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许卿一世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谋算

许卿一世欢 贪欢一客 2203 2019.07.06 19:51

  莫怀看了颜如玉给他的那张薄纸,眼中惊喜闪现,这,果然是个好计策。

  看罢,莫怀提笔写了一封信,扬声道:“莫一!”

  “属下在。”莫一道。

  “莫一,将这封信送到三皇子手中,便说我多年未归,如今归来,想同他叙旧。”莫怀说罢,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是。”莫一不疑有他,恭敬的退下离开了。

  ……

  翌日,颜如玉刚刚睡醒,便觉得胳膊怎么沉沉的,低头一看,竟然是沐清风压着她睡着了。

  沐清风似乎做着什么梦,嘴上还嘟囔着什么。

  颜如玉凑近一听,脸色龟裂,脸上僵笑着。

  “娘子~娘子~清儿要亲亲……”沐清风嘟囔。

  “沐清风!”颜如玉咬牙切齿的说,又压低声音在沐清风耳畔道,“你还想干什么?”

  “还要抱抱!”沐清风嘟囔着。

  颜如玉忍无可忍,一脚踹了过去,威力不足,架势有余。

  沐清风摔倒在地上,一脸懵逼,倒是不怎么疼。

  “娘子……”

  颜如玉不理他,“紫荆,什么时辰了?”

  “王妃,已经巳时了!”

  “哦,洗漱吧!”颜如玉想,这个时辰应该差不多了。“前几日是不是贵妃娘娘来了个贴子?”

  紫荆没想到颜如玉会突然提及这件事,说:“是,今日有贵妃娘娘举办的赏花宴。”

  颜如玉点头,“好了,拿件利索些的衣服,我要去参加宴会。”

  紫荆一愣,“王妃不是说不喜欢这种宴会,推了吗?”

  “哎呀,无碍,去看看花,也挺好的。”颜如玉笑了笑。

  沐清风这才回神,也吵嚷着要去。

  颜如玉假笑了几声,“清儿不能去,那是我们女孩子的宴会!”

  “不要,清儿都听说了,君倾都可以去,清儿为什么不可以?”沐清风梗着脖子,理直气壮的说。

  颜如玉无奈,瞪着沐清风,逐字逐句道:“去给我换衣服。”

  宴会中。

  颜如玉看着各家小姐穿的花枝招展的,一阵无奈,唔~本来是可以好好的给三皇子君倾选皇子妃的。

  “三皇子来了。”不知是谁眼尖,看见了远处的三皇子。

  那些大家闺秀都低声讨论着。

  “哇,三皇子当真英俊潇洒。”

  “是啊是啊,三皇子殿下是京都出了名的青年才俊呢!”

  “是啊,三皇子殿下的文采连文渊阁阁老都赞不绝口的!”

  “这么多年,也就只有两人被文渊阁阁老这样称赞。”

  “还有一人是谁?”

  “这……”

  “你不会不知道吧?”

  “是沐王爷。”

  “啊,那个傻子?”

  “什么傻子,他当年是我最敬佩的人,文渊阁阁老都要收他为徒呢!”

  “不可能吧,怎么没听说过阁老还有徒弟?”

  颜如玉听他们聊天,本来只是随便听听,听到这,忍不住转头看了看沐清风。

  那时的沐清风,如何的意气风发呀!

  当时沐清风拒绝文渊阁阁老时说了句什么话来着……

  颜如玉看着沐清风,她知道,沐清风这看似痴傻的表面是怎样的撕心裂肺。

  颜如玉轻笑,手抚上沐清风的眉宇,轻启唇:“宁为百夫长,不做一书生,清儿当年说这句话的时候,娘子觉得清儿真的很优秀啊!而且一直都是!”

  沐清风浑身一怔,感觉自己刚刚仿佛坠入冰窖的身体渐渐回暖。

  曾经多么辉煌,如今多么心酸。

  沐清风不敢与颜如玉对视,他害怕自己在这样一颗赤诚之心面前伪装不下去……

  沐清风缓了口气,痴傻的笑道:“娘子真有眼光呢!”

