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明日盗火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合作

明日盗火者 老魔童 2881 2020.10.24 00:15

  “这个嘛……”

  童沫沫想了想,说道:“一般觉醒能力之后,过一段时间就稳定下来了,只是每个人稳定需要的时间也不一样,你只需要等……诶?”

  说到这里,她忽然愣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了。

  “等等……你在时间循环中,无法离开,刚刚觉醒天赋过去一天,能力还没稳定,时间就重启了,你被重置之后,又要重新觉醒能力……”

  童沫沫有点傻眼,“那……那不就是等于是你在不停地觉醒能力吗?”

  林朔微微眯起眼睛。

  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

  每一次时间循环,他都要重新觉醒时间天赋,但只有一天时间,根本来不及稳定!

  无法稳定,也就意味着无法离开!

  “这不是死循环吗?”

  林朔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童沫沫闻言,却是下意识地说道:“那倒不是,虽然是有点无解,但也算不上死循环,想让能力迅速稳定,只要你吸收时……”

  说到这里,她忽然一愣,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连忙闭上了嘴巴。

  “怎么了?”林朔看着她。

  童沫沫轻轻咳嗽一声,说道:“我记错了,这个方法也行不通。”

  林朔注视着她,沉默了下来。

  气氛逐渐冷却。

  童沫沫感觉压力陡增,心脏砰砰直跳,只能强装镇定地安慰道:“别担心,等我出去之后,再帮你问问,说不定还有其他方法呢?”

  林朔沉默了半晌,忽然说道:“我必须离开苏北市,这也是我抓住你的理由,你懂吗?”

  童沫沫勉强笑道:“我知道。”

  林朔半眯着眼睛,注视着她,缓缓说道:

  “你知道?那你不说实话?

  “刚才你明明都说出‘只要你吸收时’这几个字了,却忽然说记错了……

  “吸收的是‘时什么’?

  “我猜,这个方法对你应该很不利吧?

  “你全身我都检查过一遍了,没什么特殊的东西,那你的担心应该就是你自己了……”

  他的每一句话,都让童沫沫脸色变得苍白一分。

  “比如……杀了你,或许我就能吸收你的‘时间力量’?”

  说到最后,林朔更是豁然站起身,从旁边的包里摸出了一把锐利的军刀,反手握住刀柄,便抬起手臂,作势就要刺下去!

  “等等!”

  童沫沫见状,不由得脸色一变,连忙挣扎起来。

  但绑在手脚上的绳子结实无比,她根本无法挣脱,只好焦急地喊道:“你别杀我!我告诉你,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林朔保持着举刀的姿势,就这么看着她。

  童沫沫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我告诉你可以,但事先说好,你知道之后,不准杀我。”

  “可以。”林朔点头。

  “我……我该怎么相信你?”童沫沫咬着嘴唇,感觉有点无力。

  “哈哈。”

  林朔却是笑了,忽然握紧手中的军刀,就猛地刺了下去!

  童沫沫瞳孔骤缩,正要催动体内的蛊爆发拼命时,却是感觉手腕上忽然一松,她这才发现,这一刀只是砍断了绑在床头上的绳子!

  她惊魂未定地看着重获自由的那只手,背后满是冷汗,又吃惊地看向林朔,“你……你怎么……”

  “你不是说,不知道该怎么相信我吗?”

  林朔望着她,伸手将军刀递向她,对她微微一笑,说道:“现在可以了吧?”

  童沫沫怔怔地看着眼前锋锐的军刀,完全没想到这人居然会放了自己。

  “你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童沫沫往后缩了缩,却有点不敢接这把刀。

  对于眼前这个行为诡奇,城府又极深的变态,她有点跟不上对方的思路,已经有点PTSD内味了。

  “只有这样,你才能放心吧?”

  林朔微微摇头,又将手中的军刀朝着她递了递,轻声道:“抱歉,多有得罪,我只是想离开这里而已。”

  童沫沫看着他诚恳的目光,这才接过这把军刀,飞快地割掉了其他三根绳子。

  在手脚恢复自由的这一刻,她才终于放下心来。

  以她还算不错的武功,手中又拿了武器,想杀眼前这人,根本没什么难度。

  而林朔只是平静地看着她,还微笑着提醒道:“你手脚上的绳圈是死结,解不开的,你直接割断吧。”

  童沫沫微微一怔,看了他一眼,这才挑断了手腕脚腕上的绳圈。

  尽管手脚解放了,但她心中还是不安,手中依然紧握着刀柄,有点想动手,但她看着林朔,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怎么?你还真以为我想杀你吗?”

  林朔瞥了她一眼,“我只是想让你告诉我真相,吓吓你而已,如果我真想杀你,又怎么会用刀?”

  童沫沫沉默了。

  确实,以这个变态的谨慎和小心,怎么会靠近之后用刀杀她?

  “更何况……”林朔微微摇头,说道:“我猜的没错的话,禁区外,应该是有部队长期驻守监管的吧?”

  童沫沫默默点了下头。

  “我一猜就知道。”

  林朔随意道:“你说过的,盗火者的数量极其稀少,在外界比社会精英还要珍惜,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我杀了你之后,真的能找到稳定能力的方法……但我离开禁区之后,你却没出去,我会有什么好结果?”

  他又微微摇头,“退一万步说,你已经帮了我不少了,难道你以为我会恩将仇报吗?那你也太高估我了……我只是想和你合作而已。”

  童沫沫微微一怔,“合作?”

  “你不是说,你身为盗火者来这禁区,是有任务的吗?”

  林朔轻声道:“只要你答应帮我稳定能力,让我能够离开禁区,我可以先帮助你完成任务,怎么样?”

  “你……愿意先帮我?”童沫沫难以置信。

  “这也算是我的一点诚意,以及歉意。”林朔认真地看着她。

  童沫沫沉默着低下头,看着手中的军刀刀锋,手上却缓缓松开了刀柄,心中的敌意也逐渐消散了。

  因为她忽然间发现,眼前这个似乎很阴险的变态,其实也没有那么过分,虽然对她无礼了一些,把她绑成这样,但毕竟也没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为了防备她而已。

  况且她作为一个颜狗,内心深处也不是很抗拒。

  仔细想想,他也只是想离开这个禁区,才不得已这么做的。

  这么一看,确实也不能全怪他。

  而且,她反而有些佩服这人了,这一系列的操作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人有智慧,有理智,更关键的是还有底线!

  除了沉睡的那十五年时间,她也就二十四年的人生而已,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

  “好,我答应你。”

  童沫沫轻轻点头,随即抬头看着林朔,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林朔扬起嘴角,对她绽放出一个温和的笑容,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林朔,朔日的朔。”

  她怔了一下,忽然觉得他有点炫目,又慢慢低下了头,低声道:“嗯……我叫童沫沫……”

  “你说过了。”

  林朔微微一笑。

  看着少女有些局促的样子,他心中则是暗松了一口气。

  初步攻略成功。

  说到底,这个女人虽然满身毒蛊,但其实也只是一个内心柔软善良的少女而已。

  只要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再反转形象,就能让她产生好感了。

  嘿,好歹与几百万人都有过交际,还能搞不定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