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作之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6

天作之盒 Tigerman 2257 2018.11.02 14:00

  根据晴晴所述,西京是西域地区重镇,城中市民将近二十万,再加上周边居民,西京地区总人口超过二十五万,而平西王府上上下下将近千人,无疑是城中最大府弟,尽管西京城治安一般,但平西王府安保当属严密,即使当日曾容两家血拼,也在无声无息间进行,哪会有傍晚时分突然传出尖声怪叫之理?更何况城中不少商贾高官都汇集到平西王府作客,再大的事也不应大惊小怪,惊动王爷的宾客。

  林大总管、容总领立即带人赶过去查看情况。声音来自阁楼西厢排房,那是二姨太的起居室、化妆间、书房等私密禁地,未经二姨太许可,普通下人禁止进入。两位总管带着数名家丁,快步赶到厢房,只见两个侍婢正坐在走廊哭哭啼啼,胸脯高低起伏,似乎惊魂未定。

  “小雨、阿满,怎么回事?”容总领认出,两个都是夏莲院婢女,平时主要负责打扫厢房。

  那个叫“小雨”的婢女往身后的房间指了指:“容大人……里头……里头……”

  这些婢女大多是容总领选进王府的,行走江湖多年的容嘉华,深信社会阅历越多的女子,内心世界越复杂,自己越难掌控,因此,他尽挑年纪小、家境贫穷、远离城镇的乡间女孩进府,尽管这些女孩带着几分粗鲁,不大懂规举,但只须经过调教就不成问题,她们吃苦肯干,老老实实,极少搬弄事非,为管理带来不少便利,正因为如此,当年容家军才得以抵御曾大总管的巨大压力,从而战而胜之。

  年纪较小的阿满,只会哭,说不出话,稍微年长的小雨,尽管懂得开口,但“里头”、“里头”的说了好几遍,就是说不下去,两位总管大人明白,厢房里肯定发生不寻常的事情,几乎把两个小姑娘吓破了胆。

  两个婢女身后的厢房,是二姨太的化妆间,与隔壁的起居室相通,平时除了二姨太及贴身丫环和打扫卫生的婢女外,就再没其他人允许内进,王爷留宿夏莲院,多半会到东边厢房,那边枕浴两室相连,更能提高王爷的“雅兴”。

  林大总管使了个眼色,手下立即推开虚掩的木门,金红色的霞光从门口射进厢房,里头寂静一片,显得几分阴森,林总管走前两步,往厢房探头一看,旋即倒吸一口凉气,退出房间,容总领跟上前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大变。这时候,有些宾客循声而来,站在外头引颈张望,林总管立即吩咐下人调动王府院卫队封锁现场,并请王爷启步西厢排房——这事由王爷亲自处理最适合,他能亲历现场最好,省得以后说不清楚。

  一切安排妥当,林总管这才松了口气,但身边的容总领却坐立不安,想抽身离开,却被林大总管拉住。没一会,郭王爷在一众家丁束拥下匆匆赶来,远远就厉声质问:“怎么了?大惊小怪的……”

  “禀王爷,常胜找到了,不用再找了。”林大总管回话。

  “找到了?在哪?”王爷听着欢喜,但眼前各人神色凝重,他也无法高兴起来。

  林总管往厢房指了指:“在里头。”

  “里头?”王爷脸色一沉,似乎已猜到三分。

  林总管点点头,随即吩咐:“阿和,亮灯。”

  身边的下人马上张罗几个灯笼,林总管提起一个推门而进,郭王爷紧随其后。

  夕阳余辉下,房间里并不太昏暗,加上灯笼柔和的亮光,房间里的一切一清二楚——这是二姨太的化妆间,摆放着好几个大衣柜,又长又宽的化妆台上,尽是一瓶瓶一盒盒的雪花膏、指甲油、香水等各式各样的胭脂水粉,二姨太本是歌妓出身,涂脂抹粉装扮化妆是她生活一部分,胭脂水粉自然不少,这是她征服男人的利器之一。

  各式化妆品分门别类整整齐齐摆放在化妆台上,与凌乱的地面形成鲜明对比——地面上,横七竖八散落十几个瓶子,护肤油、胭脂粉撒了一地,而杂乱的地面上,躺着一条金灰色的小狗,暗红色的血水自小狗眼耳口鼻流出,汇成好大一滩血,死状相当恐怖。

  郭王爷抢过灯笼靠向地面,伸出指尖在小狗颈部轻轻一摁,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眉头紧锁——显然,这正是他的吉祥之物“常胜”;显然,他的吉祥之物已经死去;显然,“常胜”因为中毒而死。

  郭王爷沿着地面照了照,一边向林大总管说道:“马上把这里封锁起来,任何人不得内进,包括二太太。”

  “是。”

  “夏莲院所有家奴都要看管起来,不准告假,不准离开夏莲院。”

  “是。”

  “外面那两个丫头要分别关押……还有,”郭王爷摆摆手,林大总管立即把头凑过去,“宴会后,容总领也要锁起来,再多派人手看管二太,明白吗?”

  “明白。”

  郭王爷把灯笼塞回林总管手中,拉了拉衣服,这才走出厢房,他向外面那些商贾高官挥挥手,脸上换上笑意:“没事没事,小狗找到了,溜进厢房里……害羞,不敢出来,哈哈哈……”

  “呵呵呵……”外面一阵欢笑。

  “大家回去喝酒吧,一醉方休……”

  郭王爷全名郭皓,出生于京都武学世家,父亲也是朝庭命官,负责卫戍京城。郭皓是郭家长子,得到父亲重点栽培,既读诗书,也习功夫,还要学兵法,可谓文武双全,因此,平素大大咧咧的郭王爷,其实粗中有细,办事周全——没有缜密的心思,哪有机会提拔为异姓王?王爷不管家事,只因慵懒,除了行军打仗,他更爱把时间花在结交朋友、寻欢作乐之上,但此刻王府出事,却不到他就手旁观。

  死了一条狗,即使是吉祥宠物,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儿,甚至能够证实是中毒而死,也毋须劳师动众,小猫小狗嘴馋误食杜鼠药也是常事,城中几乎每天都有发生,然而,王爷看过“常胜”一眼之后,就和林、容两位总管一样,立即联想到大奶奶的死,虽然郭王爷并没有亲眼目睹妻房死时惨状,但听过下人多般描述,印象深刻,只是当时自己身在前线,后来又隐居山林,事隔太久,现已难以追究,虽坊间流言甚多,但王爷决定不再计较,毕竟,达官贵人、帝王将相的家事,老百姓最是关心,茶余饭后作为谈资,往往加油添醋,若要一一细究,则永无宁日。

  想不到,将近两年后,王府里竟又发生中毒事件,虽然这次遇害非人,但情形极其相似,情节非常严重。是可忍,孰不可忍,怒火中烧的王爷瞬间作出部署,誓要找出真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