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作之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6

天作之盒 Tigerman 2031 2019.04.02 14:00

  自隧洞跌落深潭,相信冲击力非常大,左一鸣瞬间失去知觉,无法弄清自己究竟晕睡多久。小英子在山溪把他救起,喂过自制的山草药,也要大半天后,左一鸣才缓缓醒来,那一刻,他的后脑嗡嗡炸响,阵阵剧痛,一时间全忘了之前发生什么事,也不明白现处何地……直到四周环境似曾相识,左一鸣才回想到那个将军墓室,勾起西疆挖墓的一幕幕片段。

  小英子所住的石室与将军墓确实有几分相似,除了没有坚固的木门,墙上没有半圆的拱石,似乎也没有那个隐蔽的洞口之外,室内面积、空间布局,墙身结构等等,与将军墓室别无二致,左一鸣猜测,或许这一带的山民,都以挖掘这种样式的山洞为家,就像解放前延安的窑洞,总是大同小异。

  二十出头的小英子美丽、友善、细心,每天忙忙碌碌采药、煎药、喂药,在她周到的照料下,左一鸣全身伤病、包括双肩的痛楚,得以日渐好转,身体康复还算满快。每当小英子返回石屋,总会陪左一鸣闲聊,这也是一天中左一鸣最期待的时刻——十几年前当刑警,每天忙前忙后,除了审犯,根本没时间聊天,后来离开警队走南闯北,对酒当歌是常事,但真正安静下来倾诉心事、拉拉家常的机会并不多,而这段日子与小英子闲聊,左一鸣可说是弥补多年来的“损失”,尽管小英子似乎对许多事物都不甚理解,尤其带点科技含量的名词,无论怎样解释她总不明白,左一鸣心里嘀咕,这或许与小英子长期呆在山林与世隔绝有关,不过,这并不妨碍小英子充当一位忠实听众,她的沉稳、耐心,流露出高雅的内涵与修养,这与她身处荒山野林似乎又格格不入,或许,青山绿水有助清心静修,怡养出超凡脱俗的品格。

  小英子最喜欢讨论狩猎心得,对于怎么发现猎物、追踪猎物、布置陷阱等等,她都有一整套理论;她另一个喜爱的话题是山药,什么植物有毒,什么植物对应什么疾病、根茎叶各有什么功效,她总能娓娓道来……然而,小英子最忌讳谈及她的身世,她对自己的往事、她的家人总是绝口不提,屡次自讨没趣之后,左一鸣也懂得避讳,尽量绕开相关的话题。

  七八天后,左一鸣的伤痛基本康复,自我感觉良好,行动无碍,他立即向小英子道别,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多有不便,而且左一鸣更关心的是失散的同伴现处何地,希望能尽早回到乌市与他们取得联系,设法早日返回京城。

  小英子告诉左一鸣,现在是初秋,山路还算好走,一旦天气转冷,野兽就频繁出没寻找过冬食物,那时候要走出山林就不大容易。小英子为左一鸣削了一根尖竹,既可当拐杖,也可作武器,并赠一张狼皮外套以挡风御寒,临别前还把一大包肉干交给左一鸣路上食用。这一切,令左一鸣十分感动,想不到大山里头,隐居一位如此美丽动人、心地善良的姑娘,虽是家徒四壁,但比城里那些所谓“白富美”不知强多少倍,倘若不是记挂着何博士等人的安危,左一鸣还真想厚着脸皮,在小英子的石室里多住上一年半载。

  小英子的叮嘱果然没错,天气稍冷,山林里的野兽便频频出没,路上,左一鸣遇过好几头黑熊,全凭攀上参天大树才躲过劫数。不过,经历多次生死逃亡,左一鸣明显感觉自己的身手没有以往那般灵活,力气也差了好一大截,不知道这是否与刚受重伤未能痊愈有关。

  晚上野营,左一鸣总要找山洞藏身,再点燃篝火才敢安睡,倘若天黑前无法生火,左一鸣只有攀上大树,把自己绑在树丫上熬过夜晚——每夜豺狼出没,还有蛇虫鼠蚊的,没有红红烈火保护,还真没法安稳入睡。

  山林中不知疲倦地穿梭,接连就好几天,虽然这段山路很难辨认,但左一鸣已走过数遍,总该有多少印像,上次朱湘、叶志虎赶到何博士的营地,就是凭左一鸣超强的记忆领路。然而,这趟赶回乌市,左一鸣却怎么也找不到曾经走过的路,甚至连一点印象也没有,路上全是那般陌生,仅能凭方向赶路。左一鸣越走越没信心,以这几天的速度,早就赶到山林边缘,那条破烂的小路怎么走也该出现了,还有那辆藏在林子入口的吉普车,理应就在附近,然而,所有这一切全都没了影。

  这天中午,满身大汗的左一鸣喉干舌燥,正急着找水喝,无意间竟看到前方有个小水潭,碧绿的潭水像镜子般倒映绿野蓝天,景色忧美动人。这几天来,左一鸣只是偶尔找到几处贴着山壁的流水,赶路口干了,通常仅靠酸酸涩涩的山果解渴,喉咙几乎就要冒烟,这下发现清潭,还不大口大口喝个痛快?

  左一鸣三步夹两步飞快冲向碧潭,一头贴到水面张口大喝,清甜的山水像冰冻的果汁,凉透脾胃,舒畅无比,看来,水比食物重要得多,没有食物,顶多饿肚子,但没有水,却连食物也难以下咽,不但会饿死,更会渴死。

  几大口清甜的山水,令左一鸣倍感精神,然而,正当他准备捧几手冰凉的潭水痛痛快快洗个脸时,突然间,潭水里出现一张熟悉的脸,霎那间几乎把左一鸣吓晕——水面倒映的,竟然是一张穆拉帝力的脸,仍在荡漾的潭水里,小穆的五官越来越清晰,左一鸣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以确认穆拉帝力是不是躲在身后,甚至把手伸进水里猛捞几下,试图把穆拉帝力捞上岸来,然而,却一无所获。

  当潭水逐渐平静下来,水面上显现的依然是穆拉帝力那张惊恐、彷徨、憔悴、沮丧的脸——这到底怎么回事?左一鸣实在惊吓不小,怎么穆拉帝力的脸会长到自己脸上,那我的脸呢,我的脸哪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