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许卿一世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决定

许卿一世欢 贪欢一客 2436 2019.07.04 22:05

  转眼便过了几天,这几日倒是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如果不算张氏带着颜如画来王府门前闹事的话。

  这几日颜如玉总觉得心绪不宁,懒得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尤其是不想见颜如画那矫揉造作的模样,便索性通知了刚下朝的颜晋,颜晋嫌丢人,派了小厮将两人“请”了回去。

  王府内。

  “娘子!娘子!你看清儿给你煮的粥,紫薇姐姐说娘子最爱吃红枣桂圆粥!”沐清风端着一碗粥笑眯眯的跑过来。

  “注意脚下!”颜如玉提醒道,对于这几日一直讨好她的沐清风,她是实在气不起来。

  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颜如玉喝下一口粥,期待的问:“娘子喜欢吗?”

  颜如玉摸了摸沐清风的头发,点点头,“清儿做的,自然喜欢。”

  颜如玉想,他不说,她便当做不知道,既然要和这个人过一辈子,那便好好过,终有一日,她会让他心甘情愿的说出一切。

  沐清风眼底欢喜更甚,仿佛真的如个孩子一般。

  颜如玉也跟着他一起笑着,又恢复了那温婉的模样,没有了逛街时的爽朗,也没有了与莫怀吃饭时的任性,收敛了所有的个性与锋芒,是个合格的大家闺秀。

  沐清风知道,这是她的铠甲,混迹于京都皇城的伪装,沐清风想:终有一日,他会让她心甘情愿的在他面前卸下所有铠甲和伪装。

  喝完粥,紫荆上前,说:“王妃,这是您让奴婢查的所有关于这次南夷骚扰边民的信息,以及战况和南夷的内部情况。”

  沐清风疑惑的问:“娘子看这些做什么?”

  颜如玉笑了笑,没有说话。

  但是她眼底闪过的光芒,让沐清风有些不安,总觉得颜如玉好像做了什么危险的决定。

  颜如玉看着紫荆送来的资料,神色越发凝重。

  如今南夷新君登位,朝政不稳,对于这次战争本是件好事,可是奈何这位新君好战,又有手段,想来不好对付。

  再者南夷本是有表哥和舅舅镇守,表哥和舅舅对南夷也熟悉,可如今他们被撤职查办,这南夷之战想必不好打。

  颜如玉皱着眉头,李府一家待她不薄,自小便是外祖父教她习武,舅舅教她识字,舅母教她礼仪,表哥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可以说如今的她,是外祖一家教导出来的。

  她不是忘恩负义之徒,她必须要做些什么了,她不能让表哥他们受这等不白之冤。

  沐清风在一旁看着颜如玉认真的在资料上写写画画,笑了笑,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想陪着你。

  颜如玉咬着笔杆,皱眉思索,南夷边境的地势复杂,许多情况不了解,贸然前去只怕战胜不易。

  若是想要进行她下面的计划……

  看来必须去找一趟表哥和舅舅。

  如今皇帝怀疑沐王府,又在打压将军府,光明正大的去看肯定是不行的。

  “唔~怎么办呢!”颜如玉趴在桌子上,赌气似的拿毛笔戳着砚台。

  “怎么了,娘子?”沐清风及时的凑了过来,“娘子不要不开心,清儿看着难受。”

  颜如玉看着沐清风,突然想到了什么,灵机一动,对着沐清风勾勾手指。

  沐清风一脸疑惑的凑过去,只感觉颜如玉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心中旖旎,颜如玉说的只字片语都未听见。

  “呆子,你听到我在说什么没?”颜如玉说了半天,才发觉这呆子竟然在发呆,忍不住拍拍他的脑袋。

  沐清风回神,“啊?什么,娘子?”

  颜如玉忍不住翻白眼,撇撇嘴,又将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说,明天早上我们这样,这样,然后你就去这样……听懂了吗?”

  “是是是,娘子,清儿懂了,娘子好聪明!”沐清风一脸崇拜的模样。

  颜如玉对此很受用,骄傲的仰仰头,“那是自然,我可是颜如玉!”

  翌日中午。

  “怎么办?清儿不见了!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清儿不见了!”颜如玉哭喊道。

  整个王府都被惊动了。

  颜如玉派王府所有人都去找了,仍然不放心,哭着跑出了王府。

  等消息传到宫里,已经是下午,只听说沐王妃派了府中所有人去寻人了。

  未寻到,又去将军府中求了左将军李戬,大约半个时辰后,左将军也就是颜如玉的舅舅带了一些人去寻人,最后才寻到。

  又说是沐王妃在将军府担心的哭了许久。

  而事实上。

  颜如玉哭着到了将军府,出来相迎的是颜如玉的表哥李若清,他何曾看见颜如玉这副模样,哭的眼眶泛红,更是打着哭嗝。

  李若清连忙扶着颜如玉进了府中,颜如玉的舅舅李戬一看也是吓了一跳。

  三人去了书房,没了丫鬟小厮,颜如玉笑嘻嘻的看着两人,哪里有方才的半分伤心与担忧。

  颜如玉开口,说:“舅舅,玉儿此次前来,是有事相商。”

  李戬被眼前的突变弄得不明就里,还是李若清先回神,说:“表妹说便是。”

  “如今南夷骚乱,战事一触即发,而皇帝对李氏已经生了打压之心,南夷地势,表哥与舅舅最是了解,所以玉儿想要了解一二。”颜如玉认真的说着。

  “玉儿了解这些做什么?”李戬问。

  “如今外祖父被贬谪去了北疆,舅舅与表哥又被莫须有的罪名革职,难道我们还要坐以待毙吗?而之前为李家求情的人一度被皇帝迁怒,若我有了军功,我便可以……”

  “不行,玉儿,难道你想要出征?”李若清皱着眉打断道。

  李戬也是反对。

  颜如玉知道他们是关心自己,就是因为这个,她才有责任去为他们讨回这个公道。

  “舅舅,表哥,如今没有谁比我更适合,难道李家就应该受这不白之冤吗?”颜如玉情绪有些激动。

  “玉儿,”李戬语重心长的摸了摸颜如玉的发髻。

  “不是舅舅不让你去,我朝自开国以来就没有过女将军的说法,且不说皇上会不会同意,就算同意了,战场之上,刀剑无眼,你若出了什么事,叫我怎么有颜面去面对你娘亲?我与你表哥无法出征,无人护你,我着实不放心,你不能去!”

  “舅舅!玉儿自幼习武,兵法兵书早已烂熟于心,跟着外祖父也去过校场,看过实战演习,再者,皇帝怎会放心让我去做主帅?我从旁协助,定会量力而为,绝不会逞强的!”颜如玉坚定的说。

  “父亲,让玉儿去吧!”李若清突然开口。

  颜如玉眼底闪过亮光,看向李若清,“舅舅你看,表哥也觉得可以!”

  “若清!你也跟着胡闹?”李戬显然被气到,脸色通红。

  李若清承受着父亲的死亡凝视,道:“玉儿向来沉稳,做出这样的决定,必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即便我们不告诉玉儿南夷的地势情况,依着玉儿的性子,她也定会去的,不若我们告诉她情况,南夷如今外忧内患,不难打,只是朝中无人罢了,玉儿是在我李家长大的,父亲,我们该对她有信心!”

  “是啊,舅舅,你要相信我!”颜如玉欢喜的说着。

  “你们啊,没一个让我省心的。”李戬叹气道。

  颜如玉知道事情成了,转头对李若清眨了眨眼,李若清无奈的笑了笑,眼底满是担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