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作之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0

天作之盒 Tigerman 2085 2019.04.16 14:00

  如果追来的镖师只喊“是他,真是他”这么一句,那么叶志虎还可装模作样,借说对方认错人,趁机开溜,反正这种事情在洪朝已经历一回,一个络腮大胡子京官就曾把叶志虎误作某人,差点大动干戈,全凭叶志虎两个小指头“灵机一动”才躲过一劫,而这趟,会不会同样是“摆乌龙”?

  不过,这趟“摆乌龙”的可能性极小,因为对方不但指着叶志虎大喊“是他,就是他”,而且还叫出“叶虎”这名字,也就是叶志虎在洪朝中一直使用的姓名——既能把人指认出来,还能叫出姓名,岂会有错认之理?

  叶志虎三人心中不禁一懔,哪会想到马帮的通缉令,竟会那么快就传到山下各门派手里,而且对方还有本事把叶志虎认出来,更离奇的是,镖局与山匪向来互相对立,正因为要提防山匪,商家才高价聘请镖局护航,显然,一方是匪,一方近乎于兵,关系再好,也只是在利益上达成某些协议,极少称兄道弟,更没听说过匪帮下达的江湖号令,镖局会雷厉执行。

  “各位大哥,有话慢说……你们不会认错人了吧?”只见十数骑铁拳镖师策马而来,其中八骑绕到叶志虎三人前头,余下的垫守尾后,形成合围阵形,一看而知,这伙人分工严明,训练有素,要想摆脱他们的纠缠难于登天,叶志虎只好强作镇定,毕恭毕敬抱拳作揖。

  “错?怎会错?戴着斗笠又怎样?俺一眼就能把你认出来。”一个独眼镖师一勒马头,指向叶志虎吼叫。

  “啊?咱们似乎从没见过面呀?”叶志虎一脸无奈。

  “还用见面?……”独眼龙身旁一个中年汉手执纸卷用力一抖,画卷“唰”一下展开,他看了看叶志虎,又看了看画卷,满意一笑,“带京畿口音……没错,叶虎就是你!”

  “啊?”叶志虎没折了——人家连姓名也核实了,肯定有备而来,要赖是赖不掉了,好奇的只是中年汉手中那幅画卷到底写画着什么,竟能凭画卷知道自己的名字,还很肯定没对错号,唯一可能,是画卷上画有逼真的肖像,还写上“叶虎”这大名。

  “请速速受缚吧,免受皮肉之苦,跟咱们走,我保你沿途好吃好住!”中年汉朗声说道。

  这里离马帮山寨就几里路,顶多吃个午饭就到,再好吃,鲍参翅肚又如何?还什么好住呢?需要住么?……显然,中年汉的笑话没半点幽默,但叶志虎还是客客气气地勉强挤出笑意:“谢谢兄台好意,我看不必劳烦各位了,小弟确有不是,但罪不当责,现时山上各位大当家都在火头上,我回去不会有助问题的解决。等以后心平气和了,我叶虎必定负荆请罪,亲自向八爷赔礼……”

  叶志虎说得恭敬,但铁拳镖局的人却一脸茫然,面面相觑,独眼龙首先发飙:“小子,说什么呀你?什么大当家小当家,七叔八爷的,关咱们啥事呢?别再胡扯了,没用!你乖乖受绑吧,我可以保证小姑娘和老头子毫发无损,咱们要的只是你一个,但你必须老老实实。”

  “啊?”叶志虎有点疑惑,听罢独眼龙的话,似乎他不像受马帮之托前来捉人,但目标却肯定就自己一个,这到底怎么回事?

  叶志虎勒紧缰绳,依然保持恭敬态度,以稳住这伙镖师。现时只有弄清楚他们为何紧咬自己,才能想办法化解危机——硬拼绝对是下下策,对方不仅人多势众,且训练有素,要战而胜之,只能盼奇迹出现。而最令叶志虎抓狂的,是失去腰包那根“定海神针”,倘若有枪在手,恐怕只须交予左一鸣,已可立于不败之地,何须此刻低声下气乞命。

  “我叶虎与各位大哥远日无冤,近日无仇,斗胆问一句,各位苦苦相逼,一定要绑我而去,究竟为何?即使要死,好歹也要让我死得明白吧?”

  中年汉闻言反手抓起纸卷,举在身前,高声道:“看到吗?这是衙门颁发的通辑令,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叶虎,于今年九月十八日,伙同太华村村民周文龙一家,潜入何永琦员外府弟,盗走黄金两百两,玉石珠宝一批,总值白银一千五百两;行窃过程败露,叶虎痛下杀手,当场刺死师爷及何家三姨太,并打伤刺伤家丁十数人;周文龙一家已缉拿归案,如实招供,惟主犯叶虎潜逃;此人年纪二十有余,身高约五尺四寸,高大健硕,皮肤嫩白,带京畿口音;另,叶虎其人武功高强,有极强攻击性,对社会危害极大,一但发现,或就地擒拿,或通知官府;擒获者重酬白银五百两,提供可靠信息者,亦可重酬白银五十两……这回清楚了吧?小子,盗亦有盗,采花放火杀人就有违天理,既然你做得出这种事,就要承担责任,是好汉的,就老老实实跟咱们走一槽吧!”

  “啊?”叶志虎蒙了,这才想起当天到何员外家救人的一幕,的确,那晚曾刺伤了人,但自己既没偷什么黄金白银,更没杀人,怎能把乱七八糟的罪责全堆叠到自己头上?那晚潜进何府盗窃的是马帮大龟队的兄弟,但他们也仅是劫财,没听他们说过杀人,以大龟、扬子、水鸭几个的性格,倘若真是杀了人,应该瞒不了多久,还有颖儿,那晚她也在场,也从未听她说杀了什么人呀……

  没等叶志虎答话,身旁的颖儿却禁不住代为回应:“铁拳镖局各位大侠,你们一定弄错了,叶虎那晚既没偷窃,也没杀人,而是到何员外家救人!”

  “呵呵,小姑娘好眼力,还认得咱们铁拳镖局……你是叶虎什么人呢,怎么肯定他九月十八日那晚没杀过人?”中年汉边说边收起手中的纸卷。

  “我……我……就是知道……”颖儿一时语塞,总不能说自己才是那晚的真正盗贼吧。

  “哈哈哈……小妞,你不如干脆说整晚和小淫贼一起鬼混,他没时间作案——这样哇,或许更加可信……”后头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大叔,怪里怪气的插上这么一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