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心王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98天泣

心王神话 胖狐乱揍 2972 2021.10.14 09:44

  此刻,一艘艘民用飞船正接连撞上空港,引发有史以来最惨烈的太空连续“船祸”。

  而起先,人们其实倒不算特别震惊,都很快镇定了下来,乃至内心复杂中还透着幸灾乐祸。

  人们多少都能猜到:

  这时能撞上来的飞船,八成就该是之前丢下大家、独自逃走的那些!

  从别地方驶过来的飞船,全都还得好几天呢!

  民运船飞得慢,军用船又离得远。

  连附近的几个移民卫星都集体疏散、避难去了。

  何况,如今最早回来的那些飞船上面乘坐的,最可能的,正是那些无耻的贵族和其家臣、家仆们。

  他们最不要脸却也最要脸,走得最晚,最可能被星际海盗们拦住。

  故人们又怎会对他们落得大量船毁人亡的凄惨下场而心生怜悯?

  他们可是最不该走的人啊!

  可很快,就没有人再能幸灾乐祸得起来。

  仔细看一会,所有人就都能发现,飞回的飞船皆轮廓简单,一看就皆是给普通人乘坐的那种。

  人们这才不由纷纷感到惊讶和疑惑,内心都生出一大串问号:

  怎么回事?

  那些人不是好几天前就走了吗?

  就算普通的民用飞船速度慢,也该早走得很远了呀?

  难道那些该死的星际海盗还会特地去把他们追赶回来?

  那得多费劲啊?

  值得吗?

  难道……?

  不,不会吧?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劲?

  他们星际海盗主要不就是谋财害命吗?

  他们还有别的什么意图?

  ……

  再到撞击力度直线攀升、逼近空港外壁在设计上的承受极限,所有专门用来防止飞船碰撞的超高强玻璃已全布满蜘蛛网似的狰狞裂痕、并还在不断扩大,仿佛随时可能彻底破碎开来。

  所有人表情大多变得震惊和颤抖。

  整个星系,哪怕从星际航行最不安全的星际大移民时代之初算起,太空中都从未发生过碰撞力度如此之大、碰撞频率又如此之高的惨烈“船祸”。

  其烈度不仅超越现实的历史记录,还超越人们对未来的假设想象。

  其绝望程度亦是!

  很快就有人率先反应过来,一边用力挥手、一边朝顾雷歇斯底里地大叫道:

  “顾团长,快救人,快救人,快救人啊——”

  他脸上的恐慌中明显掺杂着痛苦、害怕,以及绝望。

  他突然想到:

  自己先一步逃走的妻儿,说不定就在其中某一艘失事的飞船上!

  他很快就急到直接就哭了起来。

  可任他越哭越大声、越喊越凄厉,顾雷的脸色只越来越黑,一言不发。

  再到后面越来越多人反应过来,纷纷为自己的亲人或同伴的亲人哀求顾雷,顾雷竟依旧黑着脸一言不发。

  连吴雪镜都焦急万分地拉住顾雷的手,用力晃了晃,不明所以地要跟着众人一起哀求顾雷。

  但她马上就发现,顾雷的手不仅极其僵硬,晃不动,更一直隐隐颤抖不已,还有青筋暴起,明显内心同样痛苦到极点,更貌似同样无奈、绝望。

  吴雪镜登时恍然,双目一颤就有了泪光,亦痛苦、无奈和绝望地明白:

  顾雷不是不救,是救不了啊!

  由于没设计师预料到会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大规模太空船祸”,他们当然也全没做相应的应急设计。

  现在,他们根本就没任何飞船或其它合适的设备能应对这场空前的太空船难。

  顾雷和吴雪镜,只能和所有人一起,在天崩地裂般的震动中,一起眼睁睁地看着一艘又一艘的飞船不断撞击空港外壁,发出一声又一声、连成一片的轰然爆炸声。

  以及……

  “救命啊——”

  “快救救我们啊!”

  “啊啊啊……,快救救我们啊!”

  “要撞上了,要撞上了,啊啊啊啊……”

  “救命啊,我们要被撞上……啊,啊啊啊……,救命啊——”

  “救命啊——”

  ……

  那些飞船中,越完好的飞船自越有可能存在幸存者。

  可有幸存者又如何,他们的船往往刚好不容易挺稳,就会被后面失控的飞船撞上。

  对海盗的过度恐惧让他们又贸然踏入了这片由剧烈撞击形成的太空旋涡。

  如此,在船上幸存者们一声声惊恐至极的求救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声,又自通过公共频道不断传进空港内,连那震耳欲聋的成片撞击声或爆炸声都压不住,剧烈震动着每个人的心扉。

  更震动人心的是,紧随着的,持续就只有能吞噬一切的轰然撞击声或爆炸声。

  感受着一个个生命在这场空前的劫难中哀嚎着接连逝去,感受着自己内心愈演愈烈的痛苦、无奈和绝望,不仅亲人可能在船上人们相继哀嚎不已,乃至是崩溃地跪地大哭,其他人亦皆内心巨颤。

  人们或目不忍视、或浑身发抖、或咬牙切齿,终于明白:

  那些星际海盗已彻底疯了,竟是掠夺财物、毁灭一座城市,看起来非要把他们满城人赶尽杀绝不可!

