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许卿一世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老三

许卿一世欢 贪欢一客 2449 2019.07.03 20:52

  颜如玉倚在沐清风的怀里,不只莫怀看着刺眼。

  看着别人眼底对颜如玉楚楚可怜的模样的惊艳,雅间的一人握紧了拳头。

  原本这一切都该是属于自己的,又看了看摔倒在地无半点形象的颜如画,眼底闪过嫌弃。

  “沐王妃脸色变得当真是快!”雅间中的人终是沉不住气,开口道。

  说着,从二楼雅间足尖轻点,稳稳落在颜如玉几人面前。

  颜如玉眼底闪过惊讶,没想到太子君越居然会在这里。

  感受到沐清风搭在她肩上的手安慰似的捏了捏她,颜如玉笑了笑。

  挑衅似的挑挑眉,开口道:“过奖。”

  颜如画见来人,像是找到了靠山一般,哭诉道:“太子殿下,殿下,你看见了,他们欺负画儿!画儿好疼,求殿下给画儿做主。”

  君越看着匍匐在他脚下,狼狈不堪的颜如画,心中更是嫌弃,不知怎么,眼前浮现出颜如玉曾经温柔的笑脸。

  情不自禁的抬眼看了看颜如玉,是从前不会有的冷漠,发现他看她,她抬眼对视,眼底闪过嘲弄。

  君越似乎第一次心底有一种叫后悔的情绪翻涌着。

  “原来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大堂里做的大部分都是百姓,一听是太子殿下,都跪下行礼。

  君越正了正脸色,说了声免礼,心中却暗骂颜如画蠢货,出门在外,他不宜暴露身份。

  转头皱着眉对颜如玉说:“沐王妃,如此惩罚自己的妹妹,当真是心狠手辣!”

  “哦?”颜如玉笑了笑,“对,我就是心狠手辣,太子殿下要如何?要为我心地善良的妹妹讨回公道吗?”

  君越显然没有料到颜如玉会这样大大方方的认下,“你……你!”

  “我……我怎样?”颜如玉从沐清风怀中退出来,“这么多百姓看着,孰是孰非,公道自在人心,而我。”

  颜如玉坐到桌前,慢条斯理的倒了杯酒,“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好一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听另一个雅间传来一道声音。

  雅间的帘子被掀开,只见一人一袭绛紫袍,手中一把折扇,好不风流。

  “太子哥哥的话,三弟可不认同,明明是这心地善良的妹妹诬陷姐姐在先,姐姐按着规矩教训妹妹,无可厚非,若按宫规,可是要杖责的,可见姐姐可是手下留情了呢!”

  话落,人也稳稳落在颜如玉等人面前。

  君越无力反驳,有些后悔不该一时冲动走了出来。

  皱眉道:“老三怎么也来了这里?”

  这老三向来与他不对头,今日这热闹竟也要凑?!

  沐清风眼底闪过笑意,今天这事好玩了!

  来人正是三皇子君倾。

  君倾凤眸微转,笑了笑,“只许皇兄来,不许三弟来?太子哥哥好不讲道理!”

  还带着些撒娇的意味,听得其他三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颜如玉暗暗的骂了句:妖孽。

  君越最讨厌他这副模样,明明都是一个父亲,都有着同样的丹凤眼,却偏偏自己显得阴柔,他却是俊美。

  君倾显然也不等君越接话,便上前搭上莫怀的肩膀,“莫怀,你可不够意思了,好不容易回来看你的师妹,却给你师妹惹这些麻烦!”

  “是啊,当真人言可畏!”莫怀接过君倾的话,接着说。

  莫怀苦恼的皱着眉,再加上他穿的长袍素净,道风仙骨的模样。

  百姓对这样的道人都有着莫名的信服,一时间人们都道这颜如画用心狠毒,这样诬陷自己的姐姐。

  君倾心底笑了笑,小时候莫怀是他的伴读,自然相熟。

  两人这话显然是在向着颜如玉,君越皱眉,听到百姓们的议论,终是咬牙没说什么,甩袖离开。

  颜如画哭叫着,“太子殿下,你还未给画儿讨回公道呢!太子殿下!”

