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明日盗火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4、时间到了

明日盗火者 老魔童 3648 2020.11.27 01:06

  许致远决绝的声音,在所有魔眼小队的成员脑海中响起。

  也包括林朔。

  队员们先是微微一怔,随即一个个的嘴角都缓缓翘了起来,露出一抹早有预料的笑意。

  这就是他们的队长,他们最钦佩敬仰的队长。

  “队长……”林朔深吸一口气,缓缓抑制着胸腔之中数千年来都难以体会的情绪。

  “林朔小哥,放心吧。”那妩媚的短发女人微笑道:“队长从未放弃过任何一个队员,无论你加入队伍只有半天还是一分钟,我们也一样。”

  那血族康杰斯也轻声道:“我康杰斯家族的荣耀与魔眼同在,得到队长承认的人,便是我康杰斯家族的盟友。”

  “可笑的恶鹰,就凭你也配和我们做交易?”

  “全世界有超过十亿人看过老子宰杀你们这些恶鹰的电影和纪录片,想让老子向你们妥协?老子不如死了算了。”

  “可笑,要杀就杀,谁死还不一定呢,还想羞辱我们?”

  魔眼小队的一个个成员纷纷开口,或冷漠,或嗤笑,或嘲弄,没有任何人有妥协的意思。

  该享受的,他们早已享受过了,地位、名声、金钱等等一切他们都有,最珍惜的反而是全世界数十亿人对他们的印象,以及……内心的底线。

  即便他们明白这是世界联邦想看到的,但这一切毕竟是真实发生的,真实的崇拜、真实的信仰……他们心甘情愿。

  而林朔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听着所有人所说的话,默默记在心底。

  “是吗?”

  教父面具下的双眸泛起一丝怒意,冰冷的声音透过面具低沉地响起:“我说过吧?我很讨厌恶鹰这个称呼。”

  “杀!”

  许致远陡然冷喝一声,从额头到脖子,乃至于被衣物覆盖下的胸膛,忽然间睁开了一只只诡异的魔眼,足足数十只魔眼同时睁开,紧接着从瞳孔中迸发出一道道虚幻的淡紫色光芒,划过一道道曲折的轨迹,隔空射向了‘教父’!

  而其他队员也极有默契地做好了准备,一如既往,打算配合队长的精神攻击,对敌人发起进攻!

  就在这时——

  “死吧。”

  那略显苍老的声音陡然在宴客厅内回荡了起来,声音中蕴含着绝对的冷漠和高高在上,仿佛至高无上的神明在宣判命运一般!

  与此同时,一股可怕的精神冲击犹如涟漪一般扩散开来,瞬间波及了所有人!

  这一刻,林朔感觉到脑海中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等他醒过神来时,只听到“噗通”的倒地声响起,随即便看到身旁的队友双眸涣散无神,一个个朝着地面栽倒,包括童沫沫和杨琪还在看着他,美丽的眼睛便已经失去神采,也随之倒地!

  林朔一怔,栗色的瞳孔在灯光下骤然紧缩,下意识地伸出手臂,却没能抓住任何人。

  只是刹那间,除了林朔,刚才还一起愉快吃饭的所有人,便都已经倒在地上!

  林朔怔怔地看着倒地在地上的童沫沫、杨琪、还有这些队友,嘴唇微微翕动,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眼前这一幕,让他冷却麻木的心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仿佛要窒息了一般。

  “何必呢?”

  教父那冰冷的声音响起:“给了你们活路,你们不愿意走,现在一个个都死了,满意了吗?”

  随即,他又看向了林朔,双眸炽热地说道:“好孩子,我早就猜到刚才这种程度的精神攻击,是杀不了你的,没想到你连一点影响都没有,比我想象的还要优秀!”

  林朔一点一点地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教父,缓缓道:“你这样强大,却亲自找过来,是因为我?还是因为我杀了你几个手下?”

  “当然是因为你。”教父微笑道:“虽然妖枪这样有潜力的仆人死了,让我觉得挺可惜,但他与你比,根本就是废物,死了就死了,也不算什么。”

  “你想把我变成夜魔?”林朔注视着他,似乎想要将他记在心里。

  教父淡笑道:“夜魔虽然算不上什么高等生命体,但用来控制和挖掘浅层次的精神力量,还是很不错的,你这样优秀的孩子,我会好好培养你的,我还得感谢许致远,要不是他,我也找不到你这样天才的仆人。”

  林朔一字字地问道:“既然你知道我的精神意志……你觉得你有可能洗脑我吗?”

  “只是精神层面的洗脑,当然不行。”

  教父似乎已胜券在握,很有耐心地微笑道:“但配合一些其他手段,你这样还没有开发精神力量的孩子,洗脑起来可要简单多了,对付许致远这种精神力量开发到极致的人,我需要准备的太多了,还得防备他自杀,不敢冒进,否则我早就动手了,哪需要等这么久?”

  林朔沉默了一下,低沉道:“也就是说……如果我没有出现的话,你就会洗脑许队长,把他变成夜魔?”

  “是这样,我的孩子。”

  教父低笑一声,说道:“幸好我决定等到半年后再对许致远动手,不然就错过你了,不是吗?”

  “也就是说……”

  林朔的目光缓缓扫过地面上所有人的尸体,轻声道:“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是吗?”

