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许卿一世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风波

许卿一世欢 贪欢一客 3105 2019.06.20 14:44

  颜如玉还未到大厅,便听到颜如画矫揉造作的声音。

  “爹爹,事情就是这样,画儿上前去劝姐姐,姐姐竟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简直丢尽了丞相府的脸面!”颜如画一脸失望的说着。

  颜晋听罢,显然气的不轻,锤着桌子,骂道:“这个…这个不知廉耻的逆女!”

  沐清风却清晰的看到颜如画眼底那得意的笑意。

  沐清风撇撇嘴,“你这个丑八怪胡说,我娘子才不会这样!”

  颜如画显然没有料到有一天竟会被人叫丑八怪,一时不知作何反应,眼眶发红,怔愣的站在原地,看着好不可怜。

  颜如玉本为颜晋不分青红皂白的怒骂心凉,可见沐清风那信任的模样,心底暖烘烘的,浅笑着走进大厅。

  颜如玉环视一圈,未见李姨娘,心底有些疑惑,如今的情况,显然顾不上问这些。

  “逆女,你还有脸笑?”颜晋一见颜如玉,更是一阵气血上涌。

  颜如玉正准备说话,沐清风站起身,跑到颜如玉面前,撒娇道:“娘子,娘子爹爹好偏心,就凭这个丑八怪说的话就治你的罪,皇帝叔叔都说不应该这样,我们回府吧,他们对你都不好!”

  颜如玉看着这样的沐清风,捏了捏他牵着自己的手,“好,我们等会便会离开,只是现下,我也不能让人平白诬陷了去。”

  颜晋听罢二人的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心中暗骂:这颜如玉倒是几日不见翅膀硬了,这傻子竟还用皇帝压他,他倒要看看他们能出什么幺蛾子!

  颜晋不愧是官场上的老狐狸,不过瞬息已经面色如初,温和的笑着道:“玉儿,方才画儿说,你与张涛在湖边拉拉扯扯,可有此事?”

  颜如玉垂眸,掩住眼底的冷笑,这丞相到底顾及着王爷的身份。

  颜如玉笑道:“确有此事,但不是我与他拉拉扯扯,是他对我拉拉扯扯!”

  颜如画眼底闪过得意,手抓着颜晋的衣袖,面上却委屈道:“爹爹,你看,我都瞧见了,上前劝都劝不住。”

  颜晋安慰似的拍了拍颜如画的手,皱眉道:“你与张涛确有私情?”

  明明是问句,颜如玉却清清楚楚的知道,她的父亲已经给自己定了罪。

  “没有!”颜如玉刚欲解释。

  沐清风便抢着说:“娘子,那个张涛,清儿见过,奇丑无比,听母妃说他的品性也是极差…”

  这时,张涛与张氏等人一同进了大厅。

  张涛一听有人这样说他,当即气极,怒骂道:“你不过一个傻子,竟还有脸骂我。”

  此时,颜如玉转头冷冷的看着张涛,这气氛便突然冷了,张涛无官位在身,辱骂王爷,以下犯上,最严重的是会被砍头的。

  “张涛,你再将此话说一遍!”颜如玉诡笑着说。

  张涛只觉得周身仿佛坠入了冰窖,唇抖了抖,说不出话来。

  张氏见自家侄子这模样,忙哭诉道:“老爷,你看看王爷,仗着身份辱骂涛儿,想来涛儿在贵公子中也是仪表堂堂,怎甘被如此…这要是传出去,要涛儿可怎么在贵公子中立足啊!”

  张氏这颠倒黑白的能力也是一流。颜如玉眼底冷光泛滥。

  沐清风像是被张氏尖锐的嗓子吓到一般,往颜如玉身后躲了躲,嘟囔道:“明明就是,长的没我好看,还到处沾花惹草,母妃和我说过的!”

  明明是嘟囔,声音却一点也不小,大厅里,甚至门口的丫鬟们也听到了,纷纷憋笑。

  颜如玉也有些忍不住想笑,看了看沐清风,真觉得这小子是故意的。

  “母妃说的是对的,他一星半点都比不过你!清儿是最优秀的!”颜如玉道。

  这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她颜如玉是绝看不上张涛的。

  彼时颜晋也有些迟疑了,这张涛素来纨绔是全京都的人都知道的,想来颜如玉是看不上的,这沐清风光凭这身份长相就已经甩了张涛八条街了。

  张氏一见情况不妙,忙使眼色给张涛。

  张涛状似痛苦的说:“姨夫有所不知,我与玉儿妹妹情投意合,若非皇命难违,我们……此为玉儿妹妹相赠!”

  张涛拿出来的是一个绣帕。

  “我与你有这等私情?”颜如玉问道。

  张涛看着颜如玉,似乎深情,说:“玉儿妹妹,我实在是难忍相思之苦,才……出此下策,我想,若姨夫知道了,必会成全我们。”

  “哦?那你有多爱我?爱得让我清白毁于一旦,爱得我明明已嫁作人妇,仍然要将我的名声败坏?”颜如玉冷笑道。

  转头对颜晋说:“父亲,这显然是个漏洞百出的谎言,先不说他这长相品性,女儿自小尊礼守法,何曾有过半点逾矩?再者单凭一个绣帕,如何能确定这是我的?又如何能确定是我送的?”