  君越觉得丢人,加快脚步,想要甩开颜如画,颜如画却跟的紧。

  两人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

  君倾弓腰,拿着折扇行礼,“君倾见过皇叔,皇婶。”

  颜如玉对君倾的行为有些意外,片刻又突然明白了过来。

  是了,沐清风在金城一役中被下毒变傻,虽然因此失了军权,但是军心还是向着沐清风的,否则皇帝也不会在沐清风都变傻了之后仍然不肯放过他。

  三皇子君倾母妃是皇贵妃,若想要与那个名正言顺的太子争一争那个位置,自然需得要军权与军心。

  颜如玉笑了笑,回了一礼。

  沐清风想:有外人在,玉儿肯定会顺着他的。

  便道:“娘子,清儿饿了,想和娘子一起吃饭!”

  莫怀便道:“对,被这颜二小姐一闹,这饭菜都凉了,我让小二去热一热。”

  几人坐下,君倾也自来熟一般坐在了莫怀旁边。

  几人倒是相谈甚欢。

  “听说南夷那边骚乱,不日父皇便会派人前去平乱。”君倾瞟了一眼颜如玉说。

  莫怀皱眉,不明白这种事情为什么要当着颜如玉和沐清风的面说。

  颜如玉抿了一口清酒,说:“南夷每年秋天不都要闹一闹吗?怎么今年就要派兵?”

  君倾见颜如玉接话,便开口道:“往年都是些小打小闹,今年也不知怎么了,竟然袭击驻扎在边关的军营。”

  颜如玉仰头将杯中的清酒喝尽,缓缓的说:“今年天旱少雨,南夷更是炎热,庄稼收成不好。自然得抢,否则南夷十万百姓,只能眼睁睁的饿死。”

  君倾听了惊讶,半晌折扇拍案,欣喜道:“那不如我禀告父皇,救济南夷百姓,如此南夷自然对我朝感恩戴德!”

  颜如玉笑了笑,“自然是好,可是三皇子殿下,此事南夷有错在先,若我们主动送粮过去,说的好听是救济,说的不好听就是求和。”

  这话让君倾皱眉,“皇婶说的对,南夷野蛮好战,若不将他们打败,难让他们主动求和。”

  莫怀道:“这有什么好怕,颜颜的外祖父一门忠烈,骁勇善战,我朝害怕他们那些个蛮夷!”

  几人突然安静了下来。

  颜如玉垂眸冷笑,将酒杯摔在地上,沐清风像是被吓到了一般,往颜如玉身边挪了挪。

  “什么忠烈,不过罪臣,如何出战?”颜如玉此时完全失了笑意。

  心中满是冷意,谁都知他李氏一族满门忠烈,最后却落得停职的停职,贬谪的贬谪。

  好一个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莫怀不知道这些情况,看着颜如玉那模样,只余心疼,愤恨的握拳砸在桌上。

  几人相对无言。

  半晌,君倾沉声道:“如此,我便请求父皇,我亲自出征,若能得胜回来,必替威武大将军鸣冤。”

  “不必,我颜如玉向来不欠别人人情,该讨得自会自己讨回来。”颜如玉已经平静。

  莫怀看着这样的颜如玉,突然心中涌起一阵心疼,如今的颜颜变了许多,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可是他知道,颜颜在他不在的这几年一定受了许多苦。

  “颜颜,我会帮你!”莫怀坚定的说。

  颜如玉笑了笑,吃了口菜,拱手道:“今日实在没胃口,先走了,改日再请师兄,告辞。”

  说着牵起沐清风的手,道:“走了!”

  沐清风便立马屁颠屁颠的跟着颜如玉走了。

  两人走远,周围很吵,莫怀依稀听见沐清风的声音。

  “娘子不要伤心,清儿会保护娘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