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作之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7

天作之盒 Tigerman 2062 2019.04.03 14:00

  平静的潭水表面,像镜子一样,能把大部分光线镜面反射回去,结果水面上能显现倒映,形成水天一色的美景,当然,倘若站在岸边把头探到水面上,还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像,这只是简单的光学成像原理,毋须高深学问,仅凭常识足可理解。

  然而,假如探头往池水张望,看到的并不是自己的脸,而是一张陌生的脸,又或是一张相识的脸,那又将如何解释?——结果恐怕只有两个,其一,是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整容了,甚至是置换了别人的脸,像电影《FACE OFF》里头John Travolta和Nicolas Cage所扮演的角色一样,完全砌底地交换了容貌;其二,就是脑海里出现幻觉,以致看到根本不存在的影像,又或是把存在的事物看成别的幻影。然而,无论哪一种结论,左一鸣都难以接受。

  会是“Face off”?左一鸣朝脸上仔细摸索一翻,但却连半个针孔也没发现;难道是幻像?但面向水面观察了一回又一回,左一鸣却发现,自己每一个细微表情,水里那张穆拉帝力的脸都能一一对应——以手抹鼻,抓头发,挖耳朵……所有影像一个不少,同时现形。更明显的是身上的衣服,一直以来总觉得有点怪怪的,现在想来,这不正是穆拉帝力所穿的衣服?

  左一鸣全身颤抖,猛然拉起上衣,一看之下几乎晕菜,肚皮上镶嵌的竟是凹肚脐!也就是说,不但这张脸不是自己的,连身体也不是自己的!那只能说明,这绝非幻像那么简单,置换的不仅仅是脸,还有身体,整个身体!

  怪不得几天来左一鸣一直有种特别的感觉,总觉得自己比以往矮了一截,体力大不如前,灵敏度更是今非昔比,走路嫌腿软,爬树嫌臂短,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当时,左一鸣以为是伤病初愈的缘故并没引起注意,却没想到,无意间才从水中倒影发现自己果真是“换了一个人”,而且显然是换到穆拉帝力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倘若是别人,如此变故只怕已经发疯了,但当过刑警的左一鸣,一阵慌乱后立即保持镇定,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回想之前每一个细节,以求找出导致“Body off”的原因——在将军墓洞里,自己还是好好的,左一鸣依然是原来那个左一鸣,当其时,叶志虎跳进黑洞离开后,墓室里只剩下自已和穆拉帝力,然而,当决意离去时,穆拉帝力却苦苦纠缠,混乱中自己猛力一甩跳进洞穴,哪知道穆拉帝力却也跟了进来,漆黑中跌到一块,那一刻穆拉帝力的尖叫仍声声在耳,之后,自己掉进深潭不省人事,醒来后就躺在小英子的山洞里,回想之下,见到小英子时,自己应已彻底变身穆拉帝力了。

  也就是说,身体交换发生在自己掉进水潭昏迷之后,直至被小英子发现这段时间里——自己究竟昏睡多久?这里头究竟发生什么事?此刻真正的穆拉帝力究竟在哪?自己的身体又在哪?……左一鸣绞尽脑汁,依然毫无头绪。

  沮丧地靠在水潭岸边大石上胡思乱想,左一鸣有点头晕目眩,脑袋发涨,以往在刑警大队,无论多么复杂的案子,即使没有丝毫线索,但通过假设或案例分晰,总能猜到一点端倪。世事再奇幻,也如魔术一样,只是障眼法,揭开谜底也不碍如此,然而,这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移魂大法”却超乎常理,亲眼目睹、切身感受,还会是障眼法?脸不是自己的,手手脚脚、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这一点绝非障眼那么简单……

  冥思中,大石两边突然跳出四人,手执大刀,朝左一鸣大喊大叫,说的却不是汉语。正陷入沉思的左一鸣,并没留意生人接近,突如其来的惊吓,一时间也慌了神,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穆拉帝力胆小如鼠、惊惶失措的神情,嘴里喃喃问道:“你们……你们什么人?”

  那四人都是中等身材的年轻汉,服饰统一,却又相当怪异,有麻布、棉衣、绵带,似乎还有肩胛,没错,应该是铁皮做的肩胛,把肩膀撑得老宽,腰间有刀鞘,后背还挂着弓箭。他们会是猎人?也不太像,猎人极少穿统一的制服;骤眼看来,倒是有点像士兵,但这年头,哪个国家还会有大刀配弓箭的士兵?最起码,也得是小米加步枪呀……

  听到左一鸣问话,那四人中的一个走前两步,操着结结巴巴的汉语喊道:“我们,波斯国卫兵,你,这里的山民?”

  波斯国?左一鸣一下子糊涂了,是指阿富汗还是伊朗?还卫兵呢,跑到咱们天朝国境干嘛呢?几把大刀,几支弓箭,就敢到太岁头上动土?印度小三、菲佣小四也就罢了,想不到连西亚小国也不远千里跑到这里来撒野。

  “听到没有?你,这里山民?”那个所谓的波斯国卫兵又再大吼一声,一脚朝左一鸣踢来。

  左一鸣本想一个闪身再抄手抱住他的脚,而后猛力把他拉倒,夺过大刀首先把这小兵逮住,大刀架他脖子上然后要胁其余三人,灭灭这几个西亚小兵的威风。谁知道左一鸣侧身闪避的动作慢了半拍,大腿立即被狠狠蹬了一脚,痛得浑身颤抖,再下来的一抄手显得软弱无力,而且还远不到位,几个小兵看着满脸痛苦的左一鸣,不禁哈哈大笑,收起“飞毛腿”的小兵继续喊话:“你,住哪?”

  刚才反击失手,令左一鸣一下子清醒过来——这是穆拉帝力的身体,再不是以前那个骁勇善战的自己,倘若仍以过往那般应对,吃亏的肯定是自己。想通这一点,左一鸣连忙回话:“我……就住山里。”

  “我们,奉命捉人。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大汉将军,在附近走过?”

  大汉将军在附近走过?左一鸣差点就要笑出声来,这几个波斯小兵也太搞笑了吧,这既不是京城王府井、也不是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会有大汉将军走过?即使坐飞机,天朝的将军也不会选这穷山僻壤的天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