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许卿一世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故人

许卿一世欢 贪欢一客 2172 2019.06.30 22:05

  颜如玉看了那人半晌,脑海中浮现出幼时一人的影子,迟疑道:“……小怀?”

  那人开心的应道:“是是是,颜颜还记得我,真是开心极了!”

  那人兴奋的绞着衣袖,眼中满是欢喜。

  这时沐七找来的大夫来了,为颜如玉处理了下伤口。

  看着处理完了伤口,颜如玉站起来,走到那人面前,又叫了一声,“小怀!”

  那人装作严肃的板着脸,“叫师兄!什么小怀!”

  “什么师兄,我们两人可是同时拜的师,不过是年龄比我大了些,哼!”颜如玉笑嗔道,一副顽劣任性的模样。

  沐清风看着这样一幕,心中有些吃味,这人是颜如玉的师兄?道貌岸然的,一看就对他家玉儿图谋不轨,可不能让他家玉儿被这副皮囊给迷惑了。

  颜如玉自是听不到沐清风心中的话。

  只看着眼前的人,没想到这人真的是小时候的玩伴,一晃多年,真真儿是物是人非。

  小时候和外祖父经常去军营,这人就是外祖父副将的孙子,他也时常跟着他的祖父去军营。

  两人年纪相仿,经常一起练功学习,也一起调皮玩耍,一起干坏事,之后又一起受罚,关系自然越来越好,后来还一起拜师学艺。

  颜如玉上前欣喜的扶着那人的肩膀,像以前一样,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怀变了好多,变得更加硬朗俊秀了!可见你当年离开跟师父云游是对的!想必是游历了不少地方吧?”

  颜如玉笑着说,眼中是掩不住的羡慕。

  当年,因为他身体不好便跟着师父一边云游一边寻医问药。

  她当时也闹着要去,可终究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

  那人朗笑几声,说:“颜颜若是想听,师兄自是一一告诉你,以后若是有机会啊,师兄带你去,游览名山大川,领略人文风情!”

  颜如玉笑了笑,却没有应。

  她曾经幻想着去看北山的雪,锦城的花,如今呢?怎么可能有机会?没有机会了……

  沐清风在一旁,看着颜如玉眼中各种错综复杂的情绪变幻着,心像是被什么叮咬着,刺疼刺疼的。

  撇眉,拽了拽颜如玉的衣角,“娘子,这个大叔是谁啊!”

  那人嘴角抽了抽。

  ……大叔?!喂,我有这么老吗?

  “哦,清儿,这人是娘子的师兄,莫府四公子,莫怀。”颜如玉对着沐清风介绍。

  又对莫怀说:“小怀,这是我的夫君,沐王,沐清风。”

  沐清风骄傲的挺了挺胸膛,也靠近了些颜如玉,似在宣誓主权一般。

  “什么?!你与他……你居然成亲了?”莫怀吃惊的说,心像是被人捏了一般,窒息的痛,耳边也是心脏咚咚的声音

  颜如玉笑了,“这么吃惊做什么?我已经及笄了啊!”

  沐清风看着颜如玉的笑,那么勉强,无奈。

  他知道这笑是对她自己的遭遇,却还是忍不住心痛,或许她如今的遭遇,与自己有关,就如这场刺杀。

  沐清风在心中忍不住问:玉儿,嫁给我,你后悔了吗?

  “与你订婚的不是……算了,”莫怀强笑了几下,看着她的模样,不忍心再问。

  他想,他不在的这些年,颜颜一定过得不好。

  “颜颜,明日我们喝杯茶怎么样?老朋友这么久没见,叙叙旧可好?”

  颜如玉看着对面的人满眼都是对自己的疼惜,不忍拒绝,在她的眼中,他不仅仅是朋友,还是兄长。

  颜如玉努力像以前一样扬起明媚的笑脸,点点头,“好,说好了,你请客!”

  “娘子,我们回家好不好?娘子的伤口要找大夫再仔细瞧瞧!”沐清风问。

  颜如玉看了看天色,确实已经很晚了,便点点头。

  “那,小怀,我先走了!明天见!”颜如玉笑笑,牵着沐清风的手,在沐七等人的簇拥下离开。

  莫怀看着颜如玉渐行渐远,他们明明只隔了几个人,他却觉得他们之间好像隔了山海万重,再无法跨越。

  莫怀艰难的勾了勾唇角,“明……明天见!”

  另一边。

  黑衣人摆脱了沐七安排的人的追击,其中一人打了个响指,其余各自隐去,他却运起轻功掠向皇宫。

  停在一处荒凉的宫殿,那人推门进去,殿内一人听见响动转身。

  “见过公公,属下有事禀告!”那人道。

  公公甩了甩拂尘,道:“跟咱家来吧!”

  带着黑衣人进入了一个密道,走了两刻钟左右,密道渐渐变窄,接着到了出口。

  出了密道,竟是养心殿后院的一处假山,黑衣人跟随那公公进了宫殿。

  一人端坐在龙椅上,披散着头发,道:“办的怎么样?”

  “属下无能,”黑衣人跪下,垂着头,惶恐的说:“属下未曾料到沐王妃武功竟如此不凡…”

  “够了,你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敌不过一个女子?!”那人怒道。

  天子之怒,黑衣人更是恐惧,几乎匍匐在地上。

  颤抖着解释道:“属下快要解决沐王妃时,突然出现一个黑袍男子,此人武功高强,属下亦不是其对手,并且莫家四公子也出现了。”

  “可看清了那黑袍男人的模样?”上位者问。

  对于莫家四公子与颜如玉的关系,他还是清楚的,所以并没有过问,也并不意外。

  “此人戴着面具,”黑衣人道:“银色面具,带红色纹理。陛下……”

  “吞吞吐吐做什么,有事便说。”上位者不耐烦的皱眉道。

  黑衣人忙道:“陛下,沐王妃与沐王爷在街上玩耍时,沐王妃给沐王爷买了一个面具,与黑袍男子所戴相同。”

  上位者道:“哦?竟是如此?可能确定此人是沐王爷?”

  “此人所穿所配与沐王爷除面具外,无任何相似,且属下可以确定沐王爷没有一丝内力,而黑袍男子内功极强,许是巧合……”黑衣人犹豫道。

  上位者似乎笑了黑衣人不敢抬头,只听见上位者说:“那倒有意思了,最好不是他,否则……”

  他没有再说下去,只眼中算过狠辣的光。

  “可还有其他?”上位者似有些漫不经心的问。

  黑衣人迟疑了一会儿,“黑袍上似有暗阁的绣文。”

  “暗阁?”上位者磨砂着下巴的胡渣,微微正色,眼底闪过晦暗的光芒,“竟与暗阁扯上了关系……是沐王还是沐王妃呢?”

  上位者看着殿中央颤抖着的身躯,“去禁室领罚吧!这段时间先按兵不动,过段时间朕会安排,退下吧!”

  “是,谢陛下。”黑衣人跪着退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