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许卿一世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怀疑

许卿一世欢 贪欢一客 2201 2019.07.01 20:17

  回府的路上,颜如玉终是太累睡了过去,沐清风看着倚在他肩头的颜如玉,将她抱在怀里。

  “玉儿不要后悔,好不好?我也不后悔,我们都不要后悔……”

  自是没人回答他,他低头看了看颜如玉恬静的睡颜,情不自禁的勾唇。

  却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脸色苍白,压下喉咙里涌出的腥甜,依旧认真的看着颜如玉。

  玉儿,从今往后,我在一日,便护你一日。

  胸口隐隐作痛,沐清风苦笑,果然,那药,副作用太大了……

  到了府中,沐清风将颜如玉放在卧室中睡下,自己便出了卧室。

  沐七在门外守着,沐清风看了一眼。

  沐七道:“主子,沐一已在门外,岐黄道人也一道来了!”

  沐清风张口想说什么,却忍不住咳嗽,咳了片刻,隐忍道:“正好,去静室。”

  静室内。

  岐黄道人咬牙,怒道:“我不是说了,那药万不得已不能用吗?你可知那要反噬能力有多强?为了救一女子,你竟然……”

  “她不是随便一女子,她是本王的妻子!”沐清风道。

  岐黄道人气的甩袖,在原地踱步转圈,“你…你…你!朽木不可雕也!你这样会死的!你体内余毒未清,功力全失,那丹药本就是逆天而行,你却用在了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沐清风顾念着面前之人救过自己一命,对他一直尊敬有加,可如今他一再轻视颜如玉。

  他面色苍白却透着严肃,冷声道:“本王说了,她是本王的妻子,她的事至关重要,不是无关紧要!”

  “你!唉,本道还不是为了你!”岐黄道人看出来了,这事,他决定了,怕是就不会退让了。

  沐七上前打圆场,“岐黄道人,莫怪,请给我家王爷看看吧,在小巷时都吐血了。”

  岐黄道人面上气哼哼,却走到沐清风对面坐下,给沐清风诊脉,面色逐渐凝重,最后收回手,叹了口气。

  “王爷身上的余毒已经开始扩散,本道开副药,暂时压制。若再找不到聚魂草,制不成重塑丹,那王爷便只有两月时间了……”

  “什么!”沐一惊的站起身,沐清风亦是皱眉。

  沐七看了看沐一,沐一向来沉稳,怕也是只有王爷的事情能让他如此失态。

  此时,沐七算是比较理智的,问:“岐黄道人,若到时候没有……没有找到聚魂草,那可有其他方法……”

  岐黄道人摇头,皱着眉头,叹了口气,“我是没有了,若到时没有重塑丹重塑心脉,王爷最好的结果便是一辈子待在床上。”

  沐清风呼吸一窒,苦笑了几声。

  沐一眼底闪过犹豫,道:“王爷莫要失望,聚魂草已经有些消息了,有人说在南山见过,属下已经派人去查探,不日必会有消息。”

  沐清风看着沐一,点点头。

  他如何不知道,沐一是在安慰他,单不说聚魂草在不在南山,即便在南山,南山凶险遥远,能不能拿的到,时间来不来得及,一切都未可知。

  沐七去煎药,沐一回了酒楼,沐清风收拾了下自己,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才抬脚回卧室。

  回来时,颜如玉还睡着,沐清风轻手轻脚的掀开被角,躺进被窝,侧身去搂颜如玉,胸口还是有些疼,但看着颜如玉的小脸,心口甜甜的。

  “清儿?”颜如玉迷糊的睁开眼,问:“你方才去了哪里?找你许久。”

  沐清风心中一惊,她醒来过?她可会怀疑什么?

  若是之前,沐清风或许还会坦白,但是得知自己有可能只有两月时间时,他如何能告诉她不傻这个事实,凭白耽误她呢……

  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发生了,沐清风的疑点暴露的太多。

  “清儿,你是不是不傻了?”颜如玉笑着问,虽是如往常一样的微笑,但是那笑却未达眼底。

  沐清风有些害怕,敛了情绪,装傻道:“娘子在说什么?清儿本来就不傻呀!”

  颜如玉笑了笑,带着些失望,“清儿,你不信我……”复又不死心的说:“沐清风,今日你说什么我便信什么,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傻子?”

  那眼神执着又认真,充满着希冀,渴望被自己喜欢的人信任的希冀。

  沐清风抬眼想与颜如玉对视,看到这眼神,像是心头被灼烧一般,忙躲闪开,道:“娘子说什么呢,清儿本来就不傻,娘子也说过的,清儿很聪明。”

  颜如玉笑了笑,点点头,“好,清儿不傻,娘子累了,想要一个人休息一会儿,你去别处睡好不好?”

  沐清风愣住了,委屈着撒娇道:“娘子~”

  “好,你在此处休息,”沐清风还未来及高兴,便听到颜如玉接着说:“我去别处睡。”

  沐清风还未扬起的笑脸又垮了下去。

  沐清风按住颜如玉,低垂着脑袋,道:“娘子受伤了,待在此处好好休息,清儿去别的地方睡觉。”

  看着沐清风的背影,颜如玉的眼中突然有些酸涩。

  你有什么苦衷你说啊,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我呢……

  颜如玉躺下,面朝着墙,自然看不到沐清风苍白的脸色和嘴角的猩红。

  沐清风苦笑着躺在卧室外间的床榻上,胸口的刺痛比起心口的闷疼,简直不值一提。

  翌日一早,颜如玉被咳嗽声吵醒,下意识的叫了声,“清儿。”

  沐清风连忙捂住嘴,却又忍不住压抑的咳嗽了几声,憋的眼眶都有些发红了。

  颜如玉清醒,睁开眼,看见沐清风蜷缩在外室的床榻上。

  “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不去其他厢房睡?”

  沐清风看出来颜如玉有些心软了,委屈巴巴的说:“清儿吵到娘子了吗?那清儿出去。”

  颜如玉看着沐清风那模样,忍不住心软,又在想沐清风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没好气道:“过来,我看看,怎么咳嗽这么厉害?”

  沐清风迈着小碎步,像个小怨妇似的,走到颜如玉身边时,带着哭腔说:“清儿还以为娘子再也不要清儿了!”

  颜如玉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明明还气着,却又对这样的沐清风发不起火来。

  “好了,紫薇,去找大夫来。”颜如玉转头对门外的紫薇说。

  颜如玉回头看了看已经挤着坐到自己身旁的人,看着那笑眯眯的讨好着自己的人,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有些答案似乎已经在心里,颜如玉想,或许能否从他口中听到已经不那么重要,毕竟若是他真心隐瞒,自己又怎会发现……

  沐清风松了一口气,他的小娘子啊,对他当真是心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