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明日盗火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9、目光

明日盗火者 老魔童 2428 2020.11.20 00:00

  “阿茉,今天阿娘要教你培育的蛊,是一种很奇特的蛊,它在上古巫蛊中也是非常神秘的,或许它无法带给你强大的力量,但却可以在危险时提醒你,哪怕危险距离你很遥远,它也能感知。”

  “它的名字叫‘天机蛊’,即便如今的巫蛊再也不复上古神话时代的神妙,但它依然是一种很特殊的蛊。”

  “阿茉,你一定要将它养成本命蛊哦,或许……将来有一天,它就能救你一命。”

  ……

  或许是死亡来临的刺激,童沫沫感应到体内天机蛊传来前所未有的预警时,脑海中犹如走马灯一般,瞬间闪过了当年阿娘传授自己天机蛊时说的那些话。

  是狙击!

  这一刹那间,她深养在血肉中的气血蛊和神力蛊瞬间爆发,让她娇嫩白皙的小脸变得赤红的同时,体内的肾上腺素也不断飙升。

  这一刻,仿佛一切都慢了下来。

  与此同时,童沫沫的余光瞥到了走在她左后方的林朔,心中豁然闪过一个念头:狙击手要找的是林朔,就算是赌,也应该狙击六个人之一,为什么我会感应到危险?难道,就算是这种角度……那狙击手也能够一穿二?

  电光火石间,她根本来不及多想,思维在一瞬间闪过的同时,就豁然转过身,猛地一把将林朔拉到了一旁!

  从天机蛊感应到危险,再到念头一闪而过,最后拉开林朔,整个过程仅仅只用了一秒多点!

  然后——

  “噗!”

  只听子弹贯穿血肉的声音响起,童沫沫只感觉胸口处传来一阵空洞的虚无感,什么都感应不到了。

  而林朔心中感觉到莫名不安的同时,忽然被童沫沫拉得一个踉跄,还没站稳身体,就看到眼前的童沫沫胸口处,豁然出现了一个巴掌大的空洞!

  凄厉的鲜血随之喷涌而出。

  “砰!”

  这时,狙击枪子弹撕裂空气的声音才随之到来,那可怕的子弹携带着惊人的动能,瞬间洞穿了她的胸膛!

  “你……”

  林朔眼睁睁地看着童沫沫娇小纤弱的身躯被子弹贯穿,鲜血涌出,瞳孔骤然紧缩到针尖。

  胸腔中,那颗数千年来已经很少波动的心,也狠狠地跳动了一下。

  在苏北市的漫长岁月里,他了解的人再多,也始终是别人的陌生人,几乎从未有这种被人舍命相救的经历……

  又是这样,又是她……

  那个杂碎,连这个角度都能开枪吗?

  他眸底掠过一抹无法抑制的恐怖杀意,眼白上隐隐有血丝浮现,随即立刻站稳身体,最快速度冲了上去,在童沫沫倒地之前抱住了她,冲着她大喊道:“快回溯!别死!保持意识!”

  而童沫沫躺在他臂弯上,眼神涣散地看着他,嘴唇微微翕动,似乎想说什么,但在肺部已经被洞穿的情况下,她发不出声音,只是唇边涌出了血沫,染红了她白皙的皮肤。

  被雪白映衬的鲜红,更显得凄艳。

  林朔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再次喝道:“回溯!我不想再看到你死了!”

  这一刻,他心中的愤怒和杀意不断升腾,混合着涌入了大脑,与某种因子发生了共鸣,似乎有诡异的寒流在脑海中流淌。

  与此同时,他莫名感觉到了一道目光的注视,那是一道冷漠的目光。

  “嗯?”

  林朔来不及多想,豁然一把摘下了墨镜、口罩、帽子,杀意凛然地转头看去,眼白上瞬间浮现出一道道血丝。

  他蕴含着怒意的凶戾目光,仿佛与那道目光对视在了一起。

  在这一刻,两道目光似乎在虚无间发生了碰撞。

  ……

  酒店三十七楼。

  “砰!”

