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沧海桑田云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自己的嘴唇正在凑近那只手

沧海桑田云与月 彼岸传灯 1038 2021.10.14 09:48

  铁柱娘不高兴了,一边摩挲夏云的手,一边说,“铁柱,你这孩子说啥呢?你看看云儿的手都起血泡了!”

  找了根针,在火上燎了燎,边挑夏云手上的泡,边说道:“可怜的孩子......”

  接着又边给夏云包手,边说,“不跟柱子一起干了,赶明儿婶带你。”

  夏云又跟着铁柱娘学编柳条筐。

  村子水多,村前村后,大河小溪,柳树成荫。柳树多,于是各种用柳条编制的筐、蓝等就很多,这个村的妇女们大都会这种手艺。妇女们或单独在家编,或三、五人在一起边唠嗑边双手不停的编。但这活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没两天夏云的手不是被磨起泡,就是被碰破皮。

  “呦,一个大男人的手,比我们女人的手还嫩。”一次几个妇女围坐在一起编筐,村里一个穿戴比较鲜艳的女人笑嘻嘻地抓着夏云的手,又捏着他的腮帮道,“细皮嫩肉......”

  那女人握着夏云的手,“噗噗”吹着,“还疼吗?”

  夏云抽了抽手,没抽回来。她身体散发的气息,夏云忽然有种久违的异样感觉,这种感觉是异性之间才有的。

  富丽堂皇的欧美式建筑,奢侈而又浪漫的情调,有男有女,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钢琴和小提琴演奏的曼妙音乐,灯光酒色,红绿相映,“Club”夏云脑子里蹦出一个英文单词。这时,一个妖媚的女人款款而来,一手举着高脚杯,杯里是红红的拉菲酒,一只手缓缓伸了过来......

  “云儿!”铁柱娘的唤声。

  夏云这才发现众人都用惊愕的眼神看着他,他手里正握着那女人的手,而自己的嘴唇正在凑近那只手。

  夏云急忙甩掉女人的手,跟着铁柱娘离开了。

  “他的眼睛好迷人呦”

  “迷啥人?色迷迷的眼睛。”......

  接着是一阵哄笑。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夏云的脸滚烫。

  从那以后,铁柱娘就不带夏云去了,也不教他编了。

  后来,又教他做饭,可是,不是打碎碗,就是烧着了油锅,炒的菜更是常常咸得齁人......

  铁柱气得一天要吼他不知道多少回。

  “打烂几个碗了?连碗都不会刷!真是个废物!”

  “吼啥呢?”铁柱妈每回都要说,“云儿的手金贵,哪像你粗手粗脚的。”

  铁柱娘总是护着夏云,可她也不知道到底该让夏云做什么好了。

  夏云在家里呆着实在无聊,铁柱娘就让他到村里溜溜逛逛。

  一天下午,夏云在村里闲逛,遇到了上次在一起编柳条筐的鲜艳女人,那女人抓着他的手,又是揉又是摩,“我看看手怎么样了?好些没?”

  夏云抽回手,那女人又抓住夏云的另一只手,“我再看看这只手,呦,大兄弟,你这只手上还结着疤呢,还没好透呢。”

  “谢谢你的关心,我要回家了。”

  “呦,大兄弟瞧你说的,多外气,”女人瞅着夏云,笑眯眯地说,“我这人就是心肠软,我不关心你,谁关心你?”

  女人嘴里大兄弟长大兄弟短的说个不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