  颜如玉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心中欣慰:是她低估了他的心理素质了。

  贵妃娘娘到了,众人都入了座。

  片刻后便是歌舞升平,也有人奉承着皇贵妃。

  颜如玉抬眼和君倾对视片刻,见君倾微不可查的点点头,便不动声色的转移了目光。

  皇贵妃已经知道了君倾和颜如玉的计划,眼底闪过一丝兴味。

  变故突生。

  “啊!”皇贵妃尖叫,见舞姬中一人突然刺向皇贵妃。

  说时迟那时快,颜如玉离得最近,足尖一点,飞冲至皇贵妃面前,然而那舞姬却剑势一转。

  颜如玉心惊,怎么回事,不是这么安排的……

  颜如玉皱眉,打起精神应付。

  君倾显然也察觉到了。

  在座的皆是大家闺秀,自然没见过这等场面,此起彼伏的尖叫,场面一时间混乱极了。

  看着舞姬的剑法,沐清风眼底闪过一丝暗芒,凌剑阁?

  沐清风不动声色的捏起一颗花生,正是这时,舞姬的身体如灵蛇一般,像是与剑合为一体,攻向颜如玉。

  颜如玉已经做好了接招的准备,那舞姬面色却陡然扭曲,像是被什么伤到了要害。

  来不及细想,颜如玉攻向舞姬,一个侧踢,翻身一扣,将舞姬禁锢在身下。

  抬头,眼中的凌厉未来得及收起,“贵妃娘娘可还好?”

  皇贵妃被颜如玉眼中神色惊了惊,摇摇头,“无事。”

  皇贵妃还没有回过神来,舞姬突然剧烈挣扎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舞姬拔出发簪,方向却直直刺向君倾,或许是为母则刚,皇贵妃扑向君倾,显然是要保护君倾。

  颜如玉再次牢牢禁锢住了舞姬,而君倾察觉时已经来不及。

  “啊!”皇贵妃惊叫,面色变的苍白,发簪深深刺入皇贵妃的肩膀。

  “母妃!母妃!快传太医,传太医。”君倾紧张的大喊,抱起皇贵妃,走向内室。

  “爱妃怎么样了?”太医正在诊脉,皇上便来了。

  仿佛劫后余生的模样,倚着床柱,弱弱的叫了一声,“皇上。”

  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看着好不心疼。

  这么一叫,皇帝纵是铁石心肠也软了,在床沿上坐了下来,搂着皇贵妃好生哄着。

  “皇上,这次多亏了沐王妃了,若无她捉拿了刺客,臣妾不知还能不能见到皇上了……”说着,皇贵妃便哭着,看着好不委屈。

  “皇上,那刺客的目的分明是皇儿,皇儿的性子良善,一直谨言慎行,臣妾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想要置皇儿死地,呜呜呜……皇上臣妾好怕……”

  皇帝一看皇贵妃那柔弱的模样,仿佛将他当做所有的希望。

  忙哄道:“爱妃不怕,朕自会为你查清此事,为爱妃和皇儿讨回公道。”

  说着皇帝扫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颜如玉和沐清风。

  “此次救皇贵妃,沐王妃功不可没,沐王妃可有什么想要的?”皇帝问。

  “臣妇救皇贵妃,义不容辞,臣妇这一身功夫,如今能救皇贵妃,已经万分荣幸,臣妇不需要赏赐。”颜如玉不卑不亢的说。

  这话一出,让皇帝有些刮目相看,不曾想这沐王妃还是个练家子,并且看来武功不俗。

  敛下一些晦暗不明的心绪,开口道:“那便容朕想想,想必沐王也受了惊吓,你们回去休息吧,君倾也回去休息吧!你母妃这里有朕。”

  “是,儿臣告退。”

  “是,臣告退。”

  “是,臣妇告退。”

  几人离开,在离宫的路上,颜如玉与君倾相视而笑,却并不交流,仿佛不相熟一般。

  出宫后,各自分道扬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