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许卿一世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清染

许卿一世欢 贪欢一客 2215 2019.07.11 23:25

  “清染,你还活着?”颜如玉颤抖着声音,似乎是不敢相信。

  喃喃着“清染,清染”又往前走了几步。

  清染浑身也在发抖,却赤红着双眼,怒吼,“你别过来!装什么情深义重?还不是和其他人一样见死不救!滚啊!”

  听到这吼声,颜如玉经不住后退几步,拼命的摇着头,“不是的,清染,不是的……我没有……”

  眼前闪过的全是那天的场景,她永远也忘不了,那日的混乱,绝望,悲伤,她知道,那是她的心结……

  离她最近的沐清风察觉出了不对劲,赶忙上前扶住颜如玉,紧张的叫道:“娘子?娘子?你怎么了?”

  清染也忍不住抬步,走了一步又停下,皱着眉看着颜如玉。

  颜如玉仿佛没有听到沐清风的话一样,双手紧紧的抱着头,苍白着脸,嘴中不停的重复着“对不起”和“我没有”。

  沐清风缓缓伸出手抱着颜如玉,安慰着,“娘子不怕,清儿相信娘子,娘子……娘子不怕……”

  感受到颜如玉在自己的怀中慢慢放松,沐清风忍不住抬眼瞟了一眼清染。

  而清染却被沐清风的那一眼看的心神一凛。

  他在山寨不是没有了解京都的事情,自然知道沐王爷是个傻子,而刚刚那个眼神不可能是一个傻子眼中会出现的。

  清染欲问什么,刚开口,便听到沐清风惊叫道:“娘子?娘子你怎么了,娘子你醒醒!娘子,难道你不要清儿了吗?”

  颜如玉昏了过去,苍白的小脸满是泪痕,清染看着心脏像是被手揉捏着一般,阵痛难忍。

  “……颜颜……”清染涩哑的开口,眼中满是复杂。

  那粗犷的汉子一愣,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清染,你竟认识?可是旧人?不若带去山寨,替她医治?”

  “不需要,我的娘子,清儿会待会儿去找最好的大夫的!”沐清风怒着说。

  话落,侍卫们也终于找到了他们,见此情景都警惕的看着对面的一伙人。

  沐清风打横抱起颜如玉,转身之际看了一眼清染,眼中满是防备和冰冷。

  启唇,“还烦请清染随我们走一趟,想必娘子醒来后也想见见你!”

  这时清染已经确定眼前的沐王爷并没有傻,这模样,反而有些像在变相的宣誓主权。

  沐清风确实也没有故意瞒着,侍卫是暗卫调出来了,可以信任,至于这些土匪,也就清染需要防备一下。

  而清染也恢复了先前的模样,一脸冷清,嘴角却又挂着冷笑。

  “老大,难道就这样放他们走?”其中一个人说。

  粗犷的汉子皱眉,看了一眼清染,清染是他们的军师,以往出谋划策都是由清染负责的。

  清染抬手,“你们拿着那些簪子去换些银两,寨子里的人的病情确实不能再拖了,我随他们去看看,不必担心。”

  粗犷的汉子似乎还要问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什么,只对清染点了点头,带领着手下离开了。

  几人很快到了城内,找了大夫给颜如玉看了看,说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因为情绪激动,气血上涌而导致的昏厥而已。

  颜如玉还没有醒,沐清风仗着傻气,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只留下了清染。

  清染忍不住看了看床上躺着的颜如玉,脸色那么苍白,连嘴唇都发白。

  那他是不是可以期待,颜如玉刚刚解释的是真的……

  “你和我娘子是什么关系?”沐清风突然问。

  “哦,颜颜没有告诉你吗?”清染故意说的暧昧。

  “娘子自然不会什么无关紧要的人都给清儿说。”沐清风眼底泛着危险的光芒。

  清染轻笑,耸了耸肩,“确实是些无关紧要的人。”

  这话怎么听都有一丝自嘲的意味。

  之后两人便相对无言,沐清风挨着床沿跪坐着,脸与颜如玉靠的很近,就那样静静的看着颜如玉。

  而清染则站在一旁,面上似乎毫不在意,余光却不停的瞄着床榻上的颜如玉。

  半晌,颜如玉才悠悠转醒,躺在床上睁开了眼睛,却在发呆。

  “娘子,你醒了?”

  耳边是沐清风惊喜的声音。

  颜如玉笑了笑,也不转头,僵硬的躺在床上,“清儿,你说我是不是做梦了,我看见阿染了……”

  清染看见颜如玉醒了,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想要上前,又顿住了脚步。

  听颜如玉说话,便也没有出声打断。

  “我梦见,我小时候的事情了,我,小怀,还有阿染,我们在西街的古巷里玩捉迷藏,去城外的马场摘花,小怀那时候喜欢欺负我,我打不过他,但是那时候的阿染……阿染会保护我,会把摘的花编成花环送给我,……阿染说……阿染说……我……说我是……”

  颜如玉的声音脆弱又低哑,似乎掩藏着无尽的悲痛,她没哭,只是平淡的说着,甚至面无表情,可就是这样,干涩的说不出接下来的话,反而让人心疼。

  “我说颜颜是九天上的仙女,要把最美的花环送给颜颜……”清染看着这样的颜如玉如何能不动容。

  他们三个人自小一起玩,虽然后来颜如玉和莫怀去了军营学武,而他则在家潜心学文,正如颜如玉所说,他自小宠着颜如玉……

  可是后来呢,清府满门抄斩,京都的人哪个不是见风使舵,他处处求人,四处碰壁,那时候莫怀已经随着师父云游。

  他想去找颜如玉,又害怕找她,他怕她和其他人一样,对他避如蛇蝎,他又安慰自己说不好的,颜颜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去了,找了,结果连颜如玉的面都没见上,被丞相府的人赶了出来,丢给了他一封信,是颜如玉和他的……断交书……

  这对于那时的他无异于是致命一击……

  可如今,看着颜如玉的模样,他忍不住怀疑又希冀着,或许那一切都是误会呢,也……有可能的,对吗?

  清染忍不住问自己,对吗?

  对吧……

  颜如玉听到有人接她的话,听到熟悉的声音,艰难的坐起身,像是不敢相信一般,向清染的方向伸手,喃喃:“阿染,阿染,你回来了吗?”

  沐清风看着皱眉,“娘子?你怎么了?”

  颜如玉才恍惚了片刻,回神,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几人又是相对无言,清染也悄无声息的收回了半伸出的手。

  半晌,颜如玉问:“阿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你会不知?”清染问,语气免不得有些咄咄逼人却不似先前那么冷。

  沐清风眼底泛起冷芒,想起颜如玉方才的模样,终是忍着没说什么。

  “若我说,我不知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