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许卿一世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宫宴

许卿一世欢 贪欢一客 2331 2019.06.22 13:28

  二人坐在马车上,颜如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回府的路那样漫长。

  沐清风的性子自然是坐不住,挤到颜如玉身边坐下,头倚在颜如玉对肩上,傻笑着说:“娘子,你说我送给娘子娘亲的礼物,娘子娘亲会喜欢吗?”

  说起这个,颜如玉倒是有些想笑,他们临走前,沐清风非要闹腾着将搬进丞相府的大部分礼物送到了馨芳院,还对颜晋振振有词的说这是送给娘子娘亲的,不可以给别人。

  颜如玉转头看了看倚在自己肩上的脑袋,“会的,娘亲一定会喜欢的!”

  说罢,又是一阵沉默,沐清风问:“娘子,不开心吗?”

  颜如玉沉默了半晌,在沐清风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说:“清儿,自娘亲贬为妾室,我变了许多……”

  今天所经历的一切,颜如玉觉得她变了许多,从前她绝不会参与这些争斗,即使别人伤害她,她也不曾这样强烈的还过手。

  小时候父亲母亲宠着,外祖父外祖母疼着,自是不知外面世界如此险恶。

  那时候的她是真正的善良,如今……

  仿佛她从一堆废墟中慢慢的站了起来,满面的冷光。

  想起今日张氏丑恶的嘴脸,她,在这争斗之中,有一日也会变成那样吗?

  沐清风显然没想到颜如玉会说这个,他看得出她眼底的疲惫,他家这个小娘子以前被保护的太好了,如今唯有这样,才能让她成长壮大!

  “娘子,只要娘子知道自己的改变是好的,那怎么变,变了多少又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了,娘子,无论娘子变了多少,清儿都在娘子身边呀!”

  颜如玉闻言,猛然抬头,怔怔的看着沐清风一脸傻傻的笑,轻轻的唤了声“清儿……”

  她刚才险些以为沐清风不傻了,刚刚那番话,着实深刻。

  沐清风心中暗自警惕,面上越发痴傻的笑着,见颜如玉眼中的疑惑渐消,心下才缓缓松了口气。

  ……

  回府后,宫中来了贴子,延庆沐王和沐王妃。

  颜如玉看着帖子,转头将靠在自己肩上蹭来蹭去的人扒拉下来。

  沐清风不满的摇头晃脑。

  颜如玉声音温软,说:“好了,乖些!”

  颜如玉给沐清风交代了宴会事宜,不放心的又重复了一遍,见沐清风点头才放心。

  第二日,二人一番收拾,便出发去宫中。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便到了宫门口,没有皇帝的特许,马车是不能入宫的。

  宫门口已经来了许多人,见沐王府的马车到了,众人都有些略带幸灾乐祸的好奇。

  车帘被车夫掀开,首先跳下来的是沐清风,随父母来的小姐们都有些羞红的转过头去。

  若说样貌,整个京都没几人能比得过沐清风,毕竟曾经的沐清风是公认的京都第一公子,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接着沐清风转身,马车中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沐清风握住,将人扶下了马车。

  贵公子们眼底满是惊艳,只见颜如玉穿着的上衣广袖上绣着梅,不算繁琐,浅白的立领越发显得那脖颈纤长,正红色显出正室之端庄高贵,避开牡丹绣花是避讳皇后,如此一来既表示出王妃乃至王府对宴会的重视又不是对皇室的尊敬。

  颜如玉往日不施粉黛的面上,今日略微涂抹,红唇嫣然,眉目如画,青丝挽作圆髻,轻插几支金簪金钗,高贵典雅。绯红渐变的百褶裙,裙摆绣着正红色的梅花,腰间配着粉白色的腰带,坠着个白玉同心结。

  眼尖的发现,沐清风腰间也坠着个相同的同心结。

  “这傻子真是好命啊!你瞧那个同心结……”

  沐清风显然也听到了,也不在意那人骂他,只得意的抚了抚同心结的流苏。

  想起方才…

  颜如玉收拾一番走出屏风,只觉得满眼底惊艳,略施粉黛,红衣加身,金簪绾发,只觉高贵,不可亵渎。

  颜如玉还好声好气的和自己说,要给他也带这个玉佩,嗯~怎么想怎么开心。

  这同心结是丞相府陪的嫁妆,是颜如玉的娘亲给颜如玉准备带嫁妆,如今也算是物尽其用。

  入了宫殿,两人算是先到的,殿里只零零散散坐了几人,来来去去大多是些宫女太监。

  颜如玉道:“想必时间还早。看你这性子也知你坐不住,不如我们出去转转?”

  沐清风欢呼一声,搂着颜如玉的肩膀,道:“娘子应是很少来这宫殿吧?清儿带娘子去看好看的景色。”

  颜如玉浅笑,没有说什么,行动上却依着沐清风,随着沐清风走。

  沐清风显然是时常来皇宫,七拐八拐之下,很快的就来到了御花园。

  已近傍晚,多数花已经合拢了花瓣,沐清风不满的嘟囔,“真是的,怎会如此?”

  颜如玉进了御花园,却显得兴致缺缺。

  沐清风眼底闪过一道暗芒,片刻便敛了去,似是什么都没有察觉一般,撒着娇道:“娘子~不要不开心,这些花不开,定是因为娘子太美,它们自……自惭……自惭形岁了!”

  颜如玉回神,听了沐清风的话,噗呲一笑,“呆子,那叫自惭形秽!”

  “呦!还真未听过如此夸自己的呢!”

  尖锐的嗓音破坏了两人的兴致,两人看去,正是颜如画。

  一身曳地桃红色长裙,五官清秀,独独因为妆容,而使五官逊色了几分,上前装模作样的行了个礼,道:“好姐姐,几日不见,这自信倒是多了几分!”

  颜如玉懒得理会,随口应了句“还好”便欲转身离去。

  颜如画见状,面上楚楚可怜,软着声音道:“庶姐怎么才见妹妹就要走啊?莫非不愿见我?”

  一个“庶”字,咬得极重,声音也尖,就怕周围的人听不见一般。

  颜如玉一笑,“嫡妹,不是我不愿看你这张……脸,而是宴会要开了,总不好让陛下等我这个庶女王妃吧?”

  明明是轻飘飘的话,一个嫡妹,一个似有所指的停顿,显得意味深长。

  听到颜如画的耳里,就像是在嘲讽她。

  颜如画脸瞬间变得涨红,眼中闪过狠毒,想要发作。

  却在看见渐渐靠近的那人时,眼眶里瞬间已经蓄满了泪水。

  颜如玉无奈,拉着沐清风,欲走,同时转头问:“夫君,夜色将近,可觉得冷?”

  沐清风摇摇头,余光扫过一人,眼底闪过莫名的阴晦。

  笑着对颜如玉道:“没有,清儿不冷!娘子若冷了,到清儿怀里就不冷了!”

  颜如玉面色一滞,伸手悄悄地在沐清风腰间一扭,随即恢复正常,只耳尖红了个透。

  沐清风一笑,也不在意,抚了抚颜如玉的碎发,道:“皇帝叔叔定也快到了,我们快些去吧。”

  颜如玉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只跟着沐清风的脚步。

  “且慢。”一道明亮却有丝丝阴柔的声音响起,话落,人已经走至沐清风二人面前。

  颜如玉见来人,身形一怔,敛眸不知在想些什么,欲行礼,却被沐清风按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