  伴随着惊人的枪响,狙击手‘妖枪’扣动扳机之后,布满血丝的眼珠注视着瞄准镜,仅仅一秒之后,便微微皱起了眉头,讶异道:“这个童沫沫怎么回事?她是怎么感知到我开枪的?”

  而那个‘三十七号’夜魔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说道:“这童沫沫为什么会拼命救她身后的那人?”

  ‘妖枪’缓缓深吸一口气,强忍发挥能力超越极限后的头痛,已经开始产生增生组织的面容上闪过了一抹惊疑:“难道她救的人就是林朔?”

  下一刻,他透过精神力量扭曲的瞄准镜光线,看到那抱着童沫沫的男子,忽然取下了帽子、墨镜、口罩,旋即猛地转头朝着他看来。

  那是一张布满寒霜的俊美面容。

  “真的是林朔!”

  ‘妖枪’豁然一惊,心中不由得开始后悔,早知道就不想着一穿二,而是直接爆头林朔了!

  然而——

  就在这时,在精神力量扭曲光线的瞄准镜中,他看到了林朔那双杀意盎然的眼睛。

  刹那间,彼此的目光似乎发生了碰撞,他却是感觉林朔的目光恍若一柄大锤,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妖枪’感觉眼前一黑,脑海中猛地一震,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剧烈震荡,整个人更是失去意识,仰头便栽倒在了地面上。

  那三十七号夜魔听到动静,转头看去,不由得一愣,莫名其妙地看着倒地的‘妖枪’,问道:“你怎么了?”

  它这一分神,却是没有看到延迟的监控画面上,林朔忽然摘掉了帽子口罩墨镜,似乎朝着这个方向转头看了过来。

  “嗯?”

  然而,当三十七号夜魔仔细看向妖枪时,却是愣住了。

  尽管房间内没有开灯,拉着窗帘,光线昏暗,但夜魔的夜视能力也让它看得一清二楚——

  ‘妖枪’已然昏迷不醒,似乎失去了意识,而且眼睛、鼻子里都溢出了鲜血,甚至连额头上的一根青筋都已经爆裂开了,不断有鲜血流出来。

  “怎么回事?”

  三十七号夜魔大惊失色,立刻喊道:“‘妖枪’?你怎么了?”

  “怎么了?”那通讯器传来电子音:“出什么事了?”

  三十七号夜魔将‘妖枪’扶了起来,难以置信地惊骇道:“妖枪这个状态,恐怕是脑域受到了重击,大脑不堪负荷导致他昏迷了……这,似乎是中了精神攻击?”

  “精神攻击?”

  那通讯器传来的电子音一字字地说道:“难道有擅长精神的能力者在暗中偷袭吗?但陵阳市的盗火者之中,除了许致远,并没有人擅长精神系能力,但许致远还没抵达陵阳市,就算有隐藏的精神系能力者,以‘妖枪’天生强大的精神意志,应该也不至于昏迷才对。”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三十七号夜魔无法理解地摇头道:“他刚刚还差点狙击杀了那林朔,只是被那个童沫沫拉开了,但忽然间,妖枪就昏迷了。”

  它也顾不上继续看那监控画面了,反正这一枪没能杀掉林朔,就没机会了。

  而且,总不可能是一千多米外的林朔干的吧?

  那通讯器传来的电子音沉默了一下,说道:“附近的监控系统被我关闭了,我也不清楚是否有盗火者隐藏在你们附近,你们注意。”

  三十七号夜魔不由得呼吸一窒,立刻发动了能力,犹如惊弓之鸟一般,警惕万分地看着周围,时刻防备着偷袭。

  即便能力发动了,但它还是紧张无比,仅仅是无声无息的精神攻击,就能让精神意志比它更强大的妖枪昏迷,以它的能力,能挡住对方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