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许卿一世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消息

许卿一世欢 贪欢一客 2120 2019.07.13 22:56

  “清儿,阿染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似轻叹,似遗憾,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只是在陈述一般……

  沐清风猛的抬头看着颜如玉,颜如玉勾着唇,那双清冷的眸子中却流出两行清泪。

  两人就站在沐王府的门口,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颜如玉深吸一口气,柔声道:“清儿,我要去莫府一趟,你自己一个人在沐王府好不好?”

  沐清风本是想要跟着去,突然想起来今天沐三打探消息应该回来了。

  便索性乖巧的点点头,“娘子去吧,清儿会乖乖的,不过娘子不要难过,清儿一直都在哦!”

  颜如玉笑了笑,点点头,带着紫薇紫荆步行着去了莫府。

  莫府与沐王府离得不远,只隔了一条街,走路两刻钟也就到了。

  沐清风看着颜如玉没了影子,转身走进王府。

  沐一从黑暗中出现,恭敬的说:“主子,沐三刚刚到了。”

  沐清风头也未回,只道:“去静室。”

  静室内。

  沐三单膝跪下,道:“见过主子。”

  沐清风坐下,对下面跪着的沐三道:“起来吧,说说那边的情况?”

  暗卫向来被训练的喜怒不形于色。

  而此时沐三却激动的说话有些结巴,“主子,……找到了,已经……确定了,聚魂草……就在南山。”

  沐清风也没有怪罪沐三磕磕巴巴。

  听到这个消息,他面部虽没有什么变化,手却不自觉的捏上桌角。

  心底涌出一阵狂喜。

  娘子……

  我可以活下来了……

  娘子……

  我不用再瞒着你了……

  娘子……

  我再也不会拖累你了……

  沐一也忍不住勾起唇角,眼底隐隐有泪光。

  这么多年,主子被毒素侵蚀着,到了今年,更是连武功都无法使用,如今,找到了聚魂草,真好,真好……

  确定了聚魂草的下落,便要派人去得到,而如今沐王府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控着,如何能悄无声息的去找聚魂草呢……

  沐清风垂眸思索了片刻,沉声道:“沐一,调出二十个精英暗卫,将他们安排到这次会出征的将士里。”

  “王爷是想……”沐一惊讶的问。

  二十人不是小数目,悄无声息的安排进军队确实不易,不过对于他而言不是很难。

  沐清风皱着眉点头,是啊,南山在南夷地界,若想不惊动皇宫里的那位,只有这个方法了。

  “到时候,王妃可能会随军出征,暗卫中十人全力保护王妃。”沐清风安排道。

  “可是王爷,本来二十人去取聚魂草就已经很冒险了……若只有十人去……”沐一道。

  “本王的安排何时需要你来置喙?”沐清风皱眉。

  他自然知道十人去取聚魂草的难度,可是玉儿在外征战,叫他如何放心。

  “行了,就这么办吧,记住,将他们安排到军队里,一定要小心,别让人发现了。”

  “是,主子。”

  沐一和沐三说罢就退下了。

  沐清风坐了一会儿才走了出去迎着光,勾了勾唇,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半分温文儒雅。

  眼底闪过冰冷,周身都仿佛散发着冷气。

  君临,你且瞧着,看本王回来如何搅的你这朝堂天翻地覆。

  另一边,颜如玉到了莫府,丫鬟也知道颜如玉的身份,殷勤的带着颜如玉去了亭子。

  莫怀正坐在那里看书。

  “小怀!”颜如玉走过去叫他。

  莫怀抬头,对于颜如玉的到来有些惊讶,笑着问:“颜颜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颜如玉坐下,明明是调侃,莫怀却听出颜如玉声音中的疲惫。

  莫怀皱眉,“颜颜,发生了什么?”

  颜如玉沉默了一会儿,“我遇到了阿染。”

  “什么?在哪里?”

  “今天一早我和清儿骑马去城外,碰到了一群土匪,其中一人就是清染,他和当年一样,温文尔雅……”

  颜如玉给莫怀说了一遍碰见清染的事情,也说了清府被冤枉的事情。

  莫怀听罢,皱着眉,“不行,不能放任他一人在外,清府的事情,我派人去查。”

  颜如玉一笑,“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怎么说我们都该如儿时一般,说好的江湖三人行。”

  莫怀听到这话也忍不住莞尔。

  颜如玉又说:“如今我没有人手,查清府的事情你派人去,可我想,这么多年证据可能早就被销毁的一干二净了,但是……”

  莫怀抬头,两人对视一笑。

  异口同声道:“文渊阁阁老!”

  文渊阁阁老是三朝元老,而且与清染的父亲清源是忘年交,当年给清源求情还被禁足了三月,想必他会了解一些当年的情况。

  莫怀又开口,道:“当年你年幼,我又不在京中,对当年的事情不了解,查起来只怕不容易。”

  颜如玉点点头,“这我知道,而且这案子过了那么久,只怕不好翻案。”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严眼中的凝重,他们都知道,最难得是皇帝方面。

  若将此案翻查,真相大白。当年这案子是皇上亲自下的令满门抄斩,这样翻案,就说明皇帝误杀了清府几十口人命啊,想必查出来,皇帝也不一定会认。

  颜如玉道:“我们走一步算一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之清府的冤决不能白吃,他们文人最在意名节的,这么多年清染肯定很不好受。”

  莫怀点头,说:“这件事情我会注意,不过颜颜,你这几日要小心,太子好像察觉是你给君倾出谋划策了,明日我去你说的地方找找清染,顺便了解了解清府的事情。”

  “好,如今我的身份确实不方便行动。”颜如玉撇眉,摊手无奈道。

  莫怀笑着,捏了捏颜如玉的发髻,“颜颜,如今你已经嫁为人妇,确实要注意些,虽然你我不在意这些虚名,可是我们终究要在这虚名中过活,可懂?”

  颜如玉摆摆手,“我知道啦!你是我的师兄,所以我才这样的嘛,在外我很注意的。”

  莫怀温润一笑,说:“我知你向来有分寸,天色不早了,我派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紫荆紫薇在呢,而且我的身手你还不放心?”颜如玉故意撸了撸袖子,故作剽悍的一笑。

  转身带着紫薇二人离去,还摆摆手,道:“走了!”

  莫怀看着颜如玉潇洒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这颜颜,当真生错了地方,若是生在江湖,想必会更加快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