  吴雪镜终于忍受不住,趴到顾雷怀中,人生第一次哭得如此泪流难止。

  而顾雷亦只能用力搂住她一颤一颤肩膀。

  再想起这还仅仅不过是那即将到来的灾厄狂潮之前奏,很多人心里又都不由充满更多的绝望、痛苦,以及控制不住的恐惧。

  所幸顾雷脑子里徒然就灵光一闪,及时想到一个能阻止灾害继续扩大的方法。

  他当即掏出通讯器:

  “阿尼西娅,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不止所有空港都会被毁灭,不仅天穹可能受到破坏,那些飞船上的所有人也都得死,更将对我们的军心造成巨大打击。你必须马上将天穹液化,放那些飞船直接从天穹上穿过。那样,就算飞船失控也是摔在相对柔软的土地上,不至于造成如此无法控制的海量伤亡!”

  但阿尼西娅依旧冷静,冷静到近乎漠然地反问道:

  “顾雷,你想过没?如果星际海盗的舰队到时也趁机跟着杀进来,那我们该怎么办?他们很可能就潜伏在附近。不,最大的问题是,他们的飞船都不需要跟进来,他们只要趁机对赞巴鲁克发动远程炮击,那成千上万颗的电磁炮弹,就会在顷刻内跟着顺利涌进来,将整个赞巴鲁克都完全撕成碎片!他们之所以只把这些逃难者的飞船击伤而不击毁,还特意赶回来,难道不正是想骗我们打开防护罩吗?”

  而就在怀中的吴雪镜也感到纠结至极、只能用满怀泪水和希翼的目光仰视着顾雷的时候,顾雷深吸一口气,同样冷静,语气复杂、沉重、又透着异常笃定地回道:

  “不,他们绝不会那样做!”

  阿尼西娅没贸然否决,只用冷静的、隐隐发颤的声音又问道:

  “为什么?”

  顾雷的表情一下就变得异常狰狞,愤恨无比地回道:

  “因为,那些疯子,那些狗杂种,他们的目的是打开所谓的‘混沌之门’,而不是毁灭赞巴鲁克。所以,他们绝不会一下就杀光我们所有人,就非要如此不辞辛苦地把所有逃亡者都赶回来,制造出更多的恐慌、绝望,让我们感受到更多的痛苦。他们绝不会一下就将我们一网打尽,只会用尽可能痛苦的方式慢慢折磨地我们,非等我们被折磨到极限、痛苦到极限后,才会将我们赶尽杀绝!”

  一时间,顾雷周围的温度,一下就彻底冷下来,散发着连空港外成片爆炸之火都驱不散的浓浓寒意和刻骨心悸。

  周围人皆只感到通体冰冷。

  而仅仅沉默了几秒,阿尼西娅就选择相信顾雷,将顶区和底区的天穹完全液化。

  这样,在道道牵引光束的控制下,或电子病毒的入侵控制下,一艘艘飞船终于相继偏离航线,并终于相继开始减速。

  绵绵不断的爆炸声,和空港外的海量飞船残骸,以及夹杂在其中的一具具男女老幼的,破碎的,尸体,也终于迅速飘散开来,迅速被黑暗虚空彻底吞噬。

  然而,松一口气的众人才跟在顾雷快步冲出空港,就又看到另一幅毁天灭地般的末日景象。

  惊魂未定的众人真都万万想不到,卫星内的天空中,竟也都发出漫天震耳欲聋的阵阵咆哮声。

  逃回来的飞船速度都非常快,而失控飞船的速度更快,一时间根本都减不下来,正和移民卫星内的空气剧烈摩擦、乃至是碰撞,发出刺耳的呼啸或轰然的碰撞声。

  部分飞船直接就解体、爆炸,又发出一声声轰然的爆炸声。

  还有部分飞船也正在很快地起火、解体、爆炸,也跟着发出一声声轰然的爆炸声。

  整个天空都仿佛在凄厉地哀嚎一般。

  那炙红的、如雨的众多碎片碎片,亦就仿佛天空留下的点点血泪一般,漫天皆是。

  众人抬头便见:

  一艘艘飞船正都发出刺眼热光,仿佛一颗颗陨石般呼啸落下!

  那道道炙热的红光,将整个天空都映成一片血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