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作之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4

天作之盒 Tigerman 2241 2019.01.29 14:00

  有一首粤语歌,曾红极一时,叶志虎虽不太懂广府话,但仍被这首歌的歌词深深感染,歌名是《爱得太迟》:

  ……日夜做,见爸爸,刚好想呻,却霎眼,看出他,多了皱纹,而他的苍老感,是从来未觉,太内疚担心;最心痛是,爱得太迟,有些心意,不可等某个日子,盲目地发奋,忙忙忙其实自私,梦中也习惯,有压力要我得志;最可怕是,爱需要及时,只差一秒,心声都已变历史,忙极亦放肆,见我爱见的相知,要抱要吻要怎么也好,偏要推说等下一次……

  简单几句歌词,唱出一段深深的懊悔:由于工作忙,一直没去关心父亲,对父亲的关爱,总是一拖再拖,而随着年月流逝,原本身强力壮的父亲却在不经意间苍老,或许,直到那“心声都已变历史”的一刻,才想起应该对父亲表达更多的爱意,但那时,会不会太迟了?

  叶志虎匆匆赶到西六楼402号房,骤然看到病床上的父亲,显得苍老而无力,甚至弟弟喂食稀粥,他也只能艰难下咽。这就是爸爸,曾经力大无穷、虎背熊腰,一手就可以把自己托到肩膀上的爸爸,他在公安大院当了一辈子门卫,而且还计划勤勤恳恳继续工作,为的只是撑起这头家。

  “爸,爸,我是小虎,我来了。”叶志虎扑到父亲身旁,两眼晶莹。

  父亲很想笑,但却无法控制脸上的肌肉,想说话,但喃喃的说不清,想伸手,却只是轻轻动了动,始终无法把手抬起来。

  “爸,我是小虎,我是小虎,不孝儿来看你了……”看到父亲这情形,叶志虎终于没能忍住眼眶的泪水,两行热泪哗哗直下。

  “好……好……”父亲流露喜悦的眼神,连声说好。

  “爸,不要急,好好休息,你会好起来的,你放心,我一定让医生把你治好。”叶志虎握着父亲的手,心里一阵难过。

  “哥,你和爸好好聊聊,这几天他老问起你。”叶志辉盖好保温瓶,简单收拾床头柜。

  “嗯……老爸现在只能吃粥?”

  “是啊,就这几天开始吃点东西,之前一直打点滴。”

  “妈妈呢?”

  “去办手续了,下午她还得赶回工厂上班……我去洗碗筷,你和爸聊聊吧。”

  叶志虎点点头,坐到床边,紧握父亲冰凉的手。或许,人总是这样,拥有的时候总觉得理所当然,不加珍惜,直到将要失去,甚至已经失去,才懂得后悔,尤其对亲人的爱更如是,每天相处,还把父母谆谆教导当作牢骚,从不知感恩,总要待到最后时刻,才发现“爱得太迟”。过往一幕幕在叶志虎脑海中不断涌现,父亲伟大的爱点点滴滴暖在心头,一时无限感触,泪如雨下。

  “小虎……小虎……”爸爸柔弱地呼唤。

  “爸,是我,我在,”叶志虎把耳朵靠到父亲嘴边,“有什么吩咐只管说,我一定照办。”

  “我……你……你那吊坠呢?”

  “什么?”

  “吊坠……”

  “那玉龙吊坠?”

  父亲微微点头。

  “放在家里呢。”

  “你……你要好好保管……戴上它……别丢了。”

  “嗯,我一定好好保管……爸,那吊坠怎么了?”

  “它……有关……有关你的身世……”

  “啊?我的身世?”叶志虎心里一个机灵,尽管以前曾听弟弟说过部分枝节,但一直没得到证实,父母也从不提及,还责备弟弟胡骗乱造,然而,此刻父亲却突然告知,那玉龙吊坠有关自己的身世,这是不是表明,弟弟以前所说的都是实话?

  父亲艰难地点点头,虚弱而沙哑地断断续续:“这事我……我们一直瞒你……因为觉得……觉得还不是时候……现在你已二十有几了,该……该知道了……”

  父亲说到这,叶志虎背后传来妈妈的声音:“小虎?终于来啦?”

  “妈……”叶志虎传过身,发现妈妈竟也老了许多,鱼尾纹一折一折堆叠在眼角,额上的皱纹更无情地刀疤般刻画,还不到一个月的新疆之行,回来时父母却像突然老了十几年,叶志虎黯然神伤。

  “让你爸好好休息吧,一会医生就来检查,又没好睡的了。”妈妈叮嘱一声,而后走近病床低声说道,“老头子,医生吩嘱,让你少说话,多休息,恢复了再慢慢聊,听到吗?”

  父亲缓慢地点点头,合上双眼。

  “小虎,你跟我来,和你说个事。”妈妈为父亲盖好被子,拉着叶志虎走出病房。

  “关于老爸的病情?”来到走廊,看到妈妈双眼红肿,叶志虎马上意识到讨论的话题,“现在什么情况?”

  “刚才,主治的张医生和我说了,这次你爸的命是暂时保住了,但下半辈子,可能要全身瘫痪……”

  “啊?全身瘫痪?”叶志虎感到五雷轰顶,耳鸣不断。

  妈妈鼻子一酸,泪珠一霎那夺眶而出:“张医生说,除非……除非尽快动手术,还要在大脑里头加一个起搏器,才有机会让你爸康复。”

  叶志虎眼前一亮,忙问道:“那就赶紧做手术呀……是不是……是不是手术风险很大?”

  妈妈摇摇头:“风险肯定是有的,但成功率满高,只是……只是手术的费用也很高。”

  “啊,那缺多少钱?我有积蓄。”

  “张医生说,即使最保守的估计,整体费用也会超过六十万,你爸的医保二十万封顶了,还不包进口药物,我算过了,家里杂七杂八东拼西凑的,也只能拿出十来万,还差三四十万,怎么办?怎么办?……”

  “还差三四十万?”叶志虎心里一下子凉了——工作几年来,叶志虎也少有积蓄,但上次被殴致重伤,尽管当时温大妈支付了所有住院费用,但后来断断续续的康复性治疗,仍花费不菲,而温大妈赠送的“分手费”,叶志虎大部分上缴父母,据说弟弟考大学、念大学已用去不少,叶志虎重返光身一族,直至跟何博士南方一行,达成珠宝交易,叶志虎才重新开始积蓄,不过,也仅是四五万的样子,和三四十万相比,还差老远。

  妈妈红着眼点点头:“小虎,我会继续去借,你也想想办法,毕竟,你爸扯大你兄弟俩并不容易……我……我求求你……”妈妈说到这里,泪如泉涌。

  “妈!什么话呢?……你放心,钱的事我会想办法,你尽快和医生商量,及早动手术,把老爸治好!”叶志虎拍拍胸口,担起男人应有的责任。

  母亲激动地扑进叶志虎怀里,停不了的抽泣,在叶志虎印象中,似乎这是与妈妈少有的亲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