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许卿一世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瘴气

许卿一世欢 贪欢一客 2079 2019.07.19 21:58

  行军五天,渐渐靠近了剑门关,颜如玉估算了一下,大约傍晚便能到了。

  南夷偏南,一路从京都出发,要到剑门关,还要穿过一片密林。

  军队如今已经到了密林前面。

  赵卓与颜如玉并排走着,前面是左书和赵坚。

  赵卓皱眉道:“怎么起雾了?”

  左书侧头,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我十万大军还怕这小小的雾不成?”

  赵坚听了左书的话,又看了看前方已经被雾遮挡的看不清楚的路,皱着眉似乎在思索什么。

  却听见左书道:“加快行军速度,争取明日晌午到达剑门关。”

  “且慢!”

  一道女声高声喊道。

  左书皱眉,面露不悦,“怎么?本将军的命令,你不服?颜副将!”

  他将副将二字压的极重,像是从牙齿缝中挤出来的一般。

  “末将不敢!”颜如玉并不在意左书的语气,语气平淡的说:“就怕此处并非起雾,而是瘴气。”

  瘴气有毒,若不谨慎,莫说十万军队,便是百万,也一样难逃一劫。

  大军皆是一惊,顿时人心惶惶。

  左书皱眉,显然非常不喜颜如玉这种云淡风轻却又头头是道的模样。

  “小小副将,在本将军面前大放厥词,本将军多年经验,难道还分不清瘴气和雾气吗?”

  “将军,这有可能真的是瘴气!”赵坚上前,皱着眉道。

  左书侧头撇了眼颜如玉和赵坚,随手指了几个小兵,道:“你们几个先过去看看!”

  那几人心中害怕却又不敢违抗命令。

  只得硬着头皮道:“是。”

  几人跑进密林,片刻又跑了出来,左书见几人无碍,对着颜如玉不屑的笑了笑。

  颜如玉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而左书已经喊道:“加快速度!”

  渐渐靠近密林,看着密林几乎没有什么动物,颜如玉更加确定眼前的气是瘴气。

  从怀中掏出火折子,使力向前一掷,火一下子着了起来。

  火就在左书面前突然着了起来。

  “啊!”左书惨叫一声,面色惨白,马也受了惊,左书极力控制,却无济于事。

  颜如玉飞身上前,拽着缰绳,赵卓上前帮忙,才堪堪控制住马。

  左书松了口气,也不管颜如玉和赵卓二人,只气急败坏道:“是谁?谁扔的火折子?”

  “是末将!”颜如玉不卑不亢道。

  “你是想要烧死本将军吗?”左书道。

  “末将只是不忍十万将士在此处丧命!”颜如玉一如既往的平静,说。

  “所以你就不怕那火烧到本将军?”左书的语气恶劣,怒问。

  “末将不敢。”

  “哼,你有什么不敢的?本将军看你敢的很!”

  左书看颜如玉不敢反驳,语气更加咄咄逼人,惹得周围的将士皆是皱眉。

  毕竟是因为颜如玉,他们才免于中瘴气的毒,但是他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谁敢去触左书的霉头啊!

  颜如玉突然就笑了笑,抬眼与左书对视,说:“将军慎言,本王妃被逼急了,可什么都敢干!”

  既然他一直本将军左,本将军右的,那么她倒是不介意拿王妃的身份压压他。

  想起前几天打开沐清风送来的包袱里的那枚玉牌,唇角的笑意更深。

  左书看到颜如玉眼底寒冷的笑意,心颤了颤,张嘴准备怒骂。

  赵坚道:“将军,继续前进吧!不然耽误了时辰,怕是傍晚都到不了!”

  赵坚毕竟是老将,在军中有威信,又是监军。

  左书万不得已,自然不会与赵坚对上,只能道:“继续前进!”

  颜如玉嘱咐大家把面巾浸湿,捂住口鼻,加速穿过密林。

  穿过密林,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什么,但是心底对颜如玉的好感却是直线上升。

  没有王妃架子,平易近人,还为了他们不惜得罪将军,长得美,听说武功也很好,这么好的人,哪里去找呢!

  赵卓看了看身边并排走的颜如玉,本以为自己自小跟着父亲,已经算是见多识广,如今却连瘴气和雾都分不清……

  赵卓问:“颜妹妹是如何辨认出来的?”

  颜如玉一愣,笑了笑,道:“其实瘴气和雾是好区分的,瘴气是黄绿色的,雾是白色的,只是方才密林中全是草木,也是绿色,分不清颜色罢了。”

  所以她刚才只好那拿火折子了!瘴气易燃,而雾不会,是一种简单粗暴的方法。

  赵卓搔搔头,略有些不好意思。

  颜如玉好笑的摇摇头,这人看着五大三粗的,性子倒是有些别扭好笑。

  默了半晌,赵卓又问:“那方才,那几个小兵怎么没事?”

  颜如玉看了看,那几个小兵就在自己身后走着,听到赵卓这样问,身形皆是一僵。

  “他们心里慌张,又不敢违抗将军的命令,只好前去探查,他们进了密林,下意识的闭住了气,进去一会儿便跑了出来,故而没有中瘴气的毒。”

  颜如玉嘴角挂起冷冽的笑,沉声问:“你们可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几个小兵被颜如玉这样一问,面色陡然煞白。

  要知道,他们这样做,若不是颜如玉放了火折子,只怕全军都要遭殃。

  其中一个小兵强自镇定,反驳道:“可是若我们真的那样做了,我们会没命的,将军的命是命,我们的命就不是命嘛?”

  “命是自己挣的,能不能留得住,就得看你们本事了。”颜如玉并不在意那小兵的语气,云淡风轻的说。

  这几个小兵只怕都活不成了,以左书的性子,只怕要拿这几人出气了。

  而且,对于左书而言,他们命与草芥无甚区别。

  颜如玉凉薄的笑了笑,转头继续骑马。

  自己呢?

  对于皇帝而言,与他们对左书而言,又有什么区别呢?

  没错的,命是自己挣的。

  颜如玉将手中的缰绳握的更紧,握的指尖泛白。

  赵卓看着身侧的颜如玉,浑身围绕着阴沉的气息,让人看着心疼,想要开口说什么。

  却听到颜如玉仰着头,笑了笑,“走吧!”

  说完,加紧马肚,扬鞭加速前进。

  之后的一上路倒也相安无事,快到剑门关了,颜如玉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依稀还能看见那片密林,垂眸思索。

  嘴角扬起邪魅一笑,那战术果然可行。

  颜如玉道:“将军,末将有事禀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