  教父眼中的笑意更深,饶有兴趣地说道:“你后悔了吗?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命中注定你会成为我最强大的仆人,这就是命运。”

  “为什么世界联邦找不到你们?你们藏在什么地方?”林朔低沉问道。

  “孩子,别试图套我的话。”教父微笑道:“虽然这里的监控和信号都已经断绝,但或许你有什么特殊手段可以联系外界?你想知道的话,等你成为我忠诚的仆人之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哦?”

  林朔忽然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只手枪,枪口朝着自己的头颅,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然而——

  他忽然感觉手臂一僵,已经紧扣着的扳机便无法再按下去了,手中的枪也脱手而出,在空中自行分解化为铁粉,落在了地面上。

  “别这样,我的孩子。”

  教父笑着摇头道:“生命是很宝贵的,我不喜欢死亡,在我的面前……你的生死,已经不由你掌控了。”

  忽然,林朔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虚弱而熟悉的精神传音:‘林朔,别看我。’

  ‘队长?’林朔心中一喜,立刻在心中回应,而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反而开口问道:“这是念动力?”

  “不错,你拥有这么强大的意志,成为夜魔之后,也最适合觉醒念动力。”教父微笑道。

  而许致远的声音也同时在他的脑海中响起:‘林朔,敌人的实力太过恐怖……我这个无能的队长救不了你,抱歉……但我可以给你自由的死亡,避免你沦为敌人的奴隶,你怕死吗?’

  ‘我当然不怕死。’

  林朔在心中回应道:‘但是……队长,以我的精神意志……你恐怕没法用精神攻击杀我。’

  他表面上却是看着教父,低沉道:“念动力不是最无用的精神系能力吗?”

  “孩子,你也想错了。”

  教父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只是笑着解释道:“念动力的本质,其实就是精神力量对于物质的影响,但想用精神影响到现实世界的难度极高,现实与精神之间就像是有一道高墙,念动力不够强大的情况下,只能透过墙上的孔洞勉强影响到现实,但如果念动力足够强大,可以跨过高墙,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而许致远则是在林朔的心中说道:‘我知道精神攻击杀不了你,但我的魔眼也有物质攻击,配合时间加速的情况下,我可以在瞬间杀掉你,对方的念动力也有延伸速度,根本来不及阻拦。’

  ‘好,那就来吧。’林朔在心中回应道。

  ‘抱歉,林朔……’许致远轻叹一声。

  而教父依然在解释:“对于精神意志不够强的人来说,念动力无法跨越现实与精神的界限,只能勉强影响现实,自然是无用的能力,但对于你这样的天才而言,念动力就是最强大的精神能力了,只要你……”

  就在这时——

  躺在地面上的许致远,忽然睁开了双眼,注视着林朔,瞳孔骤然绽放出一道毁灭性的紫色光芒。

  连0.01秒都不需要,这道紫光就能粉碎林朔的头颅。

  林朔眼角的余光也注意到了那紫色的光芒,然而那紫光只是一闪而过,便消弭于无形了。

  与此同时,他赫然发现,眼前正在解释的教父,忽然在他的视线中消失了!

  他豁然转头看去,发现那身穿黑色大衣的教父,正背对着他,站在他和许致远之间的位置!

  “怎么可能……”

  许致远难以置信地看着教父,眼神中满是震撼,“你会瞬移?就算你会瞬移……你怎么可能来得及反应的?”

  教父眼神淡然地俯视着他,语气嘲弄地说道:“我早说了,林朔的生死在我的掌控中……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活着吗?我只是想用你教育一下我的孩子,才让你活到现在而已。”

  许致远想要挣扎,却被教父的念动力完全压制,只能缓缓闭上双眼,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低声道:“林朔,抱歉……”

  “这是一次很有趣的教育,不是么?”教父低笑一声。

  这一刻,绝望和惨烈仿佛笼罩着整个宴客厅。

  而林朔却是微微闭上了双眼,似乎在确认什么。

  随即,他又睁开眼睛,轻声开口道:“队长,你不用道歉,错的是我……看来,我没有和你共事的缘分,我的到来,只会连累到你。”

  “林朔?”许致远微微一怔。

  教父缓缓转过身,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朔,说道:“说的不错,你的缘分……就是成为我的仆人。”

  林朔沉默了一下,双眸紧紧盯着教父,一字字地说道:“教父,是吧?我记住你了,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摘掉你的脑袋。”

  “嗯?”

  教父眯起眼睛,念力完全扩散开来,充斥在林朔周围的空间,随即嗤笑问道:“你要杀我?孩子,你的生死,甚至于意志、心灵都将在我的掌控之中,难道你以为你还有自我吗?”

  “是吗?”林朔嘴角泛起一丝讥诮的笑意,轻声道:“你以为我这一路上三番五次地暴露自己,这么冒失地横冲直撞,是真的没想到你的存在吗?”

  教父用念力观察着周围的可疑情况,同时低沉道:“在我面前,你以为你能逃得掉?”

  而林朔没有理会他,只是最后再看了一眼地面上所有人的尸体,又看向了许致远,微笑道:“队长……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队长了,但在我心里,我会一直记着你这个队长的。”

  许致远一怔。

  “你想做什么?”教父眼神终于变了,念动力全开,试图直接束缚住林朔。

  “抱歉,时间到了。”

  林朔缓缓闭上双眼。

  下一刻,他脑海中的倒计时归零,而意识在那神秘力量的作用下,穿过逶迤虚幻的时间之隙,从未来飞向了‘现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