  “玉儿妹妹,你……”张涛显然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似乎因为被背叛而痛心不已。

  张氏见状,说:“玉儿,莫怕,你若与涛儿有情,想必你父亲也会成全你们,到时只要你与王爷合离……”

  张氏就是不愿看到颜如玉的身份压他一头,即便颜如玉嫁的是个傻子。

  颜如画知道,此时还需她再添一把火,“爹爹,我是相信姐姐与表哥是清清白白的。”说着还顿了顿。

  颜如玉挑眉,她可不信她这个妹妹会有什么好心。

  颜如画又接着说:“可女儿确确实实见了姐姐与表哥在湖边拉拉扯扯,相谈甚欢,若是姐姐不愿,姐姐武功在身,表哥如何近的了姐姐的身……女儿过去劝说,姐姐也未曾反驳,这让女儿不信也得信了!”

  颜晋一听,心中的犹豫顿时消失殆尽,喝道:“你这逆女,还不跪下!”

  颜如玉冷笑,对这个父亲简直失望透顶,“父亲,我堂堂沐王妃的下跪,您怕是受不起吧!”

  也不等颜晋再说什么,颜如玉拿起桌上的绣帕,浅笑道:“我绣艺不精,绣帕一直是夫人院中的落霜负责着。”

  落霜绣艺精湛,当时张氏还未当上主母,便以此来讨好主母和嫡小姐。

  “自夫人当上了主母,落霜就再没来送过帕子,可是,我出嫁的前几日,落霜又来给我来送帕子,有一个帕子上面绣了几支梅,和一个玉字,次日,帕子丢了,而落霜……”

  颜如玉没有再说下去,颜晋不知这种后院琐事,便问:“落霜如何?”

  “死了,掉河里淹死了!”颜如画小声道。

  “不,被我救了!如今,我已派人将她接来,以证明我的清白。”颜如玉勾唇道。

  颜如玉心中冷笑,她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她因为出嫁忙着准备,自是无空理会丢了的帕子,而张氏正好设计了这一出。

  张氏见颜如玉一派的镇定自若,内心慌张,只要落霜出现,一切就完了!她苦心经营多年的形象便毁了!

  张氏咬牙,这贱蹄子当真是不好对付。

  看着颜如画明显苍白的脸,张氏狠下心,上前猛的扇了张涛一耳光,道:“涛儿,枉我这般信你,你竟然诬陷大小姐!还不快滚,近日都不许来丞相府!”

  张涛反应过来,眼底闪过阴狠,事情败露,这姨母竟然让他背黑锅,却也只得咬咬牙,道:“姨夫,是侄儿的错,侄儿见大小姐风姿绰约,貌美如花,一时心起,找来落霜,要得绣帕,侄儿无颜面对姨夫,侄儿现在就离去。”

  “这么说,你是承认你在诬陷我了!”颜如玉勾唇冷笑。

  “是,玉儿表妹莫要生气!表哥在此道歉。”张涛假正经道。

  颜如画也在一旁帮衬道:“是啊,姐姐,表哥知错了!”

  沐清风内心气急,若这诬陷成功,颜如玉的辈子可就毁了。

  沐清风道:“娘子,他们好不讲道理,明明犯了错还不肯接受惩罚,为什么要原谅他们,皇帝叔叔说犯了错就应该打屁股!”

  颜如玉憋笑,这呆子倒是古灵精怪的。

  片刻,颜如玉冰冷的声音响起,缓缓的语气,却让人觉得异常可怕,“你倒不必如此急着离开,以下犯上,目无尊卑,此其罪一,诬陷王妃,色胆包天,此其罪二,张涛,你可认罪?”

  张涛内心不甘。

  忽而颜如玉又笑起来,如银铃般的笑声充斥着大厅,却也显得诡异,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张涛,不认罪也可以,明日本王妃带着落霜去圣上面前……”

  “认,我认!”张涛一听,惊恐应道。若是去了皇上面前,只怕家中父亲都要受到牵连。

  “好,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一百大板,想必父亲会亲自监督的!”颜如玉道。

  颜晋一时说不上话,这情势发展的太快,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老爷,这会要了涛儿的命的,涛儿身子骨弱,我张家就他一个嫡子,老爷!”

  张氏慌了,若是张涛在丞相府出了什么意外,哥哥嫂子不得恨死自己!

  正在此时,下人突然来报,“老爷,不好了,老爷,李姨娘晕倒了!”

  “什么!”颜如玉一惊,突然感觉头晕的厉害,脚像是没了力气,站都险些站不住了。

  幸好沐清风眼疾手快,扶住了颜如玉,安慰道:“娘子宽心,娘子娘亲不会有事的!”

  “怎会如此?去看看!”颜晋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