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作之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9

天作之盒 Tigerman 2022 2019.03.26 14:00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叶志虎怎会想到,老狐狸貌似不计前嫌的背后,却是处心积虑、伺机报复?这或许只能怪叶志虎涉世未深,没料到数百上千年前的古人,经已如此狡猾,“老狐狸”的头衔,看来绝非浪得虚名。不过,回想起来,在一众新丁面前实施“剥光猪”的羞辱,确比跨下之辱更令人难堪,以老狐狸的胸襟,又岂会轻易冰释前嫌,当没事发生呢?

  偶然机会,老狐狸打听到叶志虎腰间藏有两件家传之宝:其一不用点火,即可散发奇光异彩,亮如烈日;其二能喷出热风,专供妇女吹发之用,可瞬间把头发风干。两件宝物似乎都是绝世珍宝,老狐狸心里估摸,会发光的多半是夜明珠,说不定还不止一颗,必定价值连城;另一件就猜不透了,但肯定珍稀——能吹热风之物闻所未闻,物以稀为贵,这东西当然也是值钱玩意。

  另一方面,老狐狸通过仔细观察叶志虎日常训练,亦发现端倪——小马哥通常身披大衣,腹部老是微微鼓起,扎马步累了热了,也不愿把大衣脱下,而当练习刀棍、马术时,穿着厚重的外套极不方便,他也总会小心翼翼把大衣卷好,摆放到高高的树丫上,似乎时刻警惕戒备。可见,小马哥腹部必定藏有异物,而且应是贵重之物。

  于是,老狐狸想到复仇大计——夺取小马哥的家传之宝。如果是宝物,自然据为已有,如果只是普通家传信物,就扔下悬崖,总之就要让小马哥心里难受,体会痛苦滋味。然而,老狐狸很清楚,自己的功夫绝非小马哥的对手,犟蛮抢夺肯定不行,必须施予巧计。于是,这晚趁着为几个通过考核的新丁庆祝之时,瞧准叶志虎返回小屋,他立即抱来两瓮青稞酒。叶志虎与一众小兄弟不明就里,开怀痛饮,哪知道蒙汗药就混在第二瓮青稞酒中,没喝上几杯,全场新丁已纷纷晕倒,昏睡过去。

  老狐狸朝叶志虎腰间一摸,果然夹藏异物,鼓捣好一会,才弄开腰包的扣子。老狐狸心里欣喜若狂,单从这个设计精巧的扣子可以看出,这包包里头的东西绝对珍贵。

  获取腰包,老狐狸立即抽身,希望尽快赶回住处玩赏到手宝物——他的住所在草坪另一侧,转过山坳,大约走三百多米就到。然而,就这三百来米的路,老狐狸也抵受不住诱惑,边走边拿着腰包摸来摸去,无意间把拉链拉开,里头的手电筒首先暴露出来。

  造型、质料都相当奇特的手电筒,立即吸引老狐狸注意,他迫不及待拿到手中把玩,这里摸摸那里按按,突然间,一道强光自电筒喷射而出,直接打在老狐狸双眼之上,吓得他惊呼一声,电筒随即甩往雪地——自出娘胎以来,还从未在人间见过比太阳还要光亮之物,那道直接打在眼睛上的白光,让老狐狸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情不自禁惊呼一声。

  “阿东,是你吗?”松林那边,传来一把响亮的声音。

  老狐狸一听,心里慌了,是八爷——这时候,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八爷邓小军,是马帮当家中最年轻的一位,年纪与老狐狸相仿,当年绒马山一役,八爷与老狐狸并肩作战,互相掩护,艰难杀出重围,因而八爷与老狐狸交情深厚,情同手足。五年前,身为外勤队长的老狐狸带队下山“劫富”,把盗窃得手的金元宝据为己有,事发后,本要以马帮帮规处置——初犯者剁手指、再犯则剁手并逐出马帮,后因八爷作保求情,老狐狸才得以免除剁指酷刑。虽自此老狐狸被取消外勤资格,但没过两年,他又在八爷的推荐下担任新兵营教头,因此,老狐狸感恩戴德,把八爷视为恩人。空闲之余,他总爱带上两盅秘制佳酿,到八爷住所小酌几杯,天南地北,车天吹地。

  这晚,雪花翻飞,天寒地冻,好几天没喝酒暖身的八爷,刚好猎获一只山鸡,他吩咐老仆明叔炒几个菜,自己则亲往老狐狸住处,要把人和酒请回居所对酒当歌。然而正当他拐出小道时,却听到前面一声惊呼,正是老狐狸的声音,他连忙赶去,却见老狐狸正慌张地在雪地上俯身收拾。

  “阿东,出啥事了?”

  “啊,是八爷呀……我没事,路滑,摔了一跤。”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临危不乱,简单一句就蒙了过去。

  “伤着没?”

  “哪会那么容易伤我?”老狐狸猫着腰,正要把包包藏进怀里。

  八爷微笑着揶揄道:“呵呵……你有独门神功护身,我差点忘了呢?……咦,你拿着一大包的,啥宝贝?”

  老狐狸没想到八爷那么眼尖,一时不知如何作答,结结巴巴:“啊,没……没啥……”

  “没啥?”八爷盯着老狐狸的脸好一会,“你不会私自下山办私货吧?”

  “啊,八爷,你说哪去了?”老狐狸匆忙把腰包塞进怀里,一边否认——私自下山偷窃,也触及马帮帮规,轻则杖责,重则逐出马帮。

  “呵呵……说笑么,不说怎么会笑?……走吧,咱俩挑两盅好酒就走,我打了山鸡,炒了几个菜,赶紧到我那,咱俩边吃边喝,边聊边赏雪。”

  “好好,好呐。”老狐狸挤出满脸欢喜,无奈地遭劫持般,到酒窖挑了两盅极品青稞酒,就跟着八爷匆匆而去。

  八爷住后山腰,穿过密林要走好一段山路,当两人“风雪仆仆”刚走进“八爷府”时,已迫不及待打开酒盅痛饮几口——这晚天气实在有点冷,正是对酒当歌的最佳时节,八爷连忙吩咐明叔马上去把菜热好端来,他和胡教头这晚要好好聚一聚。

  明叔转身而去,木门却没关好,一阵寒风吹来,木门随即打开,同时把台面的蜡烛吹灭,屋子里立即昏暗下来。

  “咦,咋回事?你肚子会发光呐!”八爷盯着老狐狸,语气充满惊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