽放出了一抹夹杂着阴谋意味的嘲弄笑意,让她不寒而栗。

  她瞬间明白,刚才那温暖贴心的态度,都只是伪装!

  “你……下药?”

  双马尾少女紧紧咬着贝齿,死死地盯着林朔,忽然猛地转身,就打算逃走,但还没走出两步,她就感觉脚下一软,不由自主地瘫坐在了地面上,只感觉天旋地转。

  林朔随手解下围裙,扔在一旁,整个人的气质似乎也完全变了。

  仿佛从有些腼腆的小奶狗,化身为盯上猎物的饿狼!

  那一丝伪装出来的青涩稚嫩完全消失不见,唇边泛着一丝从容不迫的笑意,眸色深沉恍若幽潭。

  他右手背在身后,一步步向她走了过去,微笑道:“你不是想来我家吗?那就走吧,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双马尾少女惊怒万分地望着林朔,但脑袋越来越晕了,甚至视线都开始变得逐渐模糊。

  怎么回事?

  她一个外来者,这座城市里根本没人认识她,怎么会对付她?

  难道是恰好遇到了喜欢下药的变态罪犯?

  她脑海中闪过了这个念头,不由得又气又急。

  以她经验和眼光,居然完全没察觉到眼前这人是在演戏,甚至还觉得对方温暖可亲,以至于让她在苏北市这种毫无危险的禁区里,栽了这么大的跟头!

  眼看着对方走了过来,双马尾少女顿时面露惊慌之色,大喊道:“你别过来!”

  林朔嘴角噙着笑意,脚步未停,背着手向她走去。

  而少女虽然看上去满脸惊恐,似乎很是慌乱,但漆黑的眸底却是匿着一抹冷厉。

  当林朔走到距离她只有不足两米距离时,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了许多,看不清楚对方的脸了,但就在这时——

  “去死!”

  双马尾少女忽然张口一吐,只见一道细小的黑影从她的樱唇间飞了出去,直接飞向了林朔!

  林朔却是早有预料一般,在她张口的同时,背在身后的那只手就立刻探了出来。

  只见他的手中,正抓着一只方形的锅铲,直接挥向了那道细小的黑影,精准地将那黑影拍在了地上!

  那黑影摔落在地面上,赫然是一只约莫食指长,浑身色彩斑斓的蜈蚣!

  林朔毫不犹豫,手腕一转,便横握着锅铲的把手,以最快速度用锅铲压向这条看上去颇为惊悚的蜈蚣,腕部一用力,便将其碾碎。

  灰白色的水泥地面上,只剩下一小滩蓝绿色的血肉。

  而双马尾少女已经视线模糊到看不清了,只是勉强看到对方似乎反应极快,也不知道自己的蜈蚣是否咬中了对方。

  她在彻底昏迷之前,只来得及最后留下一句:

  “你要是敢碰我一根手指头,我一定……”

  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双马尾少女就白眼一翻,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娇小玲珑的身躯横陈于地,不省人事了。

  林朔站在原地打量了一下这少女,并没有上前。

  而是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副塑胶手套,仔细戴好,袖口也封好之后,这才走上前,将这轻盈娇小的少女拦腰抱了起来。

  在抱起少女的同时,他一直保持着小心翼翼,没有让自己的皮肤与少女的肌肤有半点接触。

  若是不小心中毒了,就算不死也很麻烦。

  而提前让她穿上的这件外套,目的也是遮住她无袖衫外的皮肤,有效避免了接触。

  “昏迷之前还诱惑我……又想阴我?”

  林朔看着怀里昏迷中的娇俏少女,嘴角微微翘起,“如果是正常的变态,听你这么一威胁,就真的上当了。”

  他抱着少女走向街边的那辆黑色轿车,同时用余光瞥了一眼街道对面的那片阴影,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随即,他将少女放在后排,关好车门后,便上了驾驶座,开车离去了。

  街道对面的阴影下。

  一辆黑色的轿车正藏在阴影之中。

  那儒雅中年男子坐在后排,透过车窗看着远去的车子,不由得轻笑一声,低声道:“还真是为了给人家小姑娘下药,还以为瞒着我其他事呢,真是的……”

  他虽然相信这年轻人是四爷的后辈,但打拼这么多年的经历,也让他习惯性地保留了几分怀疑和警惕,并没有完全相信。

  不过,现在他看到这年轻人还真的只是为了这种小事,这倒是让他放下心了。

  本来还打算派人去别墅看看到底什么情况,也没那个必要了。

  只要等信号恢复之后,打电话和四爷确认一下就行了。

  “一个街边小摊老板的女儿?”

  那儒雅中年男子微微摇头,轻声吩咐道:“不用管他了,我们回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