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许卿一世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惊华

许卿一世欢 贪欢一客 2612 2019.06.23 19:25

  沐清风显然感受到了颜如玉的变化,便假意懵懂的按住颜如玉。

  他可是知道,眼前此人是颜如玉心悦却被伤害至深之人。

  不过细说起来,他还得感谢这个瞎眼娘炮太子,把这么可爱的小娘子拱手相让呢!

  若是让眼前之人听见沐清风如此评价他,恐怕得当场气的自爆不可。

  其实说来,太子此人也算俊美,只因那微微上挑的狭长凤眼,和那似柳叶般的眉,给那俊美的脸平添了一丝阴柔。

  且太子其人声音略显轻柔,女子听来自是有种温柔深情在其中,而男子听来确实不算阳刚。

  沐清风转头,傻笑着对颜如玉道:“娘子,如今你是清儿的王妃,不必给太子行礼的。”

  若按理来说,沐清风与当今皇上是一辈的,按辈分,君越要叫一声叔父。

  君越面色僵硬,尴尬的干笑几声,道:“见过沐王,沐王妃。”

  颜如玉有些尴尬,微微侧了侧身,算是受了半礼,不知心中作何感想,似乎有些扬眉吐气。

  沐清风倒是不避讳,以长辈的姿态大大方方的受了“嘿嘿,君越啊,免礼吧!”

  君越怒火中烧,却又不得发作,只得应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

  沐清风是怎么看君越怎么不顺眼。

  你想走?休想,本王偏要你留下来继续被羞辱。

  “君越,你来这御花园做什么?宴会就要开始了,宴会不是应该你负责操办吗?”

  君越面上一僵,这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这种大型的皇家宴会,让他这个太子来操办是顺理成章的,却没想到被老三横插了一脚,他心中已经很气恼了。

  被这个傻子理直气壮的提出来,想要发作,却又发作不得,毕竟他堂堂太子怎能与智力只有孩童般的人计较,对他名声不利。

  君越面上维持着僵硬的笑容,说:“说来也是父皇体恤,本宫身为太子每日帮父皇协理公务处理奏折,父皇怕本宫累坏了身子,故将此事交由三皇弟操办,本宫自是乐得清闲。”

  沐清风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哦了一声。

  颜如玉看着却想要发笑,怎么看都觉得这呆子是故意的,是为了自己找回场子吧!

  颜如玉捏了捏沐清风的手,轻声道:“宴会就要开始了,走吧!”

  颜如玉道:“太子殿下,我等先行一步,告辞。”

  颜如玉挺直了背脊,缓步跟着沐清风走远,优雅又端庄。

  说到底,颜如玉对于这个自己曾爱慕过的太子殿下,心底多多少少还是存在着一份怀念。

  女子大多在意自己的初恋,想来颜如玉便是,只是如今再见到君越。

  颜如玉才似乎恍然明白,自己耿耿于怀的或许不是君越,而是那个曾经用着赤子之心,孤注一掷般爱着君越的自己。

  几人前前后后都入了宴会,待众人都入了座。

  皇上的轿撵也到了宴会大厅前,众人起身迎接。

  皇上君临坐在高台上,看了看右手一侧的沐清风两人,眼底闪过暗芒。

  “大家不必拘礼,今日本是个家宴,贺喜沐王成亲,故邀请各位爱卿同乐!”

  众人高呼万岁谢恩,宴会开始。

  好巧不巧,沐王府的座位正巧与太子的座位相对,颜如玉也释然了。

  对于太子投来那种似有若无的敌意也不在意,只专心的和沐清风聊着吃着,好不快活。

  颜如玉看着沐清风吃的将腮帮子鼓得圆圆的,忍俊不禁。

  忍不住戳了戳沐清风的脑袋,道:“呆子,又无人与你争抢,吃那么着急作甚?慢慢吃。”

  沐清风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咽了咽嘴里的饭菜。

  “清儿要多吃一点儿,那样才可以保护娘子呀!清儿要长高高,变厉害。”

  沐清风话刚落,颜如玉笑着欲给沐清风擦擦嘴角,陡然一个娇柔的女声响起。

  “皇上,臣女姐姐成亲,臣女心中欢喜,想为姐姐舞一曲,一时庆贺,也算作臣女抛砖引玉,请其他府中姐妹指教。”颜如画上前道。

  君临似是早已料到,豪爽的笑了几声,道:“好,颜爱卿教出的好女儿啊,姐妹情深,朕允了!”

