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明日盗火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恶鹰

明日盗火者 老魔童 2119 2020.10.27 03:16

  天已经亮了。

  天穹中有浅淡的雾气掩映,隐隐有光芒从天外透出,在薄雾中晕染开来,恍若遮上薄纱的阳光。

  马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车在清晨的车流中穿梭。

  “你这个盗火者的任务目标,也是外来者?”

  林朔单手扶着方向盘,随口问了一句,又瞥了一眼旁边的童沫沫。

  童沫沫正坐在他身旁的副驾驶座上,穿着粉色的夹克外套和黑色牛仔裤,白皙稚嫩的小脸犹如瓷娃娃般精致漂亮,只有一米五的她,一双小腿还能在座位上小幅度晃悠,看上去就像是准备去上学的中学生一样。

  “嗯,任务目标应该是在医院吧。”

  童沫沫点了点头,说道:“任务情报里说,目标在前些天逃入了这座城市,而且右臂骨折,似乎还感染了某种必须尽快压制的疾病,需要大量的抗生素,八成是会去医院的,只是……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哪家医院。”

  林朔心里一动,随即说道:“苏北市大大小小的医院,也就十几家,现在才八点半,就算全都找一遍,时间也绰绰有余,我们先去第一人民医院吧。”

  “好,那就多谢你啦。”

  童沫沫歪头看着他,梨涡浅笑:“这禁区里没有网络和手机信号,手机也开不了GPS导航,想找人太麻烦了,幸好有你这个本地人带路,不然不知道要多久。”

  “应该的,你也答应了帮我稳定能力嘛。”

  林朔微微一笑,右手从扶手箱内拿出一罐咖啡,递向旁边的童沫沫,“要喝吗?”

  “咖啡啊……”童沫沫当即摆摆手,“我不困的,我不是晕过去几个小时吗?”

  虽然她已经在现代生活了几年时间了,但还是没喝惯味道又苦又怪的咖啡。

  “饮料而已。”林朔随意道:“甜的。”

  “甜的?那我喝。”童沫沫漂亮的眼睛一亮,立刻接了过去。

  “你这个贪嘴的毛病还是改不掉啊。”林朔笑了,“不怕我又下药?”

  “反正都下过了,随便你啦。”

  童沫沫知道这家伙在逗她,满不在乎地拉开易拉盖上的拉环,便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口,甜丝丝的咖啡口感,顿时让她也笑得甜丝丝的。

  林朔打了个哈欠,随口说道:“帮我开一罐,你躺着没怎么费劲,我可是操劳了一晚上呢。”

  童沫沫听着总感觉不对劲,但还是从扶手箱又拿出了一罐,乖乖地拉开后递给他。

  “对了。”林朔接过咖啡,又说道:“扶手箱里还有一瓶药,帮我倒三粒出来吧,算算时间,也快发作了,既然要办事,我还是早点吃吧。”

  “发作?”

  童沫沫有些疑惑,从扶手箱里拿出了一瓶药,她仔细看了看,但上面全是外语,以她的外语水平压根看不懂,只好从瓶中倒出三粒胶囊在手心。

  她见林朔在开车,犹豫了一下,便问道:“要不……我喂你吃?”

  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皮肤上没毒的。”

  “谢了。”

  林朔微微点头,便张开嘴,任由她柔白的小手将胶囊喂入口中,然后喝了一大口咖啡,将药一起吞了下去。

  “你有什么病吗?”童沫沫蹙眉看着他,“我南疆蛊术对于治病救人也是有奇效的,等出去之后,我可以帮帮你呀。”

  “是吗?”

  林朔笑了,说道:“是脑干肿瘤,你的蛊能救吗?”

  童沫沫一愣,无奈摇头,“脑瘤啊……牵扯到大脑的病症都太复杂了,我的蛊也不敢救,你这脑瘤严重吗?”

  林朔微微点头,“从检查结果来看,医生说手术难度过高,至少在2013年是束手无策的,我也该庆幸是在时间循环的禁区内,病情不会加重,只是在今天恰好会有一次头疼发作而已,如果是在外界的话,可能我早就死了。”

  童沫沫不由得柔声安慰道:“现在外面已经是2020年了,医学也发达了不少,说不定能治好呢?”

  “希望吧。”林朔笑了笑。

  “你还笑得出来啊……”

  童沫沫叹了口气,说道:“既然是这样,你怎么还要离开禁区?”

  “就是因为我想治病,所以才想离开。”林朔又笑道:“实在治不了,我再回来嘛。”

  童沫沫嗯了一声,说道:“放心,就算2020年的医学水平还治不了,我就等到能治的时候,再来通知你,反正我还能活很久。”

  “谢谢,我有点感动了。”林朔看了她一眼,忽然说道:“你半小时前还在被我绑架,现在就为我着想了,你……该不会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

  “说不定就是这样。”童沫沫挑了一下眉毛,故作认真地说道:“那我可得警惕你一些了。”

  林朔笑了,说道:“早知道我就不提醒你了。”

  童沫沫唇边泛起一丝笑意,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其实我愿意相信你,也是因为咱俩的目标一致,完全可以结盟,我这次进入1-01禁区,任务是抓捕或者击杀那只‘恶鹰’,而帮助你稳定时间能力的方法,也与那只‘恶鹰’有关。”

  “你要找的任务目标,代号叫恶鹰?”林朔问道。

  童沫沫微微摇头,说道:“不是那人的代号,而是那类人群的代称是‘恶鹰’,类似于‘通缉犯’这类称呼。”

  “为什么叫恶鹰?”林朔好奇道。

  童沫沫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听过‘普罗米修斯盗火’的神话吗?

  “天神普罗米修斯盗取火种,为人类造福,但却受到了神王的惩罚,被锁在悬崖上,还被一只恶鹰啄食他的肝脏。

  “‘盗火者’这个名称,就是因为我们的工作是探索调查禁区内部的情况,充满了未知和危险,所以才叫做盗火者。”

  林朔恍然,轻声道:“所以,就用‘恶鹰’代称你们的敌人?”

  “对。”

  童沫沫点头道:“虽然时间行者都是人类,但毕竟是从禁区内走出来的,谁也不知道禁区里是什么情况,某些禁区内甚至已经形成新文明了,其中走出的时间行者,反而有可能会成为敌人,所以被称为‘恶鹰’。”

  林朔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说让我稳定时间能力的方法,与那只恶鹰有关,这么说……解决方法果然是杀死一名时间行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