  颜晋起身,“皇上赞誉了!”

  “谢皇上。”颜如画应到,眼底却闪过得意。

  颜如画换了装,着一身素白的纱裙,翩翩起舞,倒也带些仙韵。

  舞罢,众人仿佛还沉浸其中,

  沐清风撇撇嘴,转头讨好的傻笑着,悄声说:“娘子,清儿还是觉得娘子最美,那个丑女人都是装出来的,娘子的气质是…是…浑然天成的!”

  见沐清风绞尽脑汁,想到一个赞美的词的认真模样,颜如玉忍不住笑了笑。

  颜如画一直暗中观察着颜如玉,不曾想她居然还笑,莫非在嘲笑自己?

  一时间,颜如画怒火中烧,这个贱蹄子,连傻子都勾引当真来者不拒。

  心中暗骂,面上却不显,笑着对皇上说:“皇上,臣女舞罢了,方才见姐姐笑得这般开心,再者今日又是为姐姐庆祝,不如让姐姐表演些什么!”

  皇上心中思量,看来,这姐妹两人也是不和啊!

  问:“沐王妃啊,你觉得如何?”

  明明是疑问,却显然没有征求颜如玉的意思。

  颜如玉起身出列,恭敬的说:“皇上,妹妹说的极是,可臣妇已经嫁作人妇,委实不该如此,不如,臣妇作词一首,供各位鉴赏!”

  “也好。”君临点点头,道:“朕听闻沐王妃未出阁前也是惊才绝艳,第一才女,如今见识一番,再好不过!”

  颜如玉屈了屈膝,低头思索了片刻,“臣妇方才来时,路过皇后娘娘宫门,见门前桂花开的正艳,味道实在清新,如今便作词一首,先给皇后。”

  颜如玉也是明白,如今以她异姓王妃的身份,讨好皇帝已经没有用了,皇帝早已经将沐王府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皇后简荣没想到沐王妃会给自己献词,怔愣一下,回神笑着道:“好,作来本宫听听。”

  颜如玉温婉一笑,轻轻柔柔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

  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颜如玉声音温软,却极有气势,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令人臣服。

  众人仿佛真的看见了那桂花,在空中带着香气飘摇。

  皇后笑道:“果然是此词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好一句’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第一才女果然名不虚传!”

  颜如玉垂眸,浅笑道:“皇后娘娘谬赞!”

  众人也是连连夸赞颜如玉才情,一时间,颜如画的舞被人忘的干净。

  君临握拳,侧头看了看浅笑着的皇后,眼底暗潮涌动。

  皇后只当做看不见,这段时间独宠贵妃,贵妃那气焰嚣张的险些压过她。

  若不是她有手段,如何还能凤印在握,他何时在意过自己的感受。

  颜如玉落座,沐清风黏上颜如玉,不开心的嘟囔道:“娘子这么棒,清儿什么都不会,娘子嫌弃清儿怎么办?”

  颜如玉失笑,这呆子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呀!笑道:“清儿这脑袋瓜儿净瞎想些什么,娘子怎么会嫌弃清儿。”

  “是了,清儿如此俊美,乖巧,娘子可要好好珍惜才是!”沐清风洋洋自得道。

  颜如玉险些笑出声,“自恋!”

  说着抬手弹了一下沐清风额头。

  君越不知道方才是什么心情,看着如此自信的颜如玉,心中像是打翻了调料瓶,五味杂陈。

  颜如画本是想的太子几声赞赏,不曾想太子竟然一直看着那个贱蹄子。

  颜如画眼底闪过阴狠,好一个颜如玉,得了个王爷竟然还不满意,竟还勾引太子,待你成了残花败柳,看你如何勾引她